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般的管家侠

厚度【超蝠同人】

(中篇)

结局章

布鲁斯看着只顾手忙脚乱地为他端来热水的克拉克——他刚刚从停放他“尸体”的床上醒过来,克拉克短促地惊叫了一声,然后紧紧抱住了他,力度几乎让他窒息。
他不确定在沉入黑暗后的经历是否是真实发生的,他听见了神奇女侠和超人的谈话,只觉得克拉克的情绪已经严重失控。
“卡尔,你本来不应该去哥谭的……我以为你已经做好了发生这种事的心理准备。”
“我明明……我可以阻止他的……”
超人只是坐在那里发怔,他的脸上是全然的绝望,泪水突破了眼眶,划过脸颊。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再纠结于过去的悔恨呢?!”戴安娜听起来有点生气,她提高了音量,“接受现实吧,卡尔,你根本无法挽回布鲁斯,可惜你是昏了头了,居然还妄想和他继续下去……那只会让这种事更快发生!”
一阵死一样的寂静之后,布鲁斯听见了克拉克愤怒的嗓音。
“你错了!”他的呼吸急促,声音大得吓人,“我的头脑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只恨我从前实在是太糊涂,看不清楚事实……”
“卡尔……”
“我爱他!我不能没有他!”
超人歇斯底里地咆哮着,哽咽的声音也渐渐掩饰不住,那悲怆的声音令仍然“死气沉沉”的布鲁斯也内心为之震颤。
他开始意识到这之中隐藏了什么只有他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内心中的柔软和不忍让他没有再犹豫,他发出了一点声音,惊动了克拉克——他努力装出了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这显然让克拉克大喜过望,眼泪像决堤之水一样打湿他的衣服。
“你醒来就好!我知道你没那么容易……”克拉克的话只说到一半,他抱紧了布鲁斯,“你想吃点什么?或者喝点什么?”
尽管他的内心完全只想知道克拉克的秘密,他还是说了两样自己不讨厌的东西,克拉克就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他眼前。

“阿尔弗雷德,父亲的秘密,假如我真的看了,我会后悔吗?”
“布鲁斯老爷,您一定会后悔的。”
“那又怎样?”
“它可能会毁了您现在的生活——看来您好像知道了什么?”
“不,我不确定,正因为我实在太不确定了……”
“蝙蝠侠永远都无法容忍被隐瞒的真相。”
犹豫了几天之后,布鲁斯终于决定踏进那个藏有不得了的秘密的房间。
他希望阿福能够成功劝阻他,但很明显阿福的话只让他更加决心要知道那张磁盘里的东西。
他本能地觉得那并不会是什么容易接受的简单的坏消息,阿福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谎,他相信藏在最底层的秘密的确可能毁掉他现在的生活。
昨天克拉克还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串亲吻的痕迹,最近超人越来越频繁地介入蝙蝠侠的事务,布鲁斯只能勉强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克拉克的确被布鲁斯的“死”吓怕了,而且这种事似乎并不是头一次。
他不忍心和克拉克吵架,因为男人总是会无限地忍让,仅仅坚持着“布鲁斯不该暴露在过于致命的危险之下”这一个观点,仿佛现在他的生命成了最重要的事。
但他深爱着克拉克,总是不忍心因此和那可怜的男人闹得不欢而散。
密室里没什么特别,只是一堆磁盘和一台简单的设备,布鲁斯没有用很多时间犹豫就坐上去。

