谜一般的管家侠

【超蝠同人】厚度

(中篇)


第三章


他们恋爱了。

这是布鲁斯从来没想过的情况,他不知道克拉克有没有设想过这种可能,但当这件事真实地发生时,布鲁斯仿佛溺水的人,迅速地沉没。

出乎意料,他的理智完全没能让他浮在这情感的水面上哪怕一秒,他迷恋这样的感觉,这让他感到很罪恶,甚至羞耻。

但是他会首先享受这个时刻。

在克拉克的小公寓沙发上,他们的第一次并没有那么糟糕,恰恰相反,他觉得这实在太美好了,美好到暗夜骑士似乎无法匹配这样甜美的情节。

他一把扯下了克拉克的领带,熨帖的衬衫上的纽扣因暴力一个个崩掉在沙发和暗淡的瓷砖地面上,发出令人心痒难耐的细小撞击声。

克拉克仍然戴着眼镜,脸烧得通红,像水牛一样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能行吗?”

布鲁斯停下手头的工作,克拉克的裤链刚被拉开一半,白色的内裤露出来,里面好像有什么蠢蠢欲动的东西撑着。

“我喝醉了。”

他像是在为自己开脱,又好像是在为即将不可避免的事情找一个借口——他不想卡在这里,每晚他的梦境都会在父母倒地之前结束,就像是卡带一样,他讨厌事情不再发展。

克拉克好像没听懂他的话,眼镜下的眼睛眨得飞快。

“我不会记得喝醉之后发生的事情,”布鲁斯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继续褪下克拉克的裤子,自顾自地解释着,“我的脑子受过伤,或者是因为什么刺激,我记不清了,总之喝酒会影响我的记忆。”

“是这样吗?”

克拉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压抑,布鲁斯就抬头看了一眼,正对上那似乎有些失落的眼神。

“怎么?你说了那么多……现在又没兴致了吗?”

“不……不是……”克拉克结结巴巴地解释着,慌张地低头推了一下眼镜,“我以为……”

“我们不是讲清楚了吗?”布鲁斯打断了克拉克吞吞吐吐的话,他的手最先碰到了超人类的私密部位,和幻想中不太一样,似乎和常人没什么区别,只是型号确实大了不少,“你说过,英雄也是人……”

“所以英雄也会有需要——布鲁斯,我们是在做交易?”

他看到克拉克的双眼意外地瞪大,莫名其妙的愧疚感涌上心头。

“克拉克,因为我觉得你是个不错的人。”

他疏离地说着——爱情,实在是他承担不起的负担。

“你可以相信我。”

他听到了克拉克有些失落的回答,氪星人的身体很正常地因为他的手活起了反应,氪星人的情绪不出所料,氪星人的回答中规中矩。

身为超人,他怎么比人类还柔软呢?

布鲁斯有些不忍心,但很快他就沉浸在性 爱的暴风雨中。


克拉克可能会把他理解成什么样的人呢?

他表现得像个长期无法得到满足的英雄,终于为了欲望向自己的同事动手了——克拉克是个好人,一定会原谅他的粗暴,但是克拉克一定很伤心。

第二天醒来时,克拉克已经把做好的早餐放在沙发旁边的小桌子上,煎蛋和香肠散发着无法被人拒绝的香气。

他如释重负地叹口气,从沙发上坐起来,腰肢都传来了酸疼的感觉,告诉他前一晚的经历并不是一场梦。

“早安,布鲁斯。”

那人把一枝玫瑰递给他,讪笑着。

“早安。”

这没什么,只是向克拉克微笑而已。

布鲁斯试图用自我提醒缓解尴尬,他一向不擅长以笑容示人,但今天他出乎意料地动了恻隐之心。

手机振动的声音转移开了他的注意力,克拉克的反应很快,走过去把它接起来。

布鲁斯看到了上面的裂痕。

他记得在昨晚之前它都是一个完好的手机,然后他突然恍恍惚惚想起了什么。

克拉克昨晚对手机另一端的人发怒了,他记得男人朝着话筒里吼的一些只言片语。

“这是我的生活,不用你管!”

“我觉得我过得很好,我已经……什么都拥有了。”

那时他还是没有醒酒,最终还是懒得起来看个究竟——看来克拉克发了很大的火,这真是不寻常的现象。

但一切反常的情况都无法掩盖这个特殊假期的光芒,当克拉克挂掉电话,仍然讪笑着告诉他自己的新任务是去中东的军事重地进行战地记者的任务时……

布鲁斯动摇了。

“我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做,”布鲁斯咬了一口鲜美多汁的肉排,在心中暗暗肯定了一下克拉克的厨艺,“战地记者还缺护卫或者摄影师吗?”

