鈺橼

复健中,尽量快更

【超蝠同人(ABO+孤儿院AU)】难喻之情

第八章 抉择

摘要:夜闯疯人院的克拉克为了掩护吉姆到最底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因此也被疯人院高层设法抓获,得以洗清冤屈的布鲁斯又会怎么做呢?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47cf7d

附加【管家侠的ABO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这个通风口可以直接到最底层。”

吉姆诧异地看了克拉克一眼。

“你来过?”

“没时间解释了,向我保证一定会带着有用的证据出来。”

“我保证。”

“好,那我从电梯间走,现在你马上进通风口。”

吉姆一言不发地从通风口爬进去了,克拉克深吸了一口气,用超级速度冲进了阿卡姆电梯间。

二十几年来,他从未这样使用过超能力,可是他并不因为就这样打破和克劳尔院长之间的承诺而愧疚。

在吉姆找他之前,他就躺在他的沙发上半睡半醒,他梦见了克劳尔院长。

“克劳尔先生,我恐怕要使用超能力了——我是说用它打架,对不起。”

在梦中,他这样和院长说。

“为什么,孩子?”

“为了布鲁斯,他一直想知道一些真相,他为了我们付出了太多,现在该是我成全他的时候了。”

“你爱他吗?”

克拉克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既然如此,去吧,孩子,但记得好好的回来。”

“我会的,克劳尔先生。”

吉姆来找他时,正是午夜时分,布鲁斯早就睡着了,克拉克可以放心地和吉姆出去行动——他仍然在布鲁斯的药里掺了安眠药。

从他向布鲁斯坦白开始,到现在,他们没再说过一句话,只是布鲁斯似乎也从之前的震惊和难以接受中缓和过来了,对于克拉克的照顾他没有表示出什么抵触情绪。

只是,克拉克能够感觉到布鲁斯的每个举动,每个表情中不经意间流露的伤痛。

他希望那只是他的错觉,不幸的是他们早就心意相通,布鲁斯是快乐还是难过,他很清楚。

幸好这样难堪的生活只维持了一天,很快吉姆就来找他了,看样子也有完备的计划,但是克拉克敢肯定自己的计划可以收到最满意的效果。

因为他有能力吸引所有警卫的注意力,让吉姆从最隐蔽的地方下去,这是他能做出的最好的决定了。

是啊,克劳尔院长之所以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他使用超能力,就是怕他会引人注目,布鲁斯说的那些阿卡姆的神秘之处,说不定里面就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布鲁斯睁开眼睛,阳光正透过窗帘的缝隙晃在他眼睛上。

他迷迷糊糊地坐起来,腹中一阵响动。

看看时间,早上九点了。

还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今天如此反常,一阵阵焦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他在床上等了一会儿,却不见人去开门。

布鲁斯只好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布鲁斯,你的通缉令撤销了。”

门口是他的同事平克尼,接着吉姆也从后面走进来。

“鉴定科的人证明了你无罪,我在阿卡姆倒数第二层找到了凶手用来杀人的匕首,看来是罗博太轻视我们了。”

“你们看了匕首上的指纹了吗?”

“看了,指纹的主人不属于数据库中的基础数据,我们还得花些时间——”

“克拉克呢?”

吉姆看起来似乎有些为难,他没有马上回答,目光有些躲闪。

“他怎么了?他和你一起去的疯人院?”

“准确地说,我现在不知道克拉克的情况——我们达成了共识,就是他尽量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我尽量拿到对你有利的证据……”

“那……”

“我到了最底层,”吉姆叹了口气,似乎又有了点信心,“有一道高级的安全门,我没法通过,但在那扇门外我看到了几个……恶心的,装人体的容器,我想稍后我可以发起对疯人院的搜查。”

布鲁斯的嘴唇抖动着,似乎还没能接受克拉克下落不明的事实。

“我想克拉克大概是被他们想办法抓起来了——我感觉他们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吉姆说着,看了一眼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布鲁斯。

“我把我们的证据直接曝光给了哥谭公报,罗博完蛋了,全世界都知道他是个肮脏的警官……我们打算今晚就去疯人院,你在这儿……”

“我想回警局,可以吗?”

吉姆有些惊愕地看着布鲁斯。

“恐怕不妥,你的身体……”

“我没问题,我可以一直坐着。”

“在这里等和在警局等,都是一样的。”

“但我有办法闯进疯人院,我有计划——让我告诉给行动小组。”

吉姆沉吟着,半晌,他点点头。

“那好,我们会带你回去,你的处方药都是什么?一起带去吧。”

“答应我救走克拉克。”

“好,当然。”

吉姆点头,几个警察走进来收走了布鲁斯的处方和处方药,等布鲁斯穿戴整齐之后,吉姆扶着布鲁斯坐上车,他们回到了警局。

再让布鲁斯想一百次,他都不会做另一种选择——克拉克一直是他想保护的人,即使是在那天之后,克拉克向他坦白之后。

他很难过克拉克就是乔纳森,即使他们那一刻身体如此的亲密,克拉克也始终没有向他透露一点真相。

克拉克误会他,这他没有意见,他甚至正希望克拉克这样,因为这可以让克拉克远离他的生活,远离深不见底的黑暗。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克拉克没有承认的勇气?甚至后来也一直都坚持着没有向他道破真相。