真相像是洋葱,辛辣得让人忍不住落下热泪。
现在,他明白自己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布鲁斯,只能算是为哥谭牺牲自己的生活的蝙蝠侠们中的一员。
记忆的断层从布鲁斯和超人的相遇开始,他的父亲——他的创造者,真正的布鲁斯韦恩,想要从他的生命中彻底挖去克拉克肯特的痕迹。
是超人,是旧政权的领导者,是卡尔艾尔。
性格大变的克拉克占据了布鲁斯的后半生,在他身上留下永久性的伤痛,让他因为布莱尼亚克科技的改造对于同种科技的武器没有半点防御能力。
生命的最后两年,布鲁斯在用尽一切办法和超人争论,即使那只会让他口干舌燥,即使在那之后他会用不听使唤的双手执行政权的抓捕任务。
戴安娜开始动摇,卡拉希望能为他争取更多的自由空间。
但他还是没能撑到最后,布莱尼亚克的光能子弹给他的内脏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他倒在超人怀里,一息尚存。
大都会爆炸也好,露易丝的死也好,一切都是因为布鲁斯没能及时阻止小丑,现在他终于不得不无力地道个歉,然后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的克隆体会继续充当蝙蝠侠。”
“但他们不是。”
“他们当然是,克隆程序会永远进行下去。”
“你休想离开。”
“对不起,克拉克……露易丝的事,我真的……不够好……我没能……”
“别说了,你得保存体力。”
“无论如何不要干涉克隆人的生活,请求你。”
“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我也没办法……”布鲁斯无力地咳嗽一声,感觉到身体都在渐渐变得麻木,“我已经快要离开这里了,我再也不会有能力和你争论了。”
“你骗人,”超人的手开始发抖,他抓紧了布鲁斯的衣服边角,“你可以,如果你是死人……或者……什么魔法……”
“我真的很抱歉,克拉克。”
他的意识渐渐消弭,超人开始哽咽。
除了兄弟眼,布鲁斯还有一个工程——那就是布鲁斯韦恩的克隆程序。
克隆人们被赋予了布鲁斯在见到克拉克之前所有的记忆,而布鲁斯沉重的全部记忆就封存在蝙蝠洞的密室里。
他同样想到了超人仍然是暴君的可能,如果有一个克隆人能够承担这样的痛苦——
可惜的是没有一个克隆人能够承受这样的痛楚,当他们因为各种原因打开潘多拉宝盒,得知了那残酷的真相。
他们无一例外地在三个月之内就死了。
布鲁斯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的心脏疼痛到令他颤抖。

生活仍然在继续。
布鲁斯独自吞咽了痛苦,因为他发现他真的很爱克拉克——到了不忍心和那人分享痛苦的地步。
克拉克很担心他,每天都要来哥谭看他,但尊重了他的意愿,没再插手蝙蝠侠的事务。
他们仍然享受温暖的欢爱,布鲁斯仍旧不擅长说情话,克拉克仍旧温柔而小心翼翼。
直到几个月后。
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每天都在出现新的伤痕,他知道那是布鲁斯身上本来就有的伤痕。
他以为他有把握承受布鲁斯的一切痛苦,不过他错了,几个月来,伤痛和噩梦急剧摧毁了他的身体,直到他终于无法再继续正常的生活。
新的身体检查,布鲁斯的腰椎断裂,他再也站不起来了。
克拉克终于还是要知道的。
他看着拿着检查报告的那只手剧烈地颤抖,克拉克坐下来,掩面,他便不再能看见那人的表情。
“我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他无奈地笑笑,听见克拉克的哽咽。
“因为我还是没能保护你。”
克拉克抖动着,他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就是这一次他仍然不得不目送布鲁斯离开。
在他不得不接受每一个布鲁斯的离开之后。
克隆人们和克拉克本来没什么交集,有的也只是一面之缘,但他们还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打开密室里沉重到不可承受的记忆。
他答应了布鲁斯不要干涉克隆人的生活,但他会忍不住在晴朗的夜晚藏在哥谭的角落看一眼那敏捷的身体做出惊人的战斗动作。
只看一眼就好。
他已经错过了太多,布鲁斯去世后,他离开了地球去进行漫无目的的星际旅行,他想要逃避,希望因此可以避免那几乎要把他折磨得疯掉的思念。
直到地球面临的下一次危机,直到达米安韦恩也在危机中丧生。
他姗姗来迟,在战死的达米安和“布鲁斯”墓前停留了许久,阿尔弗雷德仍然不知疲倦地守护着韦恩庄园,尽管现在他只是个拥有高智能和健全情感的AI。
隐居的阿尔弗雷德会依靠AI了解布鲁斯的新情况,克拉克第一次开始担心年逾古稀的老管家。
借用魔法,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政权,忘记了轰动世界的大都会爆炸。
他还是踏进了布鲁斯的生活,却没有权利后悔。
也许不管是卡尔还是克拉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布鲁斯冰冷的尸体旁流泪。