克拉克的神色发生了有点微妙的变化,他看起来有些心事重重似的。

“布鲁斯,战争是很危险的……”

“和高科技罪犯打架也很危险。”

“但是那里还有很可怕的传染病……”

“韦恩公司两天前才刚开发出针对那种传染病的特效药。”

“我向主编申请去那里,解决应该由我自己解决的问题……”克拉克想了想,终于皱起眉头,“有人在利用我母星的科技左右战争,那是我的分内之事……”

“希望你能在这个时候想一想,哥谭也是我的分内之事,但是你这个氪星佬可插手过不止一次。”

“你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当然没有,我很闲。”

也许,他应该了解一下克拉克的生活。


布鲁斯觉得自己做得并不是一个糟糕的决定。

他在暂时的和平区的电车上,和克拉克分享一块戚风蛋糕,克拉克把大多部分留给了他,在他因为不好意思接受“施舍”时小声对他耳语。

“氪星人不需要吃饭。”

“这不是生活乐趣吗?难道你从来都没吃过?”

“我吃过……”

克拉克没再坚持下去,他在蛋糕的另一端小心地咬了一口。

即使不需要,这也是香甜的蛋糕。

城市被炸弹警报的阴影笼罩着,在爆炸范围内的人们不顾一切地逃向听不见警报的安全区。

当他们试图在傍晚的海滩边散步时,旁边的停车场传来了刺耳的警报声,克拉克把他压在身下,爆炸的巨响让他的双耳嗡嗡作响。

他们终于在夜幕将近时回到了那家住满了各国记者的酒店,克拉克听着他毫无逻辑的抱怨,笑着把他被海水和泥沙弄脏的衣服放进洗衣机。

半夜时他又醒来,看见隔着床边柜的另一头安静的黑影,猜测克拉克是否睡着了,但很快又踮着脚踩过柔软的地板,钻进另一个温暖的被窝。

一张普通的床上躺两个肌肉饱满,身材高大的成年男子实在太过勉强,但克拉克甚至没有发出诧异的声音,布鲁斯也仍然睡了一夜安稳的觉。

他开始喜欢上这种特殊的感觉,但他试图控制住自己,蝙蝠侠一向是情绪管理的专家,直到有一天晚上克拉克悄悄爬上他的床。

“你怎么来了?”

他像只受惊的黑猫,小声地用半带责备的语气问着身后均匀舒缓的呼吸。

“你不讨厌吧?”

男人小心翼翼地试探他,从背后把他抱紧,直到他从鼻子里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过身来把吻准确地印在克拉克的唇上。

“你怎么了?”

“怎么?睡都睡了,我们不是——?”

“我们当然是……”

男人反应足够快,打断了他的话,紧紧地抱着他,甚至让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放开,你弄疼我了。”


他们跑遍了战乱中的国家,仍然一如既往用最默契的合作找到叛乱者武装的核心。

克拉克在每一个重要的瞬间都把他保护得很好,然后又毫无怨言地任他耍脾气,抱怨对方的过度保护。

只有这一次不一样。

克拉克感觉到反派藏身的山洞散发出来的强烈辐射,无法再前进了。

布鲁斯当然不会听从克拉克的建议,蝙蝠侠一向都很有主见,尤其是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

“你好像已经把我看扁了。”

他用一向蹩脚的交流方式试图让克拉克放心,然后只身进入那危险的洞穴。

洞穴里的光线让他觉得不适,布鲁斯选择了阴影最多的崎岖洞壁,昨夜与氪星人缠绵的温暖尚未被完全驱散。

完全的机械和可以轻松自由行动的触手在进进出出,有些武装着的人们则沿着它们走进走出,不敢冒犯。

他快要到洞穴的更深处了,所以他不明白克拉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给他通讯——那毁了他们几个月来在这个混乱的国家的一切努力。

为什么世界最佳的一方会犯如此致命的错误?

