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般的管家侠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第十四章 回忆(下)

摘要:为了了解事情的原貌,卡尔找到了达米安,这对于达米安来说是一次出乎意料的见面。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bc1f6a

附加【管家侠的超蝠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一大早,叫醒达米安的是有节奏的敲门声。

他从自己简陋的床上坐起来,看着狼藉的地板和旁边堆着一摞卷宗的桌子上堆满的乱七八糟的包装袋和一次性餐盒。

这么快就追来了吗?

揉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他把枕头下的电棍别在后腰,光着脚就下了地。

又一串敲门声过去后,是短暂的沉寂,他伸手拉住了门锁,心里倒数了几个数,突然一把拉开门,电棍毫不客气地打在来客的脖子上,却被抓住。

达米安向后跳开,来人的眼镜“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不幸折断了腿。

电棍被扔在一边,达米安已经戴上了他带着尖刺的手套,光着脚站在一片狼藉的地板上,随时准备出击。

来人却只是弯下身子把掉在地上的眼镜捡起来,在眼前比划了一下,似乎咕哝了一句什么,才抬起头来。

“是你?”

达米安惊得瞪大眼睛。

“看来让你赔我眼镜是不可能了。”

来人顺手把眼镜丢在一旁的柜子上,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狼藉的地面。

“有小偷进来了吗?还是昨晚开了派对?”

“你来干什么?”达米安仍然半弓着后背,一只手伸向腰带上的暗格,“我以为你死了,所以你还是逃走了?”

“没有的事,放轻松,小子,”卡尔站在门口,举起空空的两手,“我并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我知道,因为我最了解布鲁斯·韦恩,你希望我能帮忙对付他?”

“不,当然不是为了这个,”门口的人看起来完全没有做出什么防卫的架势,只是垂下两只手,“看上去你需要个housekeeper之类的。”

达米安沉默地看着似乎根本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的卡尔,内心升起了巨大的疑团。

这些年,他好像错过了很多事。

卡尔的确被达米安乱得不像话的住处给吓了一跳,尤其是看到桌子上堆放的乱七八糟的食品包装,他猜想达米安一定过了一段很艰难的生活。

猜想这些年男孩应该只是孑然一身,没有人照顾,说不定布鲁斯在失去阿福的那段时间也过得如此颓唐。

达米安似乎不太习惯,也跟着手忙脚乱地收拾了一阵,对于卡尔似乎也仍然没有放松警惕。

不大的安全屋他们却收拾了一个上午,等到全都整理完毕的时候,达米安一屁股坐在吱嘎作响的木头地板上,背靠着墙壁,灌了一口冷水。

“你怎么来这儿的?”

“我和布鲁斯住在一起。”

卡尔抱着双臂,用尽量自然的语气回答着,顺便用余光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达米安。

“你……和他住在一起?怎么回事?!”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不过告诉你之前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等我向你解释完之后,你要告诉我,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着沉默不语的达米安,卡尔耐心地等待他的回答。

“为什么?这和你好像没关系。”

“当然,不过布鲁斯也已经知道那天救他的人是你了,为此他昨天并没有睡个好觉。”

“你是在说这全都要怪我出手救他吗?”

“如果你不救他,他会死的,我想这不该是个责备,这是感谢。”

“感谢?免了,我只是……”

腹中传来一声咕噜的叫唤,达米安站起身来,却被卡尔拉住手腕。

“不吃点像样的东西吗?”

……

达米安承认这几乎是这几年来他吃过的最正常的一顿饭。

他并不知道卡尔有一手还算不错的厨艺,但此时他仅仅顾得上埋头在餐桌上狼吞虎咽。

“你和他很多地方都不像,倒是口味很像。”

达米安发出了一声吞咽的声音,顺手抓起一块餐巾擦了擦嘴。

“饿了吃什么都一样。”

“有趣,”卡尔的嘴角勾了一下,“类似的话他也说过。”

“我不是他。”

“当然。”

卡尔没有继续说下去——这几年杳无音信之后,达米安的脸甚至更像是从前的布鲁斯了,甚至连阴郁的感觉都一模一样。

达米安在吃饭的时候听了卡尔向他简单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中略有惊讶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

“你想看看他吗?”

