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般的管家侠

最近很忙没时间再写个新的,就直接搬出我的旧评论。
首先,我不支持当前一切讲漫,你问我为什么这么绝对,因为我只能感觉到深深的恶意,这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也许大多数人都不清楚事情经过,既然如此我希望你们不要妄加评论,仅凭只言片语,你是看不到事情真相的。
其次,无论如何我都尊重原著,这也是我不支持讲漫的原因,压缩和变形之后还要声称自己没有我认为不应该,而且我不认为汉化者很高兴自己的稿子直接被人拿去讲,更有甚者,洗稿,这厚脸皮程度我就不想多说了。
最后就是关于墨问和B站讲漫者的对话,我特意想要在这儿说一下,具体内容墨问的lofter里面有截图的。
你想去讨说法的时候对方油嘴滑舌地搪塞你?不知道诸位自己怎么想。不管怎么推卸责任明显还是难辞其咎难道不是吗。
至于“神奇女biao”这个称谓,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意识到这是什么程度的羞辱,而不义的神奇女侠到底应不应该受到这样的羞辱,难道这是尊重女性的做法?尤其是认为这个称呼没错的女孩子,假设你还没成年我希望你到了找工作,进入社会的年龄能好好品一品,看看现在那些不公平的现象,看看它们的始作俑者,我不知道你们到那个时候会不会后悔。
最后的最后,我也很诚恳地为我曾经用过激的语言说过的话道歉,我无法不承认我曾经有和别人批评过某些作品,我只是没有在公共平台上批评过而已,但是我不想一直当坏人,所以我到这儿了。
顺便说一句,我从来没说过XXX是贱biao这样的话,即使是曾经没有醒悟的时候,因为我不想用恶意对待和我同样性别的人。
我希望各位可以摆脱集体无意识的怪圈,不管有几十万,几百万,几亿的人持同样的观点,你的观点就是你的观点,和多少人认同无关,希望大家能擦亮一下自己的眼睛,自己凭真心,亲自感受之后再去评论一个东西。(如果你热爱的东西就被人这样践踏,你会高兴吗?)
(我曾经对蝙蝠侠主刊的个别剧情不满,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希望我是个诚实的人,既然醒悟了也道歉就应该彻底一点,我不想和我不喜欢的人一样。)

墨问非名:

你个人素质如此低下,能不能别看我翻译的书呢?

这么嚣张搞荡妇羞辱?

———————————————

丁二狍回复了  終於知道在哪裡改名字了:我一直在心中默念,这是外传,这是外传,这不算数的,大超永远都是童子军傻白甜的酥皮,老爷是啃龙虾弹吉他的杯面,但无论怎么心理暗示都没用啊。至于不义神奇女婊,我只能~~~~呕~~~~😖😖😖

———————————————

墨问非名回复了  丁二狍:你个人素质如此低下,能不能别看我翻译的书呢?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神奇女婊也不是我首创,是所有不义联盟评论里的高频词汇,我只是照搬而已。我没注意谁是译者,如果是你翻译的话,给你点赞👍,辛苦了👍,不过书是我真金白银买来的,你的劳动我已经回报给你了,那么我有看的权利,也有自己解读的权利,也有讨厌某个角色的权利,如果可以的话,欢迎你烧掉我的脑叶😁😁😁

———————————————

墨问非名回复了  丁二狍:那么麻烦给一下这些评论的地址,让我把这些蛆一个个举报处理掉好吗? 

另外讨厌一个角色不是荡妇羞辱的理由,你用不着反复论证自己素质低下。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知乎,贴吧,百度,豆瓣,外网,无穷无尽,最开始我也觉得怪怪的,看了漫画之后反而理解为什么会这么评论了。你管不了所有读者的嘴,也管不了所有读者的想法,不义超曾经想这么做,下场你也看到了。很抱歉发表了让你不快的评论,不过如果你接下来还会翻译出版不义联盟的话,我还是会买,因为DC出的所有我喜欢的漫画游戏和周边我都会入正,这是个人习惯,我对译者和汉化组都是非常尊重的,所以用行动回报他们的辛苦劳作,希望你海涵吧。

