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般的管家侠

【超蝠短篇(不义AU)】野墓

预警:不抗虐慎入

“你不冷吗?”
山姆把他的貂皮帽子戴上,他的脸冻得通红,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
大概是夏天时认识了这个男人,当时他就在这附近徘徊,山姆是个有些内向的孩子,没敢接近他,只是远远地看着那人影离开。
但他实在是太孤独了——自从去年冬天失去了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全家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当然,他也未能例外。
小因纽特人在又一次路过那块荒地的小型湖泊旁边时靠近了那个男人——他本不是一个会轻易靠近陌生人的孩子,可是这个男人给了他一种奇怪的好感。
这听起来像是瞎扯,因为他除了远远地看过那人几次之外,什么都没做过。
那天他差点被吓破胆了,在他想试探性地打个招呼的时候,那男人突然朝他狂奔过来,还举起手中的弓箭。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看见一只落荒而逃的白狼,拿着弓箭的男人走过去把他拉起来,但他却很尴尬地躲开了。
“谢……谢谢。”
他被吓得两腿发颤,而且更窘迫的是——他尿裤子了。
男孩狼狈地跑开了,把身后那人“路上小心”的声音远远抛在身后。
之后也许是谁都能猜得到的老套故事——山姆和那个男人成了朋友,并且很快就度过了温度最适宜的夏季,一直到现在。
但山姆仍然觉得他是个神秘的人,这也并不奇怪——他从来没见过男人的居所,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每当山姆的好奇心旺盛时,他总是更加含糊其辞。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男人好像每天都穿着同样的衣服,即使时节已经到了最寒冷的冬季。
“我要出一次远门,去看我的朋友——他那里是城市,很暖和。”
男人没直接回答山姆的问题,可山姆却很相信他的话。
“你们一定是非常好的朋友。”
“你怎么知道?”
“你看起来非常高兴——你的脸都红了,我知道人们高兴的样子都差不多。”
男人微微眯起眼睛,他的笑意更明显了些。
“你猜对了,我请你吃鱼。”
“在你家吃吗?”
“不,在那个石头屋里——你知道的。”
“这一点也不像朋友,我甚至不知道你的房子长什么样子!”
“你会知道的,现在先留个悬念。”

山姆过了很久才又见到男人。
的确非常,非常久——对于一个男孩来说。
他在心里算了一下,当时他神秘的朋友说要出远门时他才刚要七岁,现在他已经十岁了,也就是说他们有三年都没见面了。
他看起来很憔悴——好像很久都没有好好睡觉,吃饱喝足了一样,原来还很强壮的身材也干瘪了一些,还带着浓重的黑眼圈。
“我请你吃鱼……抱歉,我才刚从我朋友那里回来,路上不太适应……”男人苍白地笑着,连那双蓝色的眼睛里也带上了笑意,“来我家吃。”
这让山姆一下子就兴奋起来,几乎是蹦跳着和男人来到了那湖边的小屋——奇怪的是他以前来这里时从未见过这个房子。
山姆记得很清楚,男人的房子有些简陋,但那天的食物仍然很棒——他们的分工很明确,山姆负责烤鱼,男人负责捕捉新鲜的鲑鱼。
饭后,山姆帮男人把房间收拾了一下——他早就记得男人的话,一开始他以为只是玩笑,但后来他发现事情千真万确。
“我……不太擅长做家务。”
当时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这么说着,看着地上被打碎的餐具。
“你在你朋友那里住了好久啊——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怎么会,这里是我的家啊。”
“我父母说很多人在长大之后会离开家……因为他们想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或者他们仅仅是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
“当然,你父母说的没错。”
“那你……对这里满意吗?这里一年四季都没有温暖的时候,也没有城市。”
“但我必须回来。”
“为什么?你可以……住在你朋友家。”
男人没有再回答山姆的问题,后来他只隐约记得那时这位挚友的表情——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那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这位大朋友有如此俊朗的容貌,忧郁的表情也不过是为那惊为天人的脸增色而已。