“布鲁斯……太危险了,你回……”

克拉克的整句话很快就被全规模的爆炸淹没,他只来得及觉得眼前一亮,接下来就是过于刺眼的白光和压倒一切的声音,他感觉到意识瞬间就蒸发在虚空之中。

疼痛铺天盖地,在过去多年艰难的义警生涯中从未有如此压倒性的优势,他感觉到皮肤被剥开,感觉到肌肉被撕裂,白森森的骨头终于露出来,被尖锐而高温的空气磨蚀成灰。

他希望一切都是错觉。

不,这本来就是错觉。

他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徒劳的自我安慰,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他的意识也变得支离破碎。


以钢铁之躯,克拉克却感觉到心脏仿佛被活活撕开。

他看着那具冰冷的尸体,再怎么使用超级视力也只能看到完全停止的生命活动,血染红了破破烂烂的黑色斗篷,和他的红斗篷融合成一色。

他听见了自己的哭声,他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

一开始是干嚎,他抱着渺茫的希望,希望布鲁斯能被那相当不体面的哭声唤醒。

然后他发现那具身体彻底冰冷了下来,他开始盯着已经死去的爱人发愣,然后是更加悲怆的哭声和更多的眼泪。

他的援军已经到了,神奇女侠正在和那些布莱尼亚克战斗,还有,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勇气介绍给布鲁斯的其他人。

闪电侠,绿灯侠,钢骨,甚至是海王……

因为那种感情,他忍不住又一次向布鲁斯隐瞒真相,他以为这一次他的梦可以做久一点。

直到戴安娜的手碰到他的肩膀,打断了他张开嘴仰面朝天地无声哭泣。

“卡尔,这已经不是最糟糕的结局了。”

他只是再一次哭泣,并抱紧了那具已经毫无生气的身体。

TBC

(下一章这个中篇就完结了,最后一章会揭示所有的谜团XDD)


【超蝠同人(ABO+无能力AU)】逆流而上

第五章 破碎之心

摘要:悲剧再度唤醒了布鲁斯作为Omega的抗争意识,然而其后果已经无法逆转,昔日的友谊也终于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eeb713ee

附加【管家侠的超蝠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正文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560076/chapters/35544300

有道云: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d9b96c49ee6715645fc8f7a060466c31

TBC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七日番外

篇十三 正常生活

摘要:在人鱼事件之后,卡尔和布鲁斯的关系有了一些转机,他们甚至有了相对正常的生活。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ee9ef2bf

附加【管家侠的超蝠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正文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122432/chapters/35069357

石墨弃疗了,感觉这种程度肯定屏蔽了。

TBC

甜!甜死你!

【超蝠短篇(不义AU)】野墓

预警:不抗虐慎入

“你不冷吗?”
山姆把他的貂皮帽子戴上,他的脸冻得通红,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
大概是夏天时认识了这个男人,当时他就在这附近徘徊,山姆是个有些内向的孩子,没敢接近他,只是远远地看着那人影离开。
但他实在是太孤独了——自从去年冬天失去了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全家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当然,他也未能例外。
小因纽特人在又一次路过那块荒地的小型湖泊旁边时靠近了那个男人——他本不是一个会轻易靠近陌生人的孩子,可是这个男人给了他一种奇怪的好感。
这听起来像是瞎扯,因为他除了远远地看过那人几次之外,什么都没做过。
那天他差点被吓破胆了,在他想试探性地打个招呼的时候,那男人突然朝他狂奔过来,还举起手中的弓箭。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看见一只落荒而逃的白狼,拿着弓箭的男人走过去把他拉起来,但他却很尴尬地躲开了。
“谢……谢谢。”
他被吓得两腿发颤,而且更窘迫的是——他尿裤子了。
男孩狼狈地跑开了,把身后那人“路上小心”的声音远远抛在身后。
之后也许是谁都能猜得到的老套故事——山姆和那个男人成了朋友,并且很快就度过了温度最适宜的夏季,一直到现在。
但山姆仍然觉得他是个神秘的人,这也并不奇怪——他从来没见过男人的居所,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每当山姆的好奇心旺盛时,他总是更加含糊其辞。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男人好像每天都穿着同样的衣服,即使时节已经到了最寒冷的冬季。
“我要出一次远门,去看我的朋友——他那里是城市,很暖和。”
男人没直接回答山姆的问题,可山姆却很相信他的话。
“你们一定是非常好的朋友。”
“你怎么知道?”
“你看起来非常高兴——你的脸都红了,我知道人们高兴的样子都差不多。”
男人微微眯起眼睛,他的笑意更明显了些。
“你猜对了,我请你吃鱼。”
“在你家吃吗?”
“不,在那个石头屋里——你知道的。”
“这一点也不像朋友,我甚至不知道你的房子长什么样子!”
“你会知道的,现在先留个悬念。”