——————————————— 

墨问非名回复了  丁二狍:正是因为看了漫画我才无法理解蛆的脑回路。 

说到底,在道德上,他们,包括你,都没脸嘲讽戴安娜。她自己就有苦难遭遇,对于女性也一直很尊重。 
反观你们,对女性角色有不满就要搞荡妇羞辱,真看不出来家教在哪里。 

我不喜欢戴安娜在不义里不光彩的作为,更厌恶你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低素质行为。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那么你把读者称为“蛆”的行为又好到哪里呢?如果没有千千万万“蛆”的支持,没有我这样“素质低下”的人的支持,漫威和DC早就破产,不复存在了。连生孩子这么大的事都不用考取素质资格证,更何况读漫画发评论这种休闲活动,难道我要拿个本本交给你盖章之后才能读漫画么?或许漫画的原作者有资格这么做,但你是译者,是高级搬运工,DC出漫画,你翻译,我掏钱,这样资本才能运作,才是良性循环。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另外,“婊”这个字的意义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比如维密圈里婊里婊气反而是种褒扬。我对神奇女侠的评论里没有“荡妇”二字,“荡妇”是你自己的解读,我所谓的“婊”,只是不义女侠的是非不分和处事不光彩。抠字眼是wenge遗风,而wenge早就亡了。

——————————————— 

墨问非名回复了  丁二狍:勿偷换概念,蛆是对荡妇羞辱并且到处宣扬的低素质人的统称。 
这里就你这么做而已,何必拖正常读者下污水。 

原作者们声明了多少次不乐意被发表仇恨言论的人买书,你全都选择性无视? 

如果你不想荡妇羞辱,根本不会用这么个垃圾词,而会直截了当说她行事不光彩。 

我在漫画中已经作为角色登场了。高级搬运工?你脸好大哦。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是吗?那是我不了解,为“高级搬运工”抱歉。然而无论声明多少次,如果真的不买了,对作者和出版商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当初漫威内战两派人吵得血肉模糊时,什么评论都有,什么措辞都有,漫威乐见其成,因为争议带动话题,话题带动流量。说到底,神奇女侠只是一个虚拟人物,为了虚拟人物去劝退现实中活生生的给她投资的读者,是极其不明智的。如果哪天女侠做出连不义下限都打破的事,却掀不起一丝波澜,那就证明这个人物真的凉了,变成一颗弃子,你也不用翻译她的言语了。我也“声明”一下,评论的时候我心中根本没有“荡妇”这两个字,或许我有人云亦云跟风之嫌,但除了不义之外,我敬佩女侠女权标杆的形象,曾经也在B站因为别人说神奇女侠是抗德神剧和他们据理力争。作为读者,我没有白拿DC的东西,我向周围的人安利DC,我的责任已经尽到了。

——————————————— 

墨问非名回复了  丁二狍:荡妇羞辱我个人是非常嫌恶的,如果你没有打算侮辱角色,请使用不会引起误解的措辞,也不要给荡妇羞辱这种行为洗地。你帮别人洗,只能说明你素质和他们一样低。 

我不喜欢戴安娜在不义中的大部分所作所为,也请求编剧能给她更多更立体更符合Wonder Woman的刻画。之后在不义2漫画中得到了戴安娜的起源故事,我认为这个故事足以解释她做很多事的动机(虽然有其他角色被黑了)。 

我不喜欢一个角色,也会竭力阻止其他人对他/她侮辱。因此你们的做法,我不可能理解。更何况,我因为做这样的事,遭受了多少荡妇羞辱,你之前的发言,可完全没考虑过你的行为可能造成的恶劣后果。 

关于“漫威乐见其成”这点,希望你提供更多论据。我想很多极端言论在创作者的立场上怎么都不可能乐见。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你说的对,极端言论在创作者立场上的确是极其排斥的,然而在给他们分红的资本大佬那里是喜闻乐见的,这就是为什么如今很多游戏工作室脱离资本独立运作,为了完全诠释自己的角色,为角色正名,胜者如顽皮狗在创作美国末日时脱离索尼背水一战,败者如小岛秀夫黯然神伤脱离科乐美,但小岛秀夫们永远比顽皮狗们要多。你作为官方人士,完全可以联合作者建议上层出台读者筛选机制,筛走所谓的“蛆”们,但损失的利润和人气谁来补偿?原因就在于DC的摊子太大,已经脱离不了资本了。如今漫威红得发紫,DC全靠蝙蝠侠才撑到今天(乐高老爷原话),在这种形势下,官方要克制戾气,学习盖尔加朵女神读自己恶毒推文时的睿智和包容才能日益强大,而我身为被漫威党围攻的DC党走到今天实属不易,因为一个“婊”字被译者批评更是心寒。并且“荡妇”这个罪我是永远不认的,和“婊”不一样,“荡妇”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有引申含义,我是说不出口的。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至于我的发言造成的恶劣后果,倒是可以说一说,当初我硬拉着小伙伴们去电影院看神奇女侠,他们看完电影翻看评论,翻着翻着翻到“神奇女婊”,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是不义联盟里的女侠变坏了(这么表达最直接),出于好奇他们看了不义联盟的漫画,被不义超吓到之后又补了正义联盟,于是最后终于脚踏漫威DC两支船,也去关注DC,在我的带动下也去买漫画收藏了。这种后果,“恶劣”吗?