克隆人仍旧死得毫无悬念。
布鲁斯抓着他的手拜托了他最后一件事。
“请,停止那个克隆程序吧。”
他在克拉克点头的时候微笑,但很快泪水就模糊了克拉克的视线——布鲁斯停止了呼吸,超级视力能观测到随后停止的脑部活动。
他死了。
克拉克在抽噎,戴安娜站在他身旁,默默无语——从克隆人的第一次死亡开始,公主已经对于他私自去哥谭,闯入布鲁斯的生活颇为不满。
“你以为找我来帮忙就能防止他因为你的愚蠢死掉吗?”
她冷冷地说着,快步离开了。

克拉克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密室。
阿尔弗雷德似乎对于他尊重布鲁斯的意愿停止了克隆程序感到很高兴,并没有犹豫就告诉他密室的密码。
“红酒炖牛肉——每一个布鲁斯老爷都很好奇为什么会是这道菜,因为布鲁斯老爷并不喜欢吃红酒炖牛肉。”
磁盘被认真规整地堆叠,足有厚厚的一打。
“布鲁斯老爷说这些送给你。”

他看了所有的磁盘,不仅仅是真正的布鲁斯的记忆,还有所有的克隆体。
他们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看到了真相,不约而同地选择保存自己的记忆,也不约而同地留下了最后的愿望。
“一定要继续下去啊。”
固执的布鲁斯们坚持认为新的布鲁斯会给超人带来新的希望。
直到最后一个,独一无二,也许是原本布鲁斯心中的情愫,终于爆发出来,他们互相走进了对方的生活。
布鲁斯明白了,每一次死亡都是一次煎熬。
“就到此为止吧,到我为止。”
克拉克在孤独堡垒冰冷的椅子上,时而傻笑,时而哭泣。
也许除了保护这个世界,以及布鲁斯的遗产——哥谭市,他还可以有其他事情可做,可怜的布鲁斯最终还是不忍对他再进行一次煎熬,他看到了克隆人的必然结局,因为他们都拥有相近的人格,并且无法再承受那样的重担。

克拉克肯特有一沓厚厚的宝贝。
它们是一堆冷硬的磁盘。

END

(我准备了锅盖)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红颜番外 


第四章 艰难回忆


摘要:为了身体痊愈,布鲁茜在天堂岛开始了长期的恢复治疗。 


正文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810282/chapters/39266161

TBC

【超蝠同人】厚度

(中篇)


第三章


他们恋爱了。

这是布鲁斯从来没想过的情况,他不知道克拉克有没有设想过这种可能,但当这件事真实地发生时,布鲁斯仿佛溺水的人,迅速地沉没。

出乎意料,他的理智完全没能让他浮在这情感的水面上哪怕一秒,他迷恋这样的感觉,这让他感到很罪恶,甚至羞耻。

但是他会首先享受这个时刻。

在克拉克的小公寓沙发上,他们的第一次并没有那么糟糕,恰恰相反,他觉得这实在太美好了,美好到暗夜骑士似乎无法匹配这样甜美的情节。

他一把扯下了克拉克的领带,熨帖的衬衫上的纽扣因暴力一个个崩掉在沙发和暗淡的瓷砖地面上,发出令人心痒难耐的细小撞击声。

克拉克仍然戴着眼镜,脸烧得通红,像水牛一样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能行吗?”

布鲁斯停下手头的工作,克拉克的裤链刚被拉开一半,白色的内裤露出来,里面好像有什么蠢蠢欲动的东西撑着。

“我喝醉了。”

他像是在为自己开脱,又好像是在为即将不可避免的事情找一个借口——他不想卡在这里,每晚他的梦境都会在父母倒地之前结束,就像是卡带一样,他讨厌事情不再发展。

克拉克好像没听懂他的话,眼镜下的眼睛眨得飞快。

“我不会记得喝醉之后发生的事情,”布鲁斯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继续褪下克拉克的裤子,自顾自地解释着,“我的脑子受过伤,或者是因为什么刺激,我记不清了,总之喝酒会影响我的记忆。”

“是这样吗?”

克拉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压抑,布鲁斯就抬头看了一眼,正对上那似乎有些失落的眼神。

“怎么?你说了那么多……现在又没兴致了吗?”