山姆过了很久才又见到男人。
的确非常,非常久——对于一个男孩来说。
他在心里算了一下,当时他神秘的朋友说要出远门时他才刚要七岁,现在他已经十岁了,也就是说他们有三年都没见面了。
他看起来很憔悴——好像很久都没有好好睡觉,吃饱喝足了一样,原来还很强壮的身材也干瘪了一些,还带着浓重的黑眼圈。
“我请你吃鱼……抱歉,我才刚从我朋友那里回来,路上不太适应……”男人苍白地笑着,连那双蓝色的眼睛里也带上了笑意,“来我家吃。”
这让山姆一下子就兴奋起来,几乎是蹦跳着和男人来到了那湖边的小屋——奇怪的是他以前来这里时从未见过这个房子。
山姆记得很清楚,男人的房子有些简陋,但那天的食物仍然很棒——他们的分工很明确,山姆负责烤鱼,男人负责捕捉新鲜的鲑鱼。
饭后,山姆帮男人把房间收拾了一下——他早就记得男人的话,一开始他以为只是玩笑,但后来他发现事情千真万确。
“我……不太擅长做家务。”
当时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这么说着,看着地上被打碎的餐具。
“你在你朋友那里住了好久啊——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怎么会,这里是我的家啊。”
“我父母说很多人在长大之后会离开家……因为他们想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或者他们仅仅是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
“当然,你父母说的没错。”
“那你……对这里满意吗?这里一年四季都没有温暖的时候,也没有城市。”
“但我必须回来。”
“为什么?你可以……住在你朋友家。”
男人没有再回答山姆的问题,后来他只隐约记得那时这位挚友的表情——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那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这位大朋友有如此俊朗的容貌,忧郁的表情也不过是为那惊为天人的脸增色而已。

在山姆终于准备离开寒冷的北极圈,去大城市闯荡之前,男人又去见了两次朋友,第一次仍旧花了三年,而第二次——他再也没有见到这位脸上少有笑意的,少言寡语的朋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无缘无故在这里每天游荡直到自己已经年过三十,湖边的小屋被他照顾得很好,有时他会因为好奇心驱使,找遍小屋的角落,希望能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
不过除了一个带着十字吊坠的项链,他还什么都没发现过。
吊坠上有一只蝙蝠形状的标志,看起来已经很久了,还有一个形状对称的标志,但他看不清楚,而且也已经被磨损得不完整了。
这一次男人已经走了六年了。
也许他已经在朋友那里住下了。
山姆最后看了一眼被收拾得整齐的小屋,转身踏上了旅程——他要走到最近的城市,然后再乘车出去。
那是这附近唯一的城镇。
但事情总是这么有戏剧性——山姆最后并没有离开北极圈,因为他在路上碰见了他的老朋友,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朋友正躺在寒冷的冰面上,看上去已经失去意识一段时间了,他伸手碰了一下,那身体很凉很凉。
只是微弱的呼吸告诉他,他的老朋友还活着。
那人仍然穿着久远以前就在穿的白色衬衣和稍微有点青色的裤子,只是整个人都消瘦了很多。
“撑住啊,B,我们快到家了。”
十岁那年,男人笑着告诉他只要称呼自己“B”就行,那时他名字的首字母。

山姆知道了一些他一直好奇的事,但那些事却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有趣,甚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我……也许撑不过来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不会记得我的。”
听到这话,山姆的表情阴郁着,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就是不肯流出来。
如果真是这样,他当然不会记得——全世界都不会再记得布鲁斯韦恩,包括他那位……在监狱里悔过的朋友。
如果一个人连灵魂都消失了,就会如同从未存在过一般,这是布鲁斯告诉他的。
山姆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布鲁斯就是灵魂——他早就不是活人了。
一个因为尸体的灰烬被魔法封禁,沉入北极圈的湖底而不得不长年在这附近游荡的灵魂。
并且,因为那个原因,布鲁斯不得不保持着像活人一样的状态,但他又不能离开北极圈太久——那会消耗他的灵魂。
而他曾经是英雄,至少在山姆看来是——他已经在尽全力拯救他的朋友,尽管他并没有像那些五花八门的英雄小说一样,最后让他的朋友回心转意,然后快乐地活下去。
“他转狱了——但我还是看到他了。”
“所以你花了六年时间?”
“是啊……因为只要离开这里,我浑身都在疼。”
布鲁斯在微笑,他伸手把床角藏着的那个十字饰品拿下来。
“我活着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善谈……他们甚至说我是不通人情的混蛋——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当然为他们感到高兴,当然。”
“这上面是你的标志……还有你朋友的?”
“当然……你猜对了,那是孤独堡垒唯一留下的东西——我是不是应该得意一下?他居然会做这种漂亮的小玩意儿——为了我。”
山姆突然很想哭。
“也许只有我死了他才会意识到我的想法……我只是希望他能像从前一样,他应该是我们中最好的,应该是。”
“为什么?你也很好。”
“我总是令人害怕,他总是令人安心……本该是这样,我甚至应该感到不配做他的朋友,但……”
“你们不该在一起吗?你喜欢他的程度已经超过了朋友。”
“我不知道……他有家庭,他甚至要有个孩子了,他不可能……”
“他也一定喜欢你,你这个傻子,不然他怎么可能会努力复活你,不然他怎么会让那些人把他抓走?你知道他有能力阻止这一切的。”
“那么谢天谢地他没复活我,我再也不想和他打架了,就算吵架我也不想。”
布鲁斯转过头去,似乎想逃避什么。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山姆揩去了眼泪,难过地问。
“没有……但如果你想听听我的故事,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

