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般的管家侠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第十二章 归来之人 

摘要:布鲁斯快要50岁了,在他为了夜巡的事和卡尔闹得很僵时,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回来了。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b30591

附加【管家侠的超蝠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嘶……” 

“抱歉……布鲁斯老爷……” 

“阿福,还是我来吧。” 

阿福眯着眼睛抬头看了一眼卡尔——此时正站在他们旁边看着他为布鲁斯处理伤口。 

阿福年纪大了,眼睛没有以前那么好用了,一点没看准,就又弄疼了布鲁斯,这也让他最近特别苦恼。 

“那就拜托你了,克拉克老爷。” 

于是卡尔坐到了布鲁斯身边,看着他脖子上那道狭长的伤口,不由得有点恼火。 

“差点就能砍断你的脖子或者割破你的动脉,你这一下挨得真准啊。” 

“你以为我愿意吗?” 

“我哪敢以为啊,万一哪天我身体里的氪石炸弹就爆炸了呢。” 

“滚出去!” 

布鲁斯被卡尔酸溜溜的话气得面红耳赤,伤口也撕裂了,愤怒的表情瞬间被吃痛地咧嘴取代。 

“别乱动!啊……完蛋了,又……” 

卡尔的额角暴着青筋,按住恼火的布鲁斯,又快又稳地给他补了一针麻醉。 

“刚刚的药效可能是过了,位置也不太对……” 

虽然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布鲁斯还是让卡尔给他缝好伤口——卡尔的手很快,很灵活,他们一起生活了六年,这种工作他早就熟悉了。 

四年前,由于共生契约的解除,卡尔默许了布鲁斯给他做的秘密手术——除了阿福,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手术,卡尔被植入了一个氪石炸弹,就在他心脏附近。 

开关在布鲁斯手里,卡尔从来没想过要偷走。 

说过无数次离开的话,不过卡尔从来都没有付诸实践过,久而久之,不管是布鲁斯还是他自己,都很清楚那只不过是一句气话。 

最近,他们又闹翻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布鲁斯还有两个月就五十岁了。 

卡尔已经很清楚人类“衰老”的概念了——尤其是和他住在一起的人每天都在改变,那种速度,他仍然可以用他的超能力真切感知到。 

布鲁斯的脸上出现了细小的皱褶——那些让他看了就有些心烦意乱的小东西只会偶尔因为布鲁斯放松的表情暂时消失。 

仍然有人没有放弃向布鲁斯表示爱意,在外人的眼里,他脸上的任何东西都很性感,那些人喜欢他身上的每一个残缺,每一道疤痕。 

卡尔不喜欢。 

布鲁斯的身体永远都无可挑剔,但卡尔不喜欢看着那些他早年受过的伤反复折磨他的身体,乘虚而入,在他不再和以前那样结实的时候不断地骚扰他。 

鬓角的白色斑点总是恰到好处地提醒卡尔——布鲁斯真的在变老,他不像以前那样结实了。 

卡尔越来越不赞成他花费大量的时间夜巡了,他们在到底是凌晨两点睡觉还是凌晨一点睡觉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 

在布鲁斯发现卡尔只是想让他尽量早睡,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凌晨一点时,他和卡尔的又一次冷战开始了。 

也算不上是正经八百的冷战,他们还是会睡在一起,有的时候也还是会互相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只是生气的布鲁斯并不愿意和卡尔多一点交流。 

但那也通常不会持续很久,等到夜巡的话题被卡尔避开一段时间之后,布鲁斯似乎也很快忘记了那些不愉快。 

卡尔感觉到了布鲁斯的有意躲避,这次他决定坚持下去,结果当然是再次冷战。 

不过他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了——因为前两天布鲁斯竟然直接把他从他们的卧室赶走,终于,他连抱着布鲁斯睡觉的权利都没有了。 

是最后一点要让布鲁斯过更健康的生活的想法让他硬是坚持到了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固执——仿佛更充足的睡眠就能延缓布鲁斯的衰老似的。 

小心清理掉伤口上的血迹,卡尔仍然皱着眉头,脸上不快。 

他想说点什么,但是看见布鲁斯的腰部肌肉又一次收紧,就知道布鲁斯的老毛病又犯了。 

布鲁斯对卡尔的按揉一向很受用,不过今天他并不想享受这种待遇,不知道是愤怒使然还是好胜心作怪,他推开了卡尔的手。 

不过卡尔只是有点恼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耐下性子来给他按腰。 

“别躲了,你自己身体什么样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好得很。” 

“嗤。” 

卡尔没有再抬头看他,只是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嗤声。 

恰到好处地按摩让布鲁斯紧绷的腰肌放松下来,他竟也一时生不起气来,低头看着卡尔蓬松浓密的黑发。 

现在卡尔正很专心地给他按摩——这是在他们共生时学会的本领,现在卡尔也常常使用,而且屡试不爽。 

“我不老,我身体还很好。” 

“……你好像很清楚你自己现在的状况,这不是都已经自己说出来了吗?” 

“哥谭市需要我。” 

“但首先你不是得活着吗?” 

“我会活着的。” 

“得了吧……今天你可不是自己回来的,你知道吧?” 

“……那只是个意外。” 

“意外。” 

卡尔皱着眉头呲了一下牙,并未让布鲁斯看到自己那表示极度怀疑的神情。 

“我找到你的时候,你正躺在地上呢,都已经要失血过多了。” 

“我能……” 

布鲁斯没有再辩解下去。 

他也很清楚卡尔的确没错,不让他熬夜夜巡,在巷子里和罪犯拼命,都是因为担心他。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受不了,仿佛卡尔的心思都花在他身上——事实上好像也的确如此,但如果有一天发生在露易丝身上的事也发生在他身上呢? 