“不……不是……”克拉克结结巴巴地解释着,慌张地低头推了一下眼镜,“我以为……”

“我们不是讲清楚了吗?”布鲁斯打断了克拉克吞吞吐吐的话,他的手最先碰到了超人类的私密部位,和幻想中不太一样,似乎和常人没什么区别,只是型号确实大了不少,“你说过,英雄也是人……”

“所以英雄也会有需要——布鲁斯,我们是在做交易?”

他看到克拉克的双眼意外地瞪大,莫名其妙的愧疚感涌上心头。

“克拉克,因为我觉得你是个不错的人。”

他疏离地说着——爱情,实在是他承担不起的负担。

“你可以相信我。”

他听到了克拉克有些失落的回答,氪星人的身体很正常地因为他的手活起了反应,氪星人的情绪不出所料,氪星人的回答中规中矩。

身为超人,他怎么比人类还柔软呢?

布鲁斯有些不忍心,但很快他就沉浸在性 爱的暴风雨中。


克拉克可能会把他理解成什么样的人呢?

他表现得像个长期无法得到满足的英雄,终于为了欲望向自己的同事动手了——克拉克是个好人,一定会原谅他的粗暴,但是克拉克一定很伤心。

第二天醒来时,克拉克已经把做好的早餐放在沙发旁边的小桌子上,煎蛋和香肠散发着无法被人拒绝的香气。

他如释重负地叹口气,从沙发上坐起来,腰肢都传来了酸疼的感觉,告诉他前一晚的经历并不是一场梦。

“早安,布鲁斯。”

那人把一枝玫瑰递给他,讪笑着。

“早安。”

这没什么,只是向克拉克微笑而已。

布鲁斯试图用自我提醒缓解尴尬,他一向不擅长以笑容示人,但今天他出乎意料地动了恻隐之心。

手机振动的声音转移开了他的注意力,克拉克的反应很快,走过去把它接起来。

布鲁斯看到了上面的裂痕。

他记得在昨晚之前它都是一个完好的手机,然后他突然恍恍惚惚想起了什么。

克拉克昨晚对手机另一端的人发怒了,他记得男人朝着话筒里吼的一些只言片语。

“这是我的生活,不用你管!”

“我觉得我过得很好,我已经……什么都拥有了。”

那时他还是没有醒酒,最终还是懒得起来看个究竟——看来克拉克发了很大的火,这真是不寻常的现象。

但一切反常的情况都无法掩盖这个特殊假期的光芒,当克拉克挂掉电话,仍然讪笑着告诉他自己的新任务是去中东的军事重地进行战地记者的任务时……

布鲁斯动摇了。

“我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做,”布鲁斯咬了一口鲜美多汁的肉排,在心中暗暗肯定了一下克拉克的厨艺,“战地记者还缺护卫或者摄影师吗?”

克拉克的神色发生了有点微妙的变化,他看起来有些心事重重似的。

“布鲁斯,战争是很危险的……”

“和高科技罪犯打架也很危险。”

“但是那里还有很可怕的传染病……”

“韦恩公司两天前才刚开发出针对那种传染病的特效药。”

“我向主编申请去那里,解决应该由我自己解决的问题……”克拉克想了想,终于皱起眉头,“有人在利用我母星的科技左右战争,那是我的分内之事……”

“希望你能在这个时候想一想,哥谭也是我的分内之事,但是你这个氪星佬可插手过不止一次。”

“你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当然没有,我很闲。”

也许,他应该了解一下克拉克的生活。


布鲁斯觉得自己做得并不是一个糟糕的决定。

他在暂时的和平区的电车上,和克拉克分享一块戚风蛋糕,克拉克把大多部分留给了他,在他因为不好意思接受“施舍”时小声对他耳语。

“氪星人不需要吃饭。”

“这不是生活乐趣吗?难道你从来都没吃过?”