山姆知道了很多关于蝙蝠侠的故事。
那是一千多年前的故事了,太过久远,以至于他甚至从未听说过蝙蝠侠——或者只是听说过一两次,却不知道人们说的到底是什么。
“达米安和卡尔的性格有点相似——至少他们都是因为我的死才悔悟……我好像不该用悔悟,比起他们,我犯的错更多……”
“错在你没有保护好潘尼沃斯?错在你没保护好迪克?没能及时让卡尔意识到他眼前的毁灭日是露易丝?别开玩笑,布鲁斯,你怎么这么喜欢把所有的事强加在自己身上?”
“我总是慢了一步。”
“你还喜欢把不可能的任务强加给自己。”
“而我最终也没能完成一点。”
布鲁斯叹了口气。
“得了!你看到了——他放弃了什么政权之类的蠢想法。”
“可我不希望他这样活着……监狱连他的档案都没有了,他已经……太久了。”
“他不是被判了无期徒刑吗?只要他还活着……”
“如果我再及时一点……我或许能看见那个以我为他的教父的小孩——他会永远是我希望的那样……我的控制欲是不是太强了?也许那只是我希望的。”
“你真的是个怪人,真的。”
“……我的朋友都这么说过。”
山姆有些难过地转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继续。

布鲁斯真的越来越衰弱了,山姆每天都在担心他的灵魂会就这样消失。
他急切地想知道该如何挽回——也许他根本算不上布鲁斯的朋友,至少和那些人比起来不算,但是……布鲁斯的故事让他太难过了。
这些天布鲁斯一直紧紧抓着那个十字吊坠——那可能是唯一能给他安慰的东西。
在附近镇上的图书馆,山姆找到了所有和魔法还有灵魂相关的书籍,他试图从中获得一点有用的信息。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布鲁斯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你的身体可能有一部分在什么地方吗?”
山姆觉得自己的问题诡异又粗鲁,可是他必须这么做——他要按照魔法书上说的碰碰运气。
“我不知道——我可不像普通灵魂那样无所不能,不过既然是被沉在湖底的灰……大概变成珍珠了吧。”
布鲁斯漫不经心地说着——似乎已经没什么要让他担心的东西了。
“灵魂祭司会把分散成碎片的灵魂重组……运气好的话,我也许能保有一点点记忆……或者听到克拉克肯特会觉得耳熟……什么的。”
话音未落,山姆已经跑了出去。
“三十多岁了,却还像个孩子。”
布鲁斯看着那背影,喃喃地说着,感觉到被一阵强烈的衰弱感袭击。

山姆真的找到了那枚由布鲁斯的骨灰化成的珍珠——那多亏了魔法的帮助。
当他急匆匆跑进来时,布鲁斯的一只胳膊已经消失了——他已经昏迷了好几天,看来也终于到极限了。
他几乎是留着眼泪开启那个书上所说的魔法的,幸运的是——布鲁斯真的活过来了,但很快他面前的人就开始发出强烈的光,强烈到他睁不开眼睛。
“谢谢你,现在我勉强算是正常的灵魂了。”
“为什么?告诉我你还缺什么?”
“我很好,什么都不缺——现在我可以去见卡尔了——想看多久看多久。”
“不对!你应该去……”
“天堂”并没有说出口,山姆马上埋头翻找那本魔法书,至于布鲁斯——他想他再也没机会看见他了。