——————————————— 

墨问非名回复了  丁二狍:我已因荡妇羞辱的一系列事无限期暂停不义联盟汉化。 

如果这是你们乐意的后果,我无话可说。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你的行为,决定和思想我无权干涉,只能表示遗憾,也不用“如果”,你不再翻译就我个人而言是绝对不乐意见到的后果。有汉化我就买汉化,没汉化我就买原版,没原版我就去补游戏,神奇女侠出续集我就去电影院三刷贡献票房,译者确实不易,真心希望你能摆脱读者们带来的负面情绪,早日归来👍👍👍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另外,再再次声明,我个人对神奇女侠没有任何所谓“荡妇羞辱”的主观意识,类比的话,就如同卡普空总炒生化危机冷饭圈钱而被玩家戏称为“卡婊”,任天堂翻录马里奥卡带套卖被称为“任婊”一样,游戏公司是荡妇吗?不是。卡普空和任天堂人气高吗?超高。它们再出新游戏会赚钱吗?血赚。它们只是因为行事不端而被玩家称为“婊”,不义里的神奇女侠也是如此。或许你承受了太多真正认为女侠是“荡妇”的不当言论,但这些评论里没有我,我从不认为女侠是荡妇,我不对你暂停翻译的行为负任何法律和道德责任。

——————————————— 

墨问非名回复了  丁二狍:虽然我从未使用过也不赞同这样的用法,但游戏公司和这根本不是一回事。 
游戏公司根本不是女性,没有人会把它们当成荡妇。 
而对女性角色,我觉得那种词汇没什么可洗的,希望你今后也别再使用了。 

讨厌角色你就事论事总可以吧? 

有些事错了就是错了。你不再用,我也不会再因此对你有意见。你非要洗,那么搞荡妇羞辱的也能拿你的说辞给自己洗地,就很恶心了。 

你认为自己无责的同时,不断混淆概念,给有责任的人脱罪。这种行为,在我看来,和责任者一样恶劣。

——————————————— 

丁二狍:在玩家眼里,“婊”就是行事不端,不够良心的意思,不限形容对象的形态,或许是圈子不同造成的误会吧。我没有洗任何人的地,没那么大的本事,也犯不着为那些认为女侠是荡妇的垃圾辩护背锅,改变不了局面。就像我再怎么看不惯那么多负面含义的汉字都有女字旁,也没用,字典也不会更新。我只是代表一个卑微如尘埃的DC客户说一下自己的想法,我买了DC的商品,我有评论的权利,而我的评论不符合官方的价值观,或者让官方误会,并不代表就是有罪的,真正的大品牌,诸如可口可乐,都是不惧任何诟病和捧杀保持原汁原味才走到今天。官方和作者不是公检法,不是不义超,他们只要保持作品素质,剧情不崩,公道会自在人心的。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至于我自己,出于对你个人的尊重和敬佩,因为你的翻译质量确实很高,以后不会再用“神奇女婊”这个词汇,但别人用不用,我管不了,相信你穷尽毕生之力也管不了。但请你慎重考虑停止更新的决定,因为狠心啃生肉的粉毕竟还是少数,汉化停止会影响销量,这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steam上一大片质量过硬的游戏就是因为没有汉化而刷满了差评,最后劣币驱逐良币。也许因为我是财经专业所以看问题比较现实,货币为上,华纳把正联的电影剪得支离破碎,已经劝退一帮摇摆不定的骑墙派了,漫画再不拢拢人,前景堪忧。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翻不义书,这是我对你的建议,这样你喜欢的读者才能有粮吃,你不喜欢的读者也影响不到你。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正如我大学时研究的案例结论一样,不求企业把顾客当成上帝,但求企业不要把自己当成上帝去评论顾客对错。粉丝之间派别林立互相掐架是合理日常,但官方是不能掐粉丝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还是说卡婊的气定神闲,你们玩家随便骂,我就当听不见,反正最后也要乖乖掏钱,所以他们就收钱收到了今天。不知你看没看过网易和腾讯新闻下面的脑残评论,看完会觉得天朝没救了,为它们生气值得吗?怼回去有用吗?毫无意义。但天朝一直蒸蒸日上,用行动打他们的脸,这才是上策。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而你所说的有罪之人,可能其中就有不少为DC年度财报添砖加瓦的人。反向营销也是营销,就是有读者想见识一下坏掉的超人和女侠是什么样子,所以买了漫画,DC得到收益,实现盈利,用盈利分红给作者,让他们养家糊口有力气画新漫画,然后交给你翻译,出版了读者们再买,周而复始。上峰们不会在乎哪块钱利润是认为女侠是“荡妇”的读者创造的,哪块钱利润是伟光正的读者创造的,他们只在乎数字,财报漂亮了,股票上去了,DC才有实力和漫威分庭抗礼。而官方要怼的是白嫖党和盗版党,因为他们分走了太多的市场份额,他们才是切实地侵犯到了DC的利益。

