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般的管家侠

【超蝠短篇(不义AU)】旧书

预警:不抗虐者慎入

杰夫觉得自己最近的人生简直跌入了低谷——尤其是当他竟然阴差阳错地被卷入一场谋杀案,并且被当做凶手之一关进哥谭臭名昭著的黑门监狱之后。
他澄清了不知道多少次,直到最后他也懒得再为自己辩解了——他请不起好律师,而且那位真正的凶手,也就是他交友不慎偶然间认识的布朗,见鬼的早就已经人间蒸发了。
上个星期,他的罪名尘埃落定,之后不久他的保护性监禁彻底解除了。
等待他的是黑门监狱的惯犯们,人渣,强奸犯,连环杀人犯,恋尸癖,恋童癖……这足够让他在踏入这个大囚牢时万念俱灰的了。
“这是你的囚室。”
狱警冷冷地说着,提着沉甸甸的电棍离开了,杰夫的眼睛向上翻了一下,看到两张并排的床。
他走到自己的床铺前,深深叹了口气,把他的衣服胡乱扔在床上,颓然坐在那里发呆。
他就这样呆坐了很久,考虑他所经历的一切,无妄之灾,因为人微言轻所遭受的一切……
这辈子如果不越狱就会白白浪费在这里,因为他被判了37年有期徒刑,但如果越狱就会成为哥谭罪犯的一员——怎样都是被迫过着自己不想要的生活。
为什么哥谭这么糟糕?
他一直发呆到他的狱友回到这间囚室——他旁边的床铺太整洁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意识到那里原来住着什么人。
“你……你好。”
杰夫结结巴巴说着,紧张地看着那人——看表面倒是不能判定这是个重罪犯,身材很好,甚至让人觉得橘黄色的囚衣其实穿在他身上也很好看,头发有些卷曲,稍微凌乱地散在额头前,领口规整地系着,完全不像是个恶霸。
至少不像是这大监狱里的大多数人。
“嗯。”
那人好像不愿意搭理他,径直走到自己的床前,倒头就睡了,甚至不给杰夫多说一句的机会。
“噢……好吧。”
杰夫苦笑着,听见电闸的声音——熄灯了。
可能和我一样是冤狱吗?可怜的人。

如果不是当时自己打招呼时他淡淡地回了一句“嗯”,杰夫绝对会认为这位狱友是个哑巴。
已经一整个月了,他只是安静地做每一件事,一个月内这里出现三次暴动,每个人都会兴高采烈亦或是惊慌失措,只有他,还是安安静静地把那坨不知名的馅料状食物塞进嘴里,或者把一大堆千篇一律的橘黄色塞进洗衣机。
早晨,杰夫醒来的时候会看见他肩膀上搭着一条毛巾回来——通常在自己还没有开始一切时,这家伙已经洗过澡,准备开始更无聊的一天了。
当然,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就是这家伙身上竟然干干净净,一点纹身都没有。
这真是太难以置信了,尤其是在黑门监狱这种地方。
杰夫还知道他的狱友一直在坚持锻炼身体,他敢说除了没有自由,这家伙各方面都更像是应该在外面奔忙的正常人。
当然,不算这家伙成迷的交流能力。
杰夫甚至胡思乱想过,他的狱友也许是因为不擅长与人交流,所以无意中引发了冲突,可能只是失手杀了人什么的……或者甚至没杀人,只是因为嘴太笨被牵扯进什么凶杀案里,白白被陷害入狱。
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是可怜的家伙。

黑门监狱的囚犯有固定的活动时间,但杰夫从来都不敢到那个运动场上透透气——他通常只是从那里匆匆经过,甚至来不及看一眼正在进行的篮球比赛。
直到某天,他无意之中看见他的狱友——他至今都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就安静地坐在篮球架下,偶尔会把落在身边的球捡起,抛给那些大汗淋漓的猛男。
“谢谢,眼镜儿!”
这时候杰夫才想起,他的狱友有副眼镜,样子很普通,黑框,他猜测戴上一定会土里土气的。
不过看来他的狱友是个注重形象的人——因为他从未看见这家伙戴过那副眼镜,通常它只是被别在那人胸前的口袋里,偶尔会被拿出来仔细擦去上面的灰尘。
杰夫从未觉得奇怪,因为这狱中的每个人几乎都有些更吓人的癖好,比起他的怪咖狱友,更让人不寒而栗。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连狱警都不知道——估计只有黑门的档案里有记载,可是谁会有耐心翻那些档案呢?
杰夫犹豫了一下,走到他的狱友身边。
“喂……噢,抱歉……我是说,你好。”
他的狱友果然把脸转向他,带着询问的神情。
“晚上可以一起去洗澡吗?”
话一出口,杰夫就觉得尴尬的要命——他曾经在洗澡时差点被狱中的恶霸鸡奸,幸好当时恶霸被朋友催促离开,说是发生了狱中暴动。
那天,杰夫一个人湿淋淋地躲在公共浴室里一直发抖到刺耳的警报声消失,在回到囚室的路上听说是狱中帮派打群架,有两个人身中数刀,死了。
“嗯。”
让杰夫松了一口气的是,他的狱友点点头,淡淡地应允了他的请求。
今晚杰夫感到很安全——虽然仅仅是一个算得上认识的人在他旁边的隔间里洗澡,有时他有些痛恨自己的懦弱,那懦弱到了极点,就变成了对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人的盲目信任。
但是,“眼镜儿”从来没犯过事,虽然也从来不和狱警熟络,但是仿佛每个人都能和他成为“朋友”。
在这个鬼地方,能和你相安无事的人就已经算得上是朋友了吧。
他听着旁边的流水声,突然有些好奇。
他的狱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犯了什么事?甚至……他被判了多少年?
没人能来解答,但杰夫突然觉得——他是个好人。
为什么好人会落到如此地步?