山姆成了因纽特人中最优秀的魔法师,他为了找到一直想要的答案走过了每一寸土地,但他每年总是会回到他的旧居——那湖边小屋的地方现在有一个简单的墓碑,上面挂着那个十字吊坠。
今天是他六十岁的生日,他破天荒地提前回来了一个月,在墓前挂了个铃铛。
“布鲁斯,你好。”
四周一片寂寥,只能听见一点点风声,湖面也早已封冻,一切都有些萧条。
“假如你在的话……”他沉思了一下,才仿佛鼓起勇气一般,“回到正常灵魂的形态时,你已经残缺,因此你不会有翅膀,也不可能去天堂——但这正是你的心愿,你想一直看着你的朋友……如果我说得对,请摇一下铃铛吧。”
空荡荡的荒地上,寂寥的湖边的野墓前,凭空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
END

看大家被虐得伤心,补偿一个段子吧XDD: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11989
(不要打我_(:3」∠)_)

【超蝠短篇(不义AU)】旧书

预警:不抗虐者慎入

杰夫觉得自己最近的人生简直跌入了低谷——尤其是当他竟然阴差阳错地被卷入一场谋杀案,并且被当做凶手之一关进哥谭臭名昭著的黑门监狱之后。
他澄清了不知道多少次,直到最后他也懒得再为自己辩解了——他请不起好律师,而且那位真正的凶手,也就是他交友不慎偶然间认识的布朗,见鬼的早就已经人间蒸发了。
上个星期,他的罪名尘埃落定,之后不久他的保护性监禁彻底解除了。
等待他的是黑门监狱的惯犯们,人渣,强奸犯,连环杀人犯,恋尸癖,恋童癖……这足够让他在踏入这个大囚牢时万念俱灰的了。
“这是你的囚室。”
狱警冷冷地说着,提着沉甸甸的电棍离开了,杰夫的眼睛向上翻了一下,看到两张并排的床。
他走到自己的床铺前,深深叹了口气,把他的衣服胡乱扔在床上,颓然坐在那里发呆。
他就这样呆坐了很久,考虑他所经历的一切,无妄之灾,因为人微言轻所遭受的一切……
这辈子如果不越狱就会白白浪费在这里,因为他被判了37年有期徒刑,但如果越狱就会成为哥谭罪犯的一员——怎样都是被迫过着自己不想要的生活。
为什么哥谭这么糟糕?
他一直发呆到他的狱友回到这间囚室——他旁边的床铺太整洁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意识到那里原来住着什么人。
“你……你好。”
杰夫结结巴巴说着,紧张地看着那人——看表面倒是不能判定这是个重罪犯,身材很好,甚至让人觉得橘黄色的囚衣其实穿在他身上也很好看,头发有些卷曲,稍微凌乱地散在额头前,领口规整地系着,完全不像是个恶霸。
至少不像是这大监狱里的大多数人。
“嗯。”
那人好像不愿意搭理他,径直走到自己的床前,倒头就睡了,甚至不给杰夫多说一句的机会。
“噢……好吧。”
杰夫苦笑着,听见电闸的声音——熄灯了。
可能和我一样是冤狱吗?可怜的人。

如果不是当时自己打招呼时他淡淡地回了一句“嗯”,杰夫绝对会认为这位狱友是个哑巴。
已经一整个月了,他只是安静地做每一件事,一个月内这里出现三次暴动,每个人都会兴高采烈亦或是惊慌失措,只有他,还是安安静静地把那坨不知名的馅料状食物塞进嘴里,或者把一大堆千篇一律的橘黄色塞进洗衣机。
早晨,杰夫醒来的时候会看见他肩膀上搭着一条毛巾回来——通常在自己还没有开始一切时,这家伙已经洗过澡,准备开始更无聊的一天了。
当然,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就是这家伙身上竟然干干净净,一点纹身都没有。
这真是太难以置信了,尤其是在黑门监狱这种地方。
杰夫还知道他的狱友一直在坚持锻炼身体,他敢说除了没有自由,这家伙各方面都更像是应该在外面奔忙的正常人。
当然,不算这家伙成迷的交流能力。
杰夫甚至胡思乱想过,他的狱友也许是因为不擅长与人交流,所以无意中引发了冲突,可能只是失手杀了人什么的……或者甚至没杀人,只是因为嘴太笨被牵扯进什么凶杀案里,白白被陷害入狱。
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是可怜的家伙。