在达米安收拾干净之后,卡尔随便地翘着腿坐在椅子,一脸轻松地看着他。

果不其然看见达米安摇了摇头,脸上却是犹豫的神情。

“他……他怎么样?”

许久,年轻人深吸了一口气,好像鼓起了勇气一般看向卡尔。

“我这里有几张他最近的照片。”

卡尔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递给达米安。

迟疑了一下,年轻却已经有点粗糙的手接过了那几张照片。

“阿福过生日的时候是唯一拍照留念的机会,布鲁斯并不喜欢拍照,我想这个你应该很清楚的。”

看见达米安轻微有些发抖的手,卡尔补充了一句。

“这些可以留给你,不过我真的想知道你们之间到底……”

“我差点杀了他,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这我也知道,他不愿意告诉我更多细节了。”

“为什么?这对你来说不是很重要的事,不是吗?”

达米安把照片放进了自己的抽屉,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劣质啤酒,自顾自地喝起来。

“我并不希望看见他心神不宁,他看上去很矛盾,我不相信他只是单纯的不想原谅你……”

“那是可以预见的事,我已经不再是他的儿子了——迪克才是。”

“那不代表他和你真的没关系了——你知道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看到了他的情况——事实是他不能总是这样把自己的生命拿来当拯救别人的赌注了,你救了他一命,应该能看得出这个问题。”

“他认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不是吗?”

“我并没有要你帮忙改变他的想法。”

“所以?”

“你打算留下来吗?”

“……我只是暂时回来……看看阿福,我很快会离开的。”

“那就留下来,他需要一个人随时掌握他的状态,在他附近,这样当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就不会是独自一人。”

“你要我跟踪蝙蝠侠?”

达米安的笑声里充满了无奈。

“不是跟踪,他需要帮助。”

“罗宾已经死了。”

“这和罗宾的工作不一样,我也绝不是在要求你当他的跟班——我知道当他的跟班要忍受他多少古怪的脾气。”

达米安用有点异样的眼神看了卡尔一眼。

“这不奇怪,他很挑食,而且生活习惯一塌糊涂,”卡尔耸了耸肩,“我真惊讶他居然挺过了阿福不在的……”

一时语塞,两人都不说话了。

“是啊,难以置信。”

许久,达米安主动打破了沉默,猛灌了一口啤酒。

“说来你可能不信,他甚至学会了做一些简单的吃的——在阿福卧床的那段时间。”

“为什么不信?那是阿福,他可以为了阿福学着做他最不擅长的事。”

“你和他一样喜欢阿福。”

“是的,但我和他不一样,我没法光明正大去看阿福。”

“你可能只是不能光明正大去见布鲁斯,但阿福应该不会拒绝你的。”

“也许吧,但我为什么要自找没趣呢。”

“我以为你觉得是你救了阿福,他只是害死了阿福。”

“我是这么觉得,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因为他差点死在你手里,所以你……”

“我认为你应该明白那种感觉,你曾经看着他在你眼前越来越衰弱,不是吗?”

“那感觉可不一样,我至少知道我可以让他继续喘气。”

“他的心跳停了。”

达米安把空瓶子放在一边,一缕头发凌乱地耷拉下来,看起来有点颓唐。

“他没有在装死,我只能听见毫无起伏的心脏测控仪发出的声音。”

“你一定对他做了很残忍的事?”

“那时候我也是刚知道你们的关系,我以他为耻,我甚至觉得他是个受虐狂,我对他用的致幻剂验证了我的猜想,他一直在试图和你抗衡,却不介意被你那么粗暴地对待,他对你的身体依赖——我当时觉得他疯了。”

“我也觉得他是个受虐狂,而且我从来没怀疑过。”

“他只是,太想要一切都正常地进行下去,他认为那是他的义务,他必须这么做……但事实是他做不到,但那根本不该算是他的错。”

“你好像终于明白了一些事。”

“长途旅行的好处。”

“不过你可混得不怎么样。”

“别提这个,拜托。”

“怎么?惹了什么麻烦?”