——————————————— 

墨问非名回复了  丁二狍:你持什么观点都可以探讨,我也说了我不喜欢不义戴安娜的作为。 
某个词,你如果用来形容女性以外的客体,我不会觉得程度如此严重。 

我因为替不义这个作品说了几句,遭“读者”性骚扰近两年。 
因为指出牟利性质的讲漫up乱搞荡妇羞辱、毒科普并且严重侵权,被其粉丝荡妇羞辱到现在。 
以上两件事是密切相关的。 

他们是否给官方贡献过利润,和他们是否十恶不赦有关系吗? 

再说他们给官方造成的损失早就远远超过可能的利润了。 

不要洗。洗不了。 
如果你确实当自己是读者,无论何时何地不要附和这种行为。 

正因为是我最喜欢的作品,我才必须说清楚,我是绝对无法接受这样的“读者”的。 
原作者们同样明确表示不接受满嘴垃圾话的所谓读者。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我没洗任何人,只是在陈述事实,我也不附和那些已经上升到法律层面的某些“读者”的行为,你要举证诉讼,但我知道在天朝很难立案,这是国情,撼动不了,而那些“读者”的存在也是抹杀不了的,不以你个人意志为转移,就是这么无奈,如果你不接受,他们就会消失的话,那人生反倒简单了。天将降大任于你,必先苦你心智,如果你因为他们停止汉化,销量下滑,无疑会让你喜欢的漫画雪上加霜,对现状不会有任何帮助,既然改变不了社会,只能改变自己的心态。创作者要有为自己的作品做殉道者的觉悟,很残酷,但这是必经之路。我本人这些年来已经收过不知道多少个“DC就是垃圾,正联就是垃圾”的私信了,还能顺着网线打他们吗?但性骚扰不能忍,这和私信求掐不是一个级别,还是那句话,你得诉讼,无论胜算多少。

——————————————— 

丁二狍回复了  墨问非名:我不是曾经性骚扰你的人,我也没有私信羞辱过你,买书之前我甚至不知道译者是你,我对你没有本质上的精准打击。我只是通过这次谈论建议你,如果以后再遇到我这样言辞引起你不快的路人,拉黑无视就好,唯心主义一些,就当不存在,绝对会少很多烦恼,而那些对你人身攻击涉嫌违法的黑粉,你要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不能立案就上微博挂人占领舆论制高点,闹大了总会有解决办法的,挺你的人永远比黑粉多。

——————————————— 


丁二狍:

 

                                  

所谓花钱买罪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谢谢 @雪糕小冰柜 的提醒,半价入了这套传说中能虐烂心肝肺的不义联盟。
曾经在知乎上看过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你变成了超人,你会选择惩恶扬善么?”其中鬼木知的答案让我感触颇深,就是宁可老爷或者铁罐这样的顶级富豪去做超人,也不要出身底层的人拥有那般强大的力量。因为只有那些习惯了诱惑,什么都不缺的人才有可能去更好的使用这份力量,比如老爷这种曾经被家破人亡撕碎过灵魂的富二代,才能在权力膨胀到极限时恪守底线。不义超是在惩恶扬善么?是的。但在他眼里,但凡反对他的,就是恶。

                  
         

评论(19)

热度(93)

  1. 谜一般的管家侠墨问非名 转载了此图片
    最近很忙没时间再写个新的,就直接搬出我的旧评论。首先,我不支持当前一切讲漫,你问我为什么这么绝对,因...
  2. 墨问非名丁二狍 转载了此图片
    你个人素质如此低下,能不能别看我翻译的书呢?这么嚣张搞荡妇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