黑门监狱的囚犯有固定的活动时间,但杰夫从来都不敢到那个运动场上透透气——他通常只是从那里匆匆经过,甚至来不及看一眼正在进行的篮球比赛。
直到某天,他无意之中看见他的狱友——他至今都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就安静地坐在篮球架下,偶尔会把落在身边的球捡起,抛给那些大汗淋漓的猛男。
“谢谢,眼镜儿!”
这时候杰夫才想起,他的狱友有副眼镜,样子很普通,黑框,他猜测戴上一定会土里土气的。
不过看来他的狱友是个注重形象的人——因为他从未看见这家伙戴过那副眼镜,通常它只是被别在那人胸前的口袋里,偶尔会被拿出来仔细擦去上面的灰尘。
杰夫从未觉得奇怪,因为这狱中的每个人几乎都有些更吓人的癖好,比起他的怪咖狱友,更让人不寒而栗。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连狱警都不知道——估计只有黑门的档案里有记载,可是谁会有耐心翻那些档案呢?
杰夫犹豫了一下,走到他的狱友身边。
“喂……噢,抱歉……我是说,你好。”
他的狱友果然把脸转向他,带着询问的神情。
“晚上可以一起去洗澡吗?”
话一出口,杰夫就觉得尴尬的要命——他曾经在洗澡时差点被狱中的恶霸鸡奸,幸好当时恶霸被朋友催促离开,说是发生了狱中暴动。
那天,杰夫一个人湿淋淋地躲在公共浴室里一直发抖到刺耳的警报声消失,在回到囚室的路上听说是狱中帮派打群架,有两个人身中数刀,死了。
“嗯。”
让杰夫松了一口气的是,他的狱友点点头,淡淡地应允了他的请求。
今晚杰夫感到很安全——虽然仅仅是一个算得上认识的人在他旁边的隔间里洗澡,有时他有些痛恨自己的懦弱,那懦弱到了极点,就变成了对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人的盲目信任。
但是,“眼镜儿”从来没犯过事,虽然也从来不和狱警熟络,但是仿佛每个人都能和他成为“朋友”。
在这个鬼地方,能和你相安无事的人就已经算得上是朋友了吧。
他听着旁边的流水声,突然有些好奇。
他的狱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犯了什么事?甚至……他被判了多少年?
没人能来解答,但杰夫突然觉得——他是个好人。
为什么好人会落到如此地步?

“要是这世界上有蝙蝠侠就好了……”
杰夫坐在他的床铺上发着牢骚,没有注意到他的狱友突然把目光转移到他身上,神情有些古怪。
“你说什么?”
“要是这世界上有蝙蝠侠就好了……老天,眼镜儿,这是我听见你说的第一句话!”杰夫在惊讶之中和他的狱友对视,看到对方同样惊异的神色,“你也知道吗?真是少见……我小时候偶然间在哥谭市一个书店看到一本书,讲了蝙蝠侠的故事……我很喜欢那本小说,还是用第一人称写的,但我认识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蝙蝠侠是什么。”
昏暗的灯光下,杰夫看见同伴忽明忽暗的眼神——老实说他从来没见“眼镜儿”的表情这么生动过,但更奇怪的是这似乎只是因为“蝙蝠侠”。
“讲了什么?”
“眼镜儿”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异常的反应,马上平静下来,但目光没有再离开杰夫。
“说实话……我有点忘了,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本书的后半段一直在说他在试图拯救他的朋友,但似乎说得很隐晦,有时我会分不清“他”到底指的是他的朋友还是把他朋友关起来的坏人……”
杰夫有些不确定地看着他的狱友——那张脸上的表情好像越来越阴郁了。
“如果……我说得有什么不对的话,请不要怪我,也许是我的理解有问题……”
“他没有提他朋友的名字?”
“没有……只是说,他的朋友是个善良的记者——善良得过分那种。”
杰夫看见“眼镜儿”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在掩饰某种感情。
“可惜是本没有结局的书——我喜欢它的原因是因为我可以在里面看到一个有英雄在守护的哥谭……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是奈何岛贫民窟的书店里保存最完好的书……可惜我当时连买下它的钱都没有,店老板嘲笑我竟然想要买一本最无用的烂故事,故意不卖给我——他真是个怪咖。”
“谢谢。”
“眼镜儿”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但在杰夫想表示疑问时,电闸响了。
“噢,好吧,晚安。”
为什么说谢谢?他不明白。