在山姆终于准备离开寒冷的北极圈,去大城市闯荡之前,男人又去见了两次朋友,第一次仍旧花了三年,而第二次——他再也没有见到这位脸上少有笑意的,少言寡语的朋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无缘无故在这里每天游荡直到自己已经年过三十,湖边的小屋被他照顾得很好,有时他会因为好奇心驱使,找遍小屋的角落,希望能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
不过除了一个带着十字吊坠的项链,他还什么都没发现过。
吊坠上有一只蝙蝠形状的标志,看起来已经很久了,还有一个形状对称的标志,但他看不清楚,而且也已经被磨损得不完整了。
这一次男人已经走了六年了。
也许他已经在朋友那里住下了。
山姆最后看了一眼被收拾得整齐的小屋,转身踏上了旅程——他要走到最近的城市,然后再乘车出去。
那是这附近唯一的城镇。
但事情总是这么有戏剧性——山姆最后并没有离开北极圈,因为他在路上碰见了他的老朋友,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朋友正躺在寒冷的冰面上,看上去已经失去意识一段时间了,他伸手碰了一下,那身体很凉很凉。
只是微弱的呼吸告诉他,他的老朋友还活着。
那人仍然穿着久远以前就在穿的白色衬衣和稍微有点青色的裤子,只是整个人都消瘦了很多。
“撑住啊,B,我们快到家了。”
十岁那年,男人笑着告诉他只要称呼自己“B”就行,那时他名字的首字母。

山姆知道了一些他一直好奇的事,但那些事却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有趣,甚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我……也许撑不过来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不会记得我的。”
听到这话,山姆的表情阴郁着,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就是不肯流出来。
如果真是这样,他当然不会记得——全世界都不会再记得布鲁斯韦恩,包括他那位……在监狱里悔过的朋友。
如果一个人连灵魂都消失了,就会如同从未存在过一般,这是布鲁斯告诉他的。
山姆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布鲁斯就是灵魂——他早就不是活人了。
一个因为尸体的灰烬被魔法封禁,沉入北极圈的湖底而不得不长年在这附近游荡的灵魂。
并且,因为那个原因,布鲁斯不得不保持着像活人一样的状态,但他又不能离开北极圈太久——那会消耗他的灵魂。
而他曾经是英雄,至少在山姆看来是——他已经在尽全力拯救他的朋友,尽管他并没有像那些五花八门的英雄小说一样,最后让他的朋友回心转意,然后快乐地活下去。
“他转狱了——但我还是看到他了。”
“所以你花了六年时间?”
“是啊……因为只要离开这里,我浑身都在疼。”
布鲁斯在微笑,他伸手把床角藏着的那个十字饰品拿下来。
“我活着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善谈……他们甚至说我是不通人情的混蛋——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当然为他们感到高兴,当然。”
“这上面是你的标志……还有你朋友的?”
“当然……你猜对了,那是孤独堡垒唯一留下的东西——我是不是应该得意一下?他居然会做这种漂亮的小玩意儿——为了我。”
山姆突然很想哭。
“也许只有我死了他才会意识到我的想法……我只是希望他能像从前一样,他应该是我们中最好的,应该是。”
“为什么?你也很好。”
“我总是令人害怕,他总是令人安心……本该是这样,我甚至应该感到不配做他的朋友,但……”
“你们不该在一起吗?你喜欢他的程度已经超过了朋友。”
“我不知道……他有家庭,他甚至要有个孩子了,他不可能……”
“他也一定喜欢你,你这个傻子,不然他怎么可能会努力复活你,不然他怎么会让那些人把他抓走?你知道他有能力阻止这一切的。”
“那么谢天谢地他没复活我,我再也不想和他打架了,就算吵架我也不想。”
布鲁斯转过头去,似乎想逃避什么。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山姆揩去了眼泪,难过地问。
“没有……但如果你想听听我的故事,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