“我永远避免不了被卷入阴谋,也许只要我还没放弃帮人一把,就没法避免这种事。”

“后悔你的好心?”

“只是我不够聪明,我可能永远也不能像他那样做个出色的侦探。”

“看来他心跳停下的时候,你确实很害怕,也确实想了很多?”

“我没有,”达米安走到桌前坐下,“我不相信他会死,可能因为原来发生的那些事,我越来越觉得这只是什么后备计划。”

“你只是不想承认他会死罢了,事实是,他是个普通人,他没有什么瞬间扭转局面的能力——如果你把他捆在地下室,还给他用了致幻剂的话。”

“很不幸他没有想我想象的那样突然偷袭然后借机逃跑,我知道我是产生了一个很蠢的想法……所以我马上给他急救,我以为这回他真的要死在我手上了。”

“感觉如何?”

“我承认我想过很多次杀他的事,但真正杀了他的感觉我不想再感受一次。”

“你看,你现在真的和他有点像了——尤其是在照顾自己的方面。”

达米安有些不解地看着卡尔。

“布鲁斯的腰,因为他总是这么不要命地夜巡,他要忍受全天的腰疼,他的腰椎损伤是永久性的,我的建议是让他多在床上躺着休息,不过很显然他和你一样不听话。”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吗?”

“你大概不知道他那次是怎么受伤的?”

“我只是偶然在他附近。”

“他几乎不能后仰,所以他现在更习惯从背后无声放倒罪犯,但那天他刚好被发现了,本能后仰是为了躲过攻击,但他的腰疼到不能动弹,结果才被人那么轻易打伤。”

“……没什么办法吗?他……”

“这是能修复的最好状态了,至少不影响他正常生活。”

达米安眨巴了两下眼睛,眼中的失落一闪而过。

“后悔也没有用了,他的心伤永远比那两节断了的腰椎更疼。”

“反正我们谁也跑不了,你伤害了他,我背叛了他。”

“是啊,谁也跑不了。”

他们相视一笑,却颇有些苦涩。

……

“你今天去干什么了?”

布鲁斯并没有阻止卡尔搂着他的温暖臂膀——事实上他实在是太习惯这样了,鉴于每一天都是被卡尔这样抱着入睡。

“嗯?”

“你错过了午餐,我以为你终于打算逃跑了。”

“氪石炸弹开关可在你手里。”

“你知道光是逃跑不足以让我用那个。”

“那好吧,你看上去像是在怂恿我,侦探。”

“氪石抑制器不会允许你离开哥谭的。”

“哼,心机,氪石炸弹都不能让你放下心,狡猾的家伙。”

“我不像你,我并不能有粗心大意的机会。”

“听着,我讨厌你这张嘴。”

“这是你以前变得比我更能言善辩的原因吗?”

“我几时……”

“你骂我圣母,我真的差点就信了。”

“噢,闭嘴吧你。”

一个颇有侵略性的吻之后,布鲁斯果然不再说话,只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喘了几下。

“或许我应该庆祝一下你每天晚上还能活着回来。”

“滚你的,克拉克,”被抱在怀里的布鲁斯用力咬了一下卡尔的胳膊,抗议却在卡尔眼中有些可爱了,“我能搞定那些人渣,别忘了我还打得你站不起来。”

“今天夜巡很顺利?”

“当然,上次只是一时失手。”

“好了,你天下无敌,是吧?”

“去你的吧,少酸我。”

TBC

(糖!_(:3」∠)_

不忍心描写太细节的东西,怕大米被骂死_(:3」∠)_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朋友⊙ω⊙)

评论(10)

热度(120)

  1. Bessetk谜一般的管家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