“要是这世界上有蝙蝠侠就好了……”
杰夫坐在他的床铺上发着牢骚,没有注意到他的狱友突然把目光转移到他身上,神情有些古怪。
“你说什么?”
“要是这世界上有蝙蝠侠就好了……老天,眼镜儿,这是我听见你说的第一句话!”杰夫在惊讶之中和他的狱友对视,看到对方同样惊异的神色,“你也知道吗?真是少见……我小时候偶然间在哥谭市一个书店看到一本书,讲了蝙蝠侠的故事……我很喜欢那本小说,还是用第一人称写的,但我认识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蝙蝠侠是什么。”
昏暗的灯光下,杰夫看见同伴忽明忽暗的眼神——老实说他从来没见“眼镜儿”的表情这么生动过,但更奇怪的是这似乎只是因为“蝙蝠侠”。
“讲了什么?”
“眼镜儿”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异常的反应,马上平静下来,但目光没有再离开杰夫。
“说实话……我有点忘了,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本书的后半段一直在说他在试图拯救他的朋友,但似乎说得很隐晦,有时我会分不清“他”到底指的是他的朋友还是把他朋友关起来的坏人……”
杰夫有些不确定地看着他的狱友——那张脸上的表情好像越来越阴郁了。
“如果……我说得有什么不对的话,请不要怪我,也许是我的理解有问题……”
“他没有提他朋友的名字?”
“没有……只是说,他的朋友是个善良的记者——善良得过分那种。”
杰夫看见“眼镜儿”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在掩饰某种感情。
“可惜是本没有结局的书——我喜欢它的原因是因为我可以在里面看到一个有英雄在守护的哥谭……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是奈何岛贫民窟的书店里保存最完好的书……可惜我当时连买下它的钱都没有,店老板嘲笑我竟然想要买一本最无用的烂故事,故意不卖给我——他真是个怪咖。”
“谢谢。”
“眼镜儿”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但在杰夫想表示疑问时,电闸响了。
“噢,好吧,晚安。”
为什么说谢谢?他不明白。

警探杰夫又得到了一枚勋章。
这是为了表彰他侦破的一起跨时代的案件——或者不如说是侦破了一起因为黑门监狱长期无序混乱的信息系统引发的在押罪犯身份不明的案件。
但他一点都不高兴,因为这起案件的成功侦破只是让他觉得难过,而在那之前,在发现他的狱友“眼镜儿”逃狱之时,他只是感到恐惧。
蝙蝠侠的故事只是个传说,他们的档案上甚至没有这个人——毕竟这个传说也有几千年的时间了。
杰夫在小时候的确看过蝙蝠侠的故事,发黄的纸页让他记忆犹新——因为那本书他想要做个侦探。
而他确实做到了,他甚至已经把那本书中所有值得推敲的细节都猜测得八九不离十了。
至于超人的故事,他在接手这个案件之前是完全存疑的,至于这个案件本身,原本也让他感到荒谬。
但他亲眼见识到了黑门监狱庞大的数据系统里竟然没有这个罪犯的任何记录,这让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接近了“眼镜儿”——或许现在应该叫他卡尔艾尔,或者克拉克肯特。
如果他随时都能离开黑门,如果他可以轻易地让所有的枪械无效?
如果他不会受伤?
警官们说这个犯人重新被捕时很配合,没有一点反抗。
杰夫不知道在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肯特之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那段记录完全是空档,但他知道这件事惊动了政府,现在他们打算永绝后患。
毕竟,按律,他也早就是无期徒刑了,只不过,长久的无期徒刑一定会给这位不死之身营造无数种可乘之机。
杰夫争取到了和重罪犯对话的机会,因为他说出了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漏洞。
“他想逃的话应该早就逃了,想毁灭我们应该也轻而易举。”

“我是卡尔艾尔。”
囚犯垂下头,蓬乱的卷发挡住了杰夫的视线。
“他们想要判你死刑,但或许你不该得到……”
“你一定有那本书——你不该骗我。”
“我很抱歉……那是我小时候在旧书市场买的旧书,关于那本书的内容我并没有撒谎。”
“把那本书给我,我就告诉你如何杀死我。”
“为什么?”
“我只是想带着他的东西去死,据说这样的话亡灵可以见面。”
“难以置信……”杰夫费解地摇了摇头,“所以,你喜欢他。”
“我只是意识到得太晚了。”
“……发生了什么?”
“他最后为了他的儿子死了——为达米安挡下致命一击。”
“而你只是想要和一件属于他的东西一起上路?”
“……我尝试了复活他,不过我失败了——他们销毁了一切关于他的物品,把我关进贝尔里夫监狱……一千多年之后,因为人员和监狱改动,我被转进黑门监狱——那很好,我好像又离他近了一点。”
“那你仍然有机会复活他——因为这本书是完全出自他手。”
“不……那没有意义了,”男人摇了摇头,“把他复活只是继续让他痛苦。”

为防万一,杰夫还是更早得知了杀死卡尔的方法。
而卡尔也终于抱着杰夫的旧书走到了生命的终点——他们选择用注射氪石溶液的方式处死罪犯。
哥谭市蝙蝠侠的传奇,则随着那具了无生气的尸体,永远长眠在哥谭市公墓的地下了。
也许卡尔是最开心的,毕竟……布鲁斯在那本书中从未写过他的弱点。
END

有bug的话请无视啦,其实是偶然间的想法_(:3」∠)_

评论(1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