这让他越来越想要证明自己足够强大,没有任何人类能威胁到他的安全。 

可是最近所有的事都在提醒他——他的确做不到,卡尔也不可能会相信他希望能向对方证明的内容。 

特别是当他的确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偶尔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关节宛如生了锈的门轴一样吱嘎作响的时候——见鬼的,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自己有能力像几年前那样不要命地每天在哥谭的房顶上度过大部分的夜晚。 

他哼了一声,推推卡尔的肩膀,这时低头给他按摩的男人才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再用发胶的头发柔软蓬松,一缕卷发从额前垂下。 

布鲁斯便从他的椅子上坐起来,走到旁边的台子上趴下。 

“我们得谈谈。” 

脚尖略微拂过地面,卡尔仍然像普通人一样走过去——世界上只有那么两三个人知道他活着,像正常人样的生活已经成了他必须要遵守的内容。 

两只手熟练地捏开他紧张的肌肉,在他的脊背上轻轻碾压,这让布鲁斯舒服得哼出声来。 

“哥谭似乎有新客人来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卡尔小心绕过布鲁斯背上的伤口,一路按摩下去,“新反派?” 

“新反派已经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了,但这次的确有人救了我。” 

他感觉到背上那只手停顿了片刻,随即又开始继续按揉。 

“这不是好事吗?” 

“但我不知道那个人的意图……他动作很快,我必须要用电脑分析一下。” 

“你总是不介意用最坏的想法来预估陌生人。” 

“你认为我能信任谁?” 

卡尔的喉咙梗了一下。 

“阿福……你从来没怀疑过他。” 

“哼嗯。” 

布鲁斯半闭着眼睛,并没有忽略卡尔的片刻迟疑。 

也希望我信任你吗,克拉克?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 

戴着简陋面罩的年轻人回到了他的安全屋。 

这里原来是韦恩公司的一处仓库,在大都会惨剧之后就没有再用了,后来被私人租用之后又因为动乱死了租户。 

现在他回来了,就找到了这里续租。 

面罩下的脸看起来并不年轻,昭示着他经历的风霜。 

安全屋的灯亮起来,对着床的墙壁上钉满了各种文件和照片。 

年轻人用线连上了个钉子,然后在墙上的一张照片前沉默了一会儿。 

这不是他预先想好的情况,事实上他终究还是没能在父亲面前完全隐藏他的存在——是的,他是达米安,不久前他才回到哥谭。 

几乎是直接把自己摔在床上,达米安的目光空洞地停在天花板上。 

他发过誓的,再也不会回来见布鲁斯了。 

却没想到只是不到七年的时间,他就不得不打破了自己的誓言,不由得庆幸这只是他自己对自己立下的誓言。 

父亲仍然在坚持夜巡,但他知道布鲁斯已经快要50岁了。 

知道阿福还活着是这些年来他听过的最好的消息,足以让他忘记这些年所有的坎坷和不愉快。 

想要重新走布鲁斯的道路并不难,他知道父亲早年的故事,但他并不是因为和布鲁斯相同的理由才走上了那条路。 

事实是,他并不了解这个世界,也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目标。 

那时的他只想要找到一种能让他不觉得如此孤独的方法,为了这个,他踏上了漫无目的的旅程。 

旅途中他见到了世间百态,也确实验证了父亲很久以前曾经的评价——他确实是个很容易惹出事端的人。 

他甩掉了刺客联盟的尾巴,然后用自己的脚走遍了世界上百分之七十的土地。

经历过不知道多少你死我活的决斗,他一开始也曾因为狂热而杀人,但随后他发现那狂热之后只是无尽的空虚和悔意。

他开始理解父亲所谓的界限,当他意识到那些疯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盘踞在他的脑中,那让他不屑于失去一切。

他访问了布鲁斯年轻时访问过的地方,用了三年的时间压抑住内心的狂热。

剩下的时间,他的生活中永恒不变的主题似乎就是失败和欺骗。

但他仍然心存感激。

因为那段他再也不愿多回忆一次的灰色记忆——六年前,他距离杀死布鲁斯只有一步之遥。

那也是他暗自发誓不会再回到哥谭的原因。

回来前的一年,达米安在中东的一个国家暂时安顿下来,靠着天生的商业头脑和一身的本领,他以为可以安心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

但贪婪永远是人类的本质,在中东,他终究还是被卷入到一场和军方有关的冲突中,到头来,身心俱疲的他带着一身的伤离开了那个地方。

账户被冻结导致他在偷渡的船上挨过一段惊险后还要一边躲避杀手的追杀,一边靠偷来勉强度日。

他是在漫无目的地同他的仇家们兜着圈子,却不知到底是命中注定还是日有所思,还是不知不觉中逃到了布鲁德海文——这里是哥谭的邻城,大哥曾经管理的城市。

站在布鲁德海文的屋顶,甚至望见远处哥谭市的大厦,韦恩塔的轮廓模模糊糊的,却又那么真实。

心里的空虚一瞬间没过了一切,好像一桶好不容易蓄满的水,终于倾倒而覆盖了干燥的地面。

他在心里咒骂着自己的软弱,却还是越过了高高的屋顶,朝着被阴影覆盖的城市飞奔过去。

就一次,只一次。

可是现在呢?他已经在这里赖了两个月了。

他看见阿福了——那天,他给庄园的园丁下了药,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庄园外围。

匆匆的一眼,看到阿福在指导年轻的工人修剪出色的盆景,他就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不知道还有什么想做的事,让他仍然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这座城市。

达米安顺手拉灭了灯。

黑暗裹挟着回忆,朝他席卷而来。

TBC

(接下来会有一两章回忆!_(:3」∠)_

大概是又虐又混合了温暖的感觉_(:3」∠)_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各位⊙ω⊙)

评论(10)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