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般的管家侠

【超蝠同人(不义AU)】另一种结局

第七章 感受

摘要:卡尔承认,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贴近布鲁斯的生活。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a245c9

附加【管家侠的超蝠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韦恩先生,您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吗?”

“可以别再开玩笑了吗?”

“我不是在开玩笑啊,我真心仰慕您,我承认我没有您实力那么雄厚,但是我乐意让我的公司划到韦恩公司名下……”

“得了,宝贝,你长得真不赖,”布鲁斯说着,狡黠地眨了一下眼睛,“但是我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真的。”

拍拍追求者的肩膀,他快步离开了。

沮丧的失败者回头看见了几步之遥一个戴着灰色棒球帽的年轻人。

咦,这是谁啊,没见过。

“嘿,小伙子,过来一下。”

卡尔看着那个富商朝着自己摆手,犹豫了一下,走过去。

“你是庄园里的人?”

“我是,你有什么事吗?”

僵硬的语气让富商有点惊讶地睁大眼睛。

“那你是什么人?”

“这不关你事吧?”

“我知道了,你是他新收养的孩子?”

“……”

“啊哈!我就知道!早就知道韦恩和他亲生儿子不和……收养一个当然是正常的啦!”

看着富商一脸熟络地把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卡尔有点厌恶地皱起眉头。

“嘿,你应该也知道,布鲁斯·韦恩……我是说你的法定监护人啊,他喜欢男人,还和那个超人上过床,反正现在他也没什么伴——要不你就帮我个忙?帮我跟他说点好听的?”

说着,还塞了把钞票到卡尔的衣口袋。

“你觉得我会缺钱?”

他一把拉开富商的手,把钞票顺手塞进富商手里。

“我还没到那种程度。”

“嘿,你等……”

握着自己刚刚被捏得生疼的手腕,富商一脸茫然。

“这小子,力气倒是挺大。”

有点气恼地上了楼,看见布鲁斯正站在窗前。

“他倒是和你讲了什么?”

“没什么。”

布鲁斯没再追问,嘴角不明显地勾了一下,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

“看好你的手,你要是把人捏出骨裂,我看你连两天都藏不住。”

“那我就……”正想要顶嘴,卡尔却发现自己一点优势都没有,“哼,一群渣渣,我才懒得理。”

“我倒是希望你能这样。”

轻描淡写的一句,布鲁斯不慌不忙地离开了。

只剩下卡尔,被那句听起来轻描淡写但是讽刺意味浓浓的话给气得面红耳赤。

不得不说,韦恩老总的生活,真是有点无聊。

可能是由于之前那些互相敌对的日子,布鲁斯睡眠很浅,而且每天都醒的很早。

每天他的日程表都被排满了各种各样的任务,从参加会议到签署文件,整理新的案件卷宗,还要负责哥谭市的重建工作。

当然,还有一些他不会在日程表上添加但是却绝不会有一天耽误的,比如每天的夜巡和必要的健身。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性维持身体的柔韧度和良好的敏捷性可一点都不容易,更何况同时还要有足够的力量和威慑力很强的肌肉。

所以他也常常猫在蝙蝠洞的训练室里,做一些常规的训练。

这个再平淡不过的上午,卡尔正按照阿福给他的清单打扫老宅里的古董,就突然从腰上传来一阵刺痛。

他把掸灰尘用的刷子往地上一扔,扶着腰快速离开了布鲁斯摆满易碎品的收藏室——真不知道韦恩大老爷又在瞎折腾些什么,大概又伤到自己了。

去他的伪装,有命重要?

布鲁斯放开手里的杠铃,汗水从额角滑落。

他如释重负地拿起毛巾擦了一把汗——刚刚在做硬拉的时候腰疼了一下,当时害得他差点连腿都站不稳。

才打算坐下来歇一会儿,抬头就看见卡尔臭着脸站在他面前。

布鲁斯有点心虚地抓住脖子上挂着的毛巾:“你干嘛?不是说了不准随便进来吗?”