“我吃过……”

克拉克没再坚持下去,他在蛋糕的另一端小心地咬了一口。

即使不需要,这也是香甜的蛋糕。

城市被炸弹警报的阴影笼罩着,在爆炸范围内的人们不顾一切地逃向听不见警报的安全区。

当他们试图在傍晚的海滩边散步时,旁边的停车场传来了刺耳的警报声,克拉克把他压在身下,爆炸的巨响让他的双耳嗡嗡作响。

他们终于在夜幕将近时回到了那家住满了各国记者的酒店,克拉克听着他毫无逻辑的抱怨,笑着把他被海水和泥沙弄脏的衣服放进洗衣机。

半夜时他又醒来,看见隔着床边柜的另一头安静的黑影,猜测克拉克是否睡着了,但很快又踮着脚踩过柔软的地板,钻进另一个温暖的被窝。

一张普通的床上躺两个肌肉饱满,身材高大的成年男子实在太过勉强,但克拉克甚至没有发出诧异的声音,布鲁斯也仍然睡了一夜安稳的觉。

他开始喜欢上这种特殊的感觉,但他试图控制住自己,蝙蝠侠一向是情绪管理的专家,直到有一天晚上克拉克悄悄爬上他的床。

“你怎么来了?”

他像只受惊的黑猫,小声地用半带责备的语气问着身后均匀舒缓的呼吸。

“你不讨厌吧?”

男人小心翼翼地试探他,从背后把他抱紧,直到他从鼻子里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过身来把吻准确地印在克拉克的唇上。

“你怎么了?”

“怎么?睡都睡了,我们不是——?”

“我们当然是……”

男人反应足够快,打断了他的话,紧紧地抱着他,甚至让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放开,你弄疼我了。”


他们跑遍了战乱中的国家,仍然一如既往用最默契的合作找到叛乱者武装的核心。

克拉克在每一个重要的瞬间都把他保护得很好,然后又毫无怨言地任他耍脾气,抱怨对方的过度保护。

只有这一次不一样。

克拉克感觉到反派藏身的山洞散发出来的强烈辐射,无法再前进了。

布鲁斯当然不会听从克拉克的建议,蝙蝠侠一向都很有主见,尤其是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

“你好像已经把我看扁了。”

他用一向蹩脚的交流方式试图让克拉克放心,然后只身进入那危险的洞穴。

洞穴里的光线让他觉得不适,布鲁斯选择了阴影最多的崎岖洞壁,昨夜与氪星人缠绵的温暖尚未被完全驱散。

完全的机械和可以轻松自由行动的触手在进进出出,有些武装着的人们则沿着它们走进走出,不敢冒犯。

他快要到洞穴的更深处了,所以他不明白克拉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给他通讯——那毁了他们几个月来在这个混乱的国家的一切努力。

为什么世界最佳的一方会犯如此致命的错误?

“布鲁斯……太危险了,你回……”

克拉克的整句话很快就被全规模的爆炸淹没,他只来得及觉得眼前一亮,接下来就是过于刺眼的白光和压倒一切的声音,他感觉到意识瞬间就蒸发在虚空之中。

疼痛铺天盖地,在过去多年艰难的义警生涯中从未有如此压倒性的优势,他感觉到皮肤被剥开,感觉到肌肉被撕裂,白森森的骨头终于露出来,被尖锐而高温的空气磨蚀成灰。

他希望一切都是错觉。

不,这本来就是错觉。

他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徒劳的自我安慰,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他的意识也变得支离破碎。


以钢铁之躯,克拉克却感觉到心脏仿佛被活活撕开。

他看着那具冰冷的尸体,再怎么使用超级视力也只能看到完全停止的生命活动,血染红了破破烂烂的黑色斗篷,和他的红斗篷融合成一色。

他听见了自己的哭声,他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

一开始是干嚎,他抱着渺茫的希望,希望布鲁斯能被那相当不体面的哭声唤醒。

然后他发现那具身体彻底冰冷了下来,他开始盯着已经死去的爱人发愣,然后是更加悲怆的哭声和更多的眼泪。

他的援军已经到了,神奇女侠正在和那些布莱尼亚克战斗,还有,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勇气介绍给布鲁斯的其他人。

闪电侠,绿灯侠,钢骨,甚至是海王……

因为那种感情,他忍不住又一次向布鲁斯隐瞒真相,他以为这一次他的梦可以做久一点。

直到戴安娜的手碰到他的肩膀,打断了他张开嘴仰面朝天地无声哭泣。

“卡尔,这已经不是最糟糕的结局了。”

他只是再一次哭泣,并抱紧了那具已经毫无生气的身体。

TBC

(下一章这个中篇就完结了,最后一章会揭示所有的谜团XDD)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红颜番外 


第三章 救助


预警:NC17,以及,性转注意!