山姆知道了很多关于蝙蝠侠的故事。
那是一千多年前的故事了,太过久远,以至于他甚至从未听说过蝙蝠侠——或者只是听说过一两次,却不知道人们说的到底是什么。
“达米安和卡尔的性格有点相似——至少他们都是因为我的死才悔悟……我好像不该用悔悟,比起他们,我犯的错更多……”
“错在你没有保护好潘尼沃斯?错在你没保护好迪克?没能及时让卡尔意识到他眼前的毁灭日是露易丝?别开玩笑,布鲁斯,你怎么这么喜欢把所有的事强加在自己身上?”
“我总是慢了一步。”
“你还喜欢把不可能的任务强加给自己。”
“而我最终也没能完成一点。”
布鲁斯叹了口气。
“得了!你看到了——他放弃了什么政权之类的蠢想法。”
“可我不希望他这样活着……监狱连他的档案都没有了,他已经……太久了。”
“他不是被判了无期徒刑吗?只要他还活着……”
“如果我再及时一点……我或许能看见那个以我为他的教父的小孩——他会永远是我希望的那样……我的控制欲是不是太强了?也许那只是我希望的。”
“你真的是个怪人,真的。”
“……我的朋友都这么说过。”
山姆有些难过地转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继续。

布鲁斯真的越来越衰弱了,山姆每天都在担心他的灵魂会就这样消失。
他急切地想知道该如何挽回——也许他根本算不上布鲁斯的朋友,至少和那些人比起来不算,但是……布鲁斯的故事让他太难过了。
这些天布鲁斯一直紧紧抓着那个十字吊坠——那可能是唯一能给他安慰的东西。
在附近镇上的图书馆,山姆找到了所有和魔法还有灵魂相关的书籍,他试图从中获得一点有用的信息。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布鲁斯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你的身体可能有一部分在什么地方吗?”
山姆觉得自己的问题诡异又粗鲁,可是他必须这么做——他要按照魔法书上说的碰碰运气。
“我不知道——我可不像普通灵魂那样无所不能,不过既然是被沉在湖底的灰……大概变成珍珠了吧。”
布鲁斯漫不经心地说着——似乎已经没什么要让他担心的东西了。
“灵魂祭司会把分散成碎片的灵魂重组……运气好的话,我也许能保有一点点记忆……或者听到克拉克肯特会觉得耳熟……什么的。”
话音未落,山姆已经跑了出去。
“三十多岁了,却还像个孩子。”
布鲁斯看着那背影,喃喃地说着,感觉到被一阵强烈的衰弱感袭击。

山姆真的找到了那枚由布鲁斯的骨灰化成的珍珠——那多亏了魔法的帮助。
当他急匆匆跑进来时,布鲁斯的一只胳膊已经消失了——他已经昏迷了好几天,看来也终于到极限了。
他几乎是留着眼泪开启那个书上所说的魔法的,幸运的是——布鲁斯真的活过来了,但很快他面前的人就开始发出强烈的光,强烈到他睁不开眼睛。
“谢谢你,现在我勉强算是正常的灵魂了。”
“为什么?告诉我你还缺什么?”
“我很好,什么都不缺——现在我可以去见卡尔了——想看多久看多久。”
“不对!你应该去……”
“天堂”并没有说出口,山姆马上埋头翻找那本魔法书,至于布鲁斯——他想他再也没机会看见他了。

山姆成了因纽特人中最优秀的魔法师,他为了找到一直想要的答案走过了每一寸土地,但他每年总是会回到他的旧居——那湖边小屋的地方现在有一个简单的墓碑,上面挂着那个十字吊坠。
今天是他六十岁的生日,他破天荒地提前回来了一个月,在墓前挂了个铃铛。
“布鲁斯,你好。”
四周一片寂寥,只能听见一点点风声,湖面也早已封冻,一切都有些萧条。
“假如你在的话……”他沉思了一下,才仿佛鼓起勇气一般,“回到正常灵魂的形态时,你已经残缺,因此你不会有翅膀,也不可能去天堂——但这正是你的心愿,你想一直看着你的朋友……如果我说得对,请摇一下铃铛吧。”
空荡荡的荒地上,寂寥的湖边的野墓前,凭空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
END

看大家被虐得伤心,补偿一个段子吧XDD: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11989
(不要打我_(:3」∠)_)

评论(1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