搞什么啊这个人,他现在可没穿上衣。

“你做了过量剧烈运动,但是你的大手术才过去没多久。”

卡尔勉强才用平淡的声线对他说话。

拜托,共生的事他又不是不知道,难道就不能多少考虑一下这具身体的承受能力?!

“我自己心里有数,不用你管。”

满不在乎地说着,布鲁斯离开了训练区,坐在自己的软椅上,顺手打开水瓶盖子,大口灌下。

大概和上次一样被他感觉到了吧,真是麻烦。

卡尔走过来,有点不满地和他对视。

“怎么?”布鲁斯挑挑眉毛,伸手抓起盘子里阿福早就准备好的点心,“你还有什么事?”

“今天配合治疗的药你有按时吃吗?”

果不其然,闻言,布鲁斯就开始故意望向别处,一边心不在焉地吃着余温尚存的点心。

这副样子简直一目了然——卡尔心中顿时一股无名之火,他就知道布鲁斯不会乖乖听话按时吃药!

要是止疼之类的东西就算了,连帮助康复,配合治疗的药也不吃,身体变成今天这样恐怕不能随便就赖在别人身上了吧?!

卡尔转头就走了,布鲁斯这才松了口气。

腰疼缓解之后,他站起来,觉得应该要冲个澡,准备吃饭了。

最近被卡尔强迫睡午觉,阿福竟然也假装看不见,这就让他很不爽了。

卡尔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冷不防吓了他一跳。

“你别随便用超能力,我说什么来着,你都给忘了是吧?”

卡尔把药瓶塞到布鲁斯手里,这让他马上就闭上了嘴。

“吃药,不然我去告诉阿福。”

这下布鲁斯也没脾气了,他恼火地嘟囔了一句,倒出两片,喝下去。

一听到这是配合他身体康复的药,阿福也变成了和克拉克一个战线的,每天都要看着他按时服药。

一天总是这么快就过去,夜幕降临时,布鲁斯仍然出门夜巡了。

阿福说了一堆抱怨的话,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在蝙蝠电脑前守着,等着布鲁斯夜巡完平安回来。

现在没人管他了。

布鲁斯加强了韦恩庄园的监控和安保,确保没有人打扰到他私人生活——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必须要保证没有人会看出韦恩庄园新来的那个常常戴着黑框眼镜的卷发年轻人身上的玄机。

白天的时候卡尔还算勤快,虽然以普通人的方式做这些家务事真的不是他的风格,但是他也还是把自己该做的都做了。

布鲁斯说这是为了更好地掩盖他的身份。

楼上有一间游戏室,卡尔打算到上面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让他打发时间的东西——他记得布鲁斯有一个很大的荧屏在那个房间里。

不想看那些严肃的话题,那会让他忍不住想起以前的一些事,那就看个蠢点的好了,没什么好消遣的。

时间流逝。

入夜,卡尔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了一场有点蠢的喜剧电影,又打了好多局游戏,看了眼时间,已经快要到凌晨1点,他也实在是忍不住睡着了。

还早着呢,怎么也得等到凌晨三点钟,布鲁斯才会回来,这个人,到底什么做的啊。

翻了几个身,睡得正香,却听见一声东西打碎的尖锐响声,他一下子惊醒,看见装黄油和爆米花的碗已经摔了个粉碎。

耳朵在嗡嗡作响,他马上坐起来,却突然皱了皱眉头,伸手摸了一下鼻子。

温热的血滴在地毯上,嘴里一股腥甜味扩散开来,与此同时,鼻梁剧烈地疼痛,好像被什么打断了似的。

“啊……又怎么了啊?!”