摘要:精神和身体都饱受摧残的布鲁斯得到了特殊的保护——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次帮忙的会是神奇女侠。 


正文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810282/chapters/37846484

TBC


厚度【超蝠同人】

(中篇)
第一章

布鲁斯遇见了一个神奇的人。
当时他正设法把两个抢劫犯绑在小巷的路灯杆上——他从来没思考过他为什么要穿着一身蝙蝠怪胎的衣服出来阻止犯罪,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他从一开始就觉得顺理成章。
只是听见这座城市的呼救声他就没法坐视不理。
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人站在他身后,这让他陡然紧张起来,他的头脑飞速的运转,一瞬间脑中是无限的可能,但他只是做了个本能的动作,掷出一枚小巧的蝙蝠,听见那合金质地的东西破空的响声。
但随之而来的是撞击金属的声音,而布鲁斯明明看见的只是个人——是个手无寸铁的人,在清冷的灯光下鲜红的斗篷辨识度很高。
是大都会的传说,人们都管他叫“超人”。
这个神一般的人物很显然并没有把哥谭市的蝙蝠侠放在眼里,并没有配合他的盘问。
但布鲁斯很快就把一个星期内发生的事件都过了一遍——他很快想起了近期的连环盗窃案,失窃的全都是电子元件生产商。
他没有找到任何线索,除了现场残留的某种奇怪的能量印记,那些似乎也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超人也许是因为这件事而来,身为超人他有一些来自其他世界的敌人——布鲁斯觉得有些不满,这个傻大个儿不请自来,而且丝毫没有配合工作的意思。
“这里是哥谭,不是大都会,要么按照我们的规矩来,要么离开。”
“看来哥谭的蝙蝠侠不欢迎客人,”超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嘴角似乎带着一点若隐若现的笑意,“呵,亿万富翁布鲁斯韦恩?”
这完全超出了布鲁斯的预想,愤怒顿时占据了他的内心,但更多的是惊愕和恐惧——他的身份从没有人知道,也不该有人知道,那实在关乎他这个蝙蝠侠的夜间“工作”。
“你耍赖。”
他躲开超人试图抓住他斗篷的手,在那时候那人的神色似乎若有若无地变了一下,他忐忑不安地看着超人,却极力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神色,但那个笨蛋好像没发现他在那红斗篷里放的小型追踪器。
后者似乎很及时地意识到了自己在这里作为不速之客并不受欢迎,在巷子里一个晚归的路人如同见了鬼一般怪叫的时候转身离开了。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那只凶巴巴的,素味平生的蝙蝠道别,他用能力知道了那人的真实身份,但是看起来他们还算是陌生人。
所以,好像无论说什么都奇奇怪怪的。
离开的时候,超人并没有注意到蝙蝠侠从万能腰带里拿出一个信号追踪显示器。