警探杰夫又得到了一枚勋章。
这是为了表彰他侦破的一起跨时代的案件——或者不如说是侦破了一起因为黑门监狱长期无序混乱的信息系统引发的在押罪犯身份不明的案件。
但他一点都不高兴,因为这起案件的成功侦破只是让他觉得难过,而在那之前,在发现他的狱友“眼镜儿”逃狱之时,他只是感到恐惧。
蝙蝠侠的故事只是个传说,他们的档案上甚至没有这个人——毕竟这个传说也有几千年的时间了。
杰夫在小时候的确看过蝙蝠侠的故事,发黄的纸页让他记忆犹新——因为那本书他想要做个侦探。
而他确实做到了,他甚至已经把那本书中所有值得推敲的细节都猜测得八九不离十了。
至于超人的故事,他在接手这个案件之前是完全存疑的,至于这个案件本身,原本也让他感到荒谬。
但他亲眼见识到了黑门监狱庞大的数据系统里竟然没有这个罪犯的任何记录,这让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接近了“眼镜儿”——或许现在应该叫他卡尔艾尔,或者克拉克肯特。
如果他随时都能离开黑门,如果他可以轻易地让所有的枪械无效?
如果他不会受伤?
警官们说这个犯人重新被捕时很配合,没有一点反抗。
杰夫不知道在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肯特之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那段记录完全是空档,但他知道这件事惊动了政府,现在他们打算永绝后患。
毕竟,按律,他也早就是无期徒刑了,只不过,长久的无期徒刑一定会给这位不死之身营造无数种可乘之机。
杰夫争取到了和重罪犯对话的机会,因为他说出了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漏洞。
“他想逃的话应该早就逃了,想毁灭我们应该也轻而易举。”

“我是卡尔艾尔。”
囚犯垂下头,蓬乱的卷发挡住了杰夫的视线。
“他们想要判你死刑,但或许你不该得到……”
“你一定有那本书——你不该骗我。”
“我很抱歉……那是我小时候在旧书市场买的旧书,关于那本书的内容我并没有撒谎。”
“把那本书给我,我就告诉你如何杀死我。”
“为什么?”
“我只是想带着他的东西去死,据说这样的话亡灵可以见面。”
“难以置信……”杰夫费解地摇了摇头,“所以,你喜欢他。”
“我只是意识到得太晚了。”
“……发生了什么?”
“他最后为了他的儿子死了——为达米安挡下致命一击。”
“而你只是想要和一件属于他的东西一起上路?”
“……我尝试了复活他,不过我失败了——他们销毁了一切关于他的物品,把我关进贝尔里夫监狱……一千多年之后,因为人员和监狱改动,我被转进黑门监狱——那很好,我好像又离他近了一点。”
“那你仍然有机会复活他——因为这本书是完全出自他手。”
“不……那没有意义了,”男人摇了摇头,“把他复活只是继续让他痛苦。”

为防万一,杰夫还是更早得知了杀死卡尔的方法。
而卡尔也终于抱着杰夫的旧书走到了生命的终点——他们选择用注射氪石溶液的方式处死罪犯。
哥谭市蝙蝠侠的传奇,则随着那具了无生气的尸体,永远长眠在哥谭市公墓的地下了。
也许卡尔是最开心的,毕竟……布鲁斯在那本书中从未写过他的弱点。
END

有bug的话请无视啦,其实是偶然间的想法_(:3」∠)_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十二年番外

篇十 矛盾

摘要:复健期间,布鲁斯的生活陷入了矛盾,当然,陷入矛盾的也不只是他。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287aa5c

附加【管家侠的超蝠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正文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724406/chapters/32698920

或石墨文档:https://shimo.im/docs/8jslInJf6wgyvXtJ

TBC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十二年番外

篇九 忏悔

预警:血虐,慎入

摘要:达米安留下来照顾布鲁斯了——他开始后悔他曾经的背叛,但他很清楚布鲁斯的身体不会因为他的忏悔就很快好起来。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282b4f7

附加【管家侠的超蝠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正文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724406/chapters/32558055

或石墨文档:https://shimo.im/docs/xDsQIWV0W0MH6mHg

TBC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十二年番外

篇三 保护

预警:NC17,慎入

摘要:随着时间的推移,保护布鲁斯渐渐成了另一件重要的事,因为布鲁斯又一次受到了伤害。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26362cd

附加【管家侠的超蝠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文走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724406/chapters/31958610

或石墨文档:https://shimo.im/docs/jeuKqMDC23sO70Zd

TBC

(别打我_(:3」∠)_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朋友⊙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