咬牙切齿地站起来,卡尔恼火地跑到盟洗室,处理自己没完没了的鼻血。

结果在洗脸的时候,腰又开始疼了,卡尔差点把白眼翻到天上。

不知道布鲁斯又和什么垃圾打起来了,这回还受了伤。

从盟洗室出来,到游戏室门口的这段路程,卡尔觉得自己脑袋上被人敲了好几下,一下子就头晕眼花,耳朵也一直在嗡鸣。

“啧。”

他麻利地从布鲁斯的衣柜里随便找了一套运动装套在身上,然后悄悄出门了。

他身上有一个警报,只要他离开哥谭市,就会马上启动,在他离开哥谭市超过一定范围时,那个东西会马上启用里面的氪石。

不过,无所谓,反正他现在又不是想逃跑。

外面下了雨,时间正是深秋,气候有点寒冷,卡尔戴上了帽服的帽子,低着头在大街上行走。

布鲁斯的心跳离他越来越近了,他能听见他和那些街头混混打斗时的声音,同时身上又有几处开始疼起来。

那些人被他制服了,被捆在路灯杆上,都已经晕过去了。

“阿福?”

布鲁斯没有听见对面的回答,突然意识到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半了。

背后靠近的脚步声让他心神一凛,回身就是一拳,却被戴帽兜的男子轻松接住。

“都这么晚了,他早就睡着了。”

“克拉克?”

尽管是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他还是能清楚地听出布鲁斯惊讶的语气。

布鲁斯用力抽了一下手,却没能成功。

“你放开我,我还……”

“你不是把他们都搞定了吗?快到三点了。”

“但我得最后确认一下,放开。”

卡尔也不说话,拉着他就往回走。

“你马上放开我,氪石在我手里。”

闻言,卡尔停下了,回头看着他。

“好啊,反正你也跑不了。”

“那你还想比比我们谁更挨得住疼?”

看卡尔的表情变了一下,布鲁斯马上用力抽手,却仍然失败。

“你不是只想确认一下没什么问题了吗?”

“所以你快点放开我啊!”

“那就开蝙蝠车啊,又快又省力。”

“你别无理取闹!”

……

“别弄脏我的车!”

布鲁斯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然后余光里看见卡尔不慌不忙地把翘上天的脚放下来。

蝙蝠车呼啸着穿过瀑布,停进蝙蝠洞的泊车岛。

没好气地打开卡尔的手,布鲁斯正要下车,却被一把抓住手腕。

“你最近态度很差啊。”

“在我夜巡的时候搞乱,你倒是有脸说……唔……”

这是一个粗暴的吻,布鲁斯被咬得嘴唇有点疼,但卡尔恰到好处地放松了力道,原本疯狂掠夺空气的舌头也安分下来,布鲁斯在心里暗暗庆幸他们的感官共生。

鉴于他才刚刚回来,还在痊愈期,卡尔这两天没有找他什么麻烦,反而是他,有的时候觉得有些饥渴,但是身体状况一定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在他胡思乱想的当口,卡尔已经松开了他,看着他有点微微发抖的嘴唇。

“你害我疼死了,下次我可不会这么好心了。”

布鲁斯没再说什么,下了车就离开了。

卡尔没有马上下车,他可以轻松看到布鲁斯的一举一动。

在外面找布鲁斯的时候,他冻得直发抖,但他很清楚那并不是自己的问题——这在他听见布鲁斯用略微发颤的声音呼叫阿福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了。

他突然想起了多年前的布鲁斯,那时候还是个喜欢赖床的人,现在却每天都会在七点半之前早早起床。

好的时候,他能睡四个钟头,不好的时候,可能只是简单打个盹,这些日子他被阿福管的很紧,才能每天勉强凑够五个小时的睡眠。

这听起来仍然不是一个健康的生活标准,但布鲁斯仍然在抱怨他“长到没有必要”的睡眠时间。

那具凡人之躯几乎每天都会挂彩,他从前并未感觉到那种被新伤旧伤一起折磨的感觉,他甚至好奇布鲁斯到底是怎么做到每天伴随这些熬人的感觉安然入睡的。

一觉醒来,就像是被孤独堡垒的生命舱彻底治好了一样,又开始精力充沛地进行他的工作。

他真的是人吗?

这么想着,卡尔关了自己的床灯,缩进被窝里,瞪着眼睛看着化不开的黑暗。

今天注定又要熬到黎明时分,才能勉强睡着了。

TBC

(算不算粮你们说了算_(:3」∠)_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各位⊙ω⊙)

评论(21)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