某种奇怪的好胜心作怪,布鲁斯在犹豫了两天之后,还是用自己一向嗤之以鼻的方式悄悄告诉超人——他也同样发现了在星球日报上班的小记者就是被人们视为救世主的那个人。
当他把那张带有蝙蝠图案落款的纸条扔在克拉克肯特的桌上时,他不可避免地觉得蠢透了——他一般只会给比较熟悉的人留字条,而且也不可能是看起来很中二病的内容。
他偷走了桌上的纸杯蛋糕,因为他喜欢甜食。
庆幸的是克拉克肯特好像是个不错的家伙,至少他没有向别人泄露蝙蝠侠的身份,一开始这种可能困扰了布鲁斯好一阵子,不过他很快发现超人好像把这事忘了一样。
可能超人并没有把蝙蝠侠放在眼里。
他宽慰地想着,不知缘由地心里泛起一丝酸意。
克拉克肯特是个乡巴佬,他的根基在堪萨斯州的肯特农场,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当然,还有一条大白狗。当他不在时,农场就由他友好的邻居帮忙照顾,克拉克并不会占小便宜,他总会定期回来,给他的邻居一笔酬谢。
平时,他会老老实实当个上班族,记者的薪水不算多也不算少,克拉克是个正儿八经的中产,只是鉴于大都会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他还是选择在市中心租住。
一切都平淡无奇,乡巴佬在大城市似乎始终难以适应,也没什么相当要好的朋友,同事们都认为他是个“好好先生”——除非他又在玩“玩忽职守”,设法去曝光一起官商勾结的丑闻。
大都会的巨贾们对克拉克肯特会有一点印象,当他们自己或者他们的某个朋友出现在星球日报的头版头条上时,执笔人通常会是这个毫不起眼的家伙。
布鲁斯撇撇嘴,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有点不公平。
如果不是因为那种动一根手指头就能轻易夺人胜算的超能力,克拉克肯特早就变成富人们的炮灰了。
真令人嫉妒,克拉克肯特到目前为止很好地处理了作为一个英雄的必要事务,并且可以从容不迫地做个平常人,远离亮得刺眼的聚光灯,并且有正常的社交能力。
这些,布鲁斯韦恩一个都没有。
他不得不对付长期以来阴魂不散的哥谭怪胎们,他把他们送进监狱,抱着荒谬的希望,希望超级反派们能暂时安分一下,至少在监狱里度个假,他固执地认为渗透了哥谭市政府机构和司法部门的腐败会因为他和一些警局的精英们的努力有所改善。
但事实上,布鲁斯韦恩是个相当难相处的怪癖花花公子,他没有一个足以信任的朋友,并且频繁逃狱的反派们在蝙蝠侠的身上留下了各种不可磨灭的伤痕。
表面上,他是个左右逢源的人,但实际上,他从骨子里讨厌社交。

布鲁斯很惊讶,因为他没想到傻大个克拉克肯特竟然深谙此道,主动和他讲条件。
“我知道你对于我上次的冒犯很不爽,所以我们应该达成某种协议,我猜?”
他蓦地回头,表情在光线不足的夜晚显得有些狰狞,似乎也把在空中悬着的超人吓了一跳。
“那真是恭喜——你又一次用你的行动冒犯我了。”
“抱歉……等……”
超人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夜空,有一瞬间发怔。
布鲁斯在钻石区林立的高楼之间借助爪钩穿行,他刚刚在克拉克肯特面前表演了“瞬间消失”,这对于超人类来说简直像是某种华而不实的炫耀。
但他仍然有一点点得意,因为傻大个克拉克肯特确实没有发现蝙蝠侠在自己身上放了追踪器。
他在一个无比熟悉的暗巷停住,有孩子的尖叫声从里面传出,无线电收讯器咔咔作响,弄得他耳膜生疼。
蝙蝠镖准确地让手枪炸膛了,但他没能来得及阻止试图保护自己孩子的男人倒在血泊中。
夜色正浓,孩子茫然地朝他的方向看,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那张惊恐无助的脸上的泪痕,但他最终只是把他的义警职责执行到底。
远处开始有警车的喇叭声响起,他从挂着两名抢劫犯的房顶上离开,不再多看一眼黑暗巷子里深红色的鲜血。
蝙蝠侠一直在试着阻止飞快的子弹。
玩笑的心情蓦然消失了,他甚至开始有些怨恨傻大个克拉克占用了他宝贵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刚刚和超人的对话,也许他还有机会看到那孩子的父亲惊魂未定地带着全家人离开又黑又危险的小巷。
布鲁斯知道自己是在无端发难而已,他没有心情回去和超人大闹一场,哥谭市湿冷的夜晚让他开始想念蝙蝠洞的咖啡。
天边开始露出一点点更浅的颜色,他开始回家。
看来不仅是蝙蝠侠对超人做足了功课,超人也一样有备而来——对于蝙蝠侠的作息时间如此了解,会是巧合吗?

“你几乎没法真的甩掉一个超能力者。”
声音从背后传来,但布鲁斯并不欢迎。
超人真是个无礼的家伙,竟然不经过允许就侵入别人的个人空间。
“你不应该把哥谭当成大都会,而且我可以起诉你擅闯私宅。”
“是吗?我现在可在蝙蝠洞呢。”
超人伸手抓住了迎面飞来的蝙蝠镖,爆炸的烟雾一时挡住了蝙蝠侠的视线,但很快一张带着轻松愉快的笑容的脸又露了出来。
“是昂贵的玩具吗?”氪星人用好奇的目光扫视着手里小巧玲珑的蝙蝠镖,再开口时语气里都是惊叹,“看来和我不一样,蝙蝠侠要保护他的城市需要更多财力支持。”
“离开这儿。”
有一缕卷毛从额头上垂下来,超人带着一点点惊异的神情看着正紧贴着电脑操纵台的蝙蝠侠——他能听得出咬牙切齿的读音。
“等等……我不是……无意冒犯,我只是来商量……”
“我会保守你的秘密,这是在你同样保守我的秘密的基础上,”蝙蝠侠并没有放松防备的姿势,他的智能头盔开始计算傻大个和他的距离,还有突击成功的可能性,“满意了吗?现在请你离开。”
“等……等等!呃……”超人有些紧张地摸摸鼻子,目光飞速地从蝙蝠侠亮白的护目镜上掠过,“刚刚在上城区附近的那件事……我很抱歉。”
现在超人更加紧张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话音未落,蝙蝠侠就用一种莫名敌意的目光瞪着他——尽管那头盔里加了铅层,护目镜仍旧可以被透视,但反而让他更无所适从了。
“你跟踪我。”
“那……那是……”超人的眉毛开始紧张地皱起,他飞快地摇了摇头,“对不起……我真的只是要商量……”
“我知道了,那你现在可以滚了。”
超人的表情看起来和那颜色鲜艳的斗篷完全不匹配,那张脸仿佛被冻结了一般,布鲁斯很难形容得出,就像是一个饱满的善意之心突然间被锐利的怀疑之刃刺破一样。
这个比喻太荒谬了,接受精英教育的布鲁斯韦恩可不能有这种丢人的修辞。
“不小心打扰到你……深感抱歉。”
红披风转过身,很快就消失在楼梯口,蝙蝠皱着眉,怀疑着自己的听觉。
好像有人在叹气一样?

“阿尔,他是好人吗?”
他看着地上寂寥的独影,咖啡的香味钻进了鼻孔,便提醒他小心地拿起杯子,抿了一口仍然有些发烫的苦味——阿尔弗雷德的咖啡是他的安眠饮。
“布鲁斯老爷,至少从现在来看,他信守了诺言。”
“这才一个星期……”
不服气的蓝眼对上了老管家深邃的瞳孔,那人一向了解他深入骨髓,也是唯一能用眼神令他放弃尖刻的语言的人。
“……而且,他今天救了你一命。”
老人耐心地为他缝合肋腹上深深的新伤口,感觉到年轻的老爷有些不服气的呼吸声。
“他只不过是有事相求……”
“……是什么呢,布鲁斯老爷?”
老人眯着眼睛,缝下最后一针,同时听到了略微有些隐忍的呼吸声。
“……我考虑考虑,”答非所问地,蝙蝠侠从那张手术床上支起身体,配合地让管家为他包扎,“而且别想劝我用麻醉剂,阿福。”
TBC
(关于这个中篇的内容介绍请看合集简介!)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红颜番外

第二章 绝处

预警:轻微路人,以及各种挑战下限的NC17,慎入

摘要:多年的折磨并未促使布鲁斯奋起抵抗,因为卡尔利用了他的弱点,但布鲁斯也因此终于即将崩溃。

文走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810282/chapters/37343885

TBC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红颜番外

第一章 妥协

预警:NC17,慎入

摘要:另一平行世界,为了盟友们的安全,布鲁斯决定牺牲自己,以期卡尔不会立即处死他落网的同伴们。

正文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810282/chapters/36800811

TBC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六月番外

第四章 继承人

预警:非常轻微的NC提及

摘要:布鲁斯履行诺言,以亲自参加新闻发布会辟谣,并且在渐渐恢复之后成为新的蝙蝠侠背后的助手,但并不是一切都让他感到称心如意。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ef1b9892

正文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433491/chapters/36220677

TBC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六月番外 

第三章 重逢

摘要:在发现事情不对之后,卡尔很快就又一次找到了正在疗养的布鲁斯,但重逢却远远不想他计划的那样进行。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ef18fd7b

正文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433491/chapters/36098793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