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突然拉近了,可是又突然间变得遥不可及。

他羡慕着没有秘密,没有心事的克拉克,他渴望自己有一天能有权触碰那一缕阳光。

克拉克的秘密多少让他认识到,也许他们之间是平等的,不存在谁配不上谁,可是……

克拉克在他眼中也好像变了一个人,他们之间开始变得陌生了。

克拉克也不再给他那种他从来都不曾告诉对方的安全感。

怀念从前,记得十岁那年,他上树摘苹果,却不小心脚滑坠落,但克拉克接住了他——他们的胸膛当时都如此稚嫩,可是布鲁斯却如此怀念。

他从克拉克的怀里惊慌失措地下来,还拉着克拉克衣角的手也一下子就缩回去。

“这个给你。”

看看自己手里的红苹果,年幼的布鲁斯抿住了嘴唇。

“我不会饿。”

“这是你救我的报酬。”

布鲁斯假装冷冷地说着,在克拉克友好地目光中却突然崩溃一样地抱住对方。

“我好害怕。”

“我在这儿,我们都会照顾好你。”

克拉克的怀抱很温暖,他的笑声可以融化布鲁斯的心。

可惜,有些事很难回去了。

布鲁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两个钟头,坚持到把详细的计划写下来,还画下了简图帮助理解,他已经开始有些体力不支,但仍然强撑着让吉姆叫来所有的行动人员。

他把他们编成队,告诉他们明确的分工,并且预计了一下需要的爆破,最后不忘提醒吉姆去找法院的法官签署他们的搜查令。

过程当然费了一番口舌,不过法官们也不敢抵抗现在哥谭如此一边倒的言论,民众们都认为判布鲁斯有罪的人们简直瞎了眼。

吉姆告诉他们自己把阿卡姆地下那些见不得人的景象也都告诉给哥谭公报了,批不批准搜查令,就看他们还想不想为自己挽留一点点舆论优势了。

还是说他们想直接被游行的哥谭人民痛打一顿。

万事俱备,吉姆嘱咐布鲁斯好好休息,带着充足的人员去了阿卡姆,至于布鲁斯——他忐忑不安,根本也没心思休息,一直坚持着清醒,坐在办公桌前,等着他们的消息。

阿卡姆疯人院的主管,雨果·斯特兰奇很有一套,他放出了那些藏匿着的怪物,失败或是成功的试验品们,他们成为了吉姆的行动中最大的绊脚石。

警员们伤亡不小,幸而布鲁斯的兵分多路计划发挥了效用,再加上警员们使用一些恐吓的手段,有一些怪物逃了,被负责巡逻的警察们制服之后带走。

他们被一路引到印第安山,在这个所谓的“垃圾处理处”内部,原来尽是些非人的实验。

雨果·斯特兰奇逃走了,吉姆在建筑深处的一间密室里找到了克拉克。

他很衰弱,似乎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精神似乎受了什么刺激,目光也没什么焦距,看上去似乎是混沌不清醒的状态。

独立的实验室里有一堆绿莹莹的玩意儿,应该是古怪的石头。

后续的行动小队没能抓到雨果这只老狐狸,吉姆只能让警队把神智都不清醒的克拉克带回警局。

看见克拉克的时候,布鲁斯挣扎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又颓然坐下了。

他也到极限了——好几次担心克拉克再也回不来了。

吉姆成了警局的代理局长,他安排人把布鲁斯送回他的公寓,克拉克被暂时送到警局的医务处照料。

鉴于哥谭这座不靠谱的城市,吉姆觉得还是让克拉克在警局就医比较合适。

但是一天之后,警局的医生也不干了,他们到吉姆这里说明了情况。

“我们的病人浑身都是怪力,精神时疯时好的,疯劲一上来可以拧断这么粗的铁棍,更糟糕的是,我们没法给他注射镇静剂。”

他们比划着,表示不敢再给这么危险的病人治疗了。

不得已之下,吉姆只好去找布鲁斯——当时说让克拉克在警局接受治疗,他也是同意的,如果布鲁斯同意他换个治疗地点,吉姆打算马上把克拉克转移出去。

又一次拜访,布鲁斯的身体好像比先前又恢复了些——最近是赛琳娜在帮忙照顾他。

“他现在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我们觉得他应该去哥谭总院接受治疗。”

布鲁斯想了想,摇摇头。

“那……”

吉姆为难地看着布鲁斯——此时那双眼睛里充满了犹豫和一些杂乱的思绪,吉姆猜不透。

“让克拉克来我这儿吧。”

许久,布鲁斯轻声说。

“你……你不是开玩笑的吧?这——太危险了,他不正常。”

“我是他最好的朋友,我可以让他恢复……他身体很好的,只是他需要我。”

吉姆看着布鲁斯仍然若有所思的样子,只好长叹一声,答应了布鲁斯的请求。

晚上,克拉克就被移送到布鲁斯的住所。

也许是因为真的累了,也许只是白天在警局闹得太歇斯底里,克拉克被移送过来时,只是无精打采地垂着头。

等警员们离开房间后,布鲁斯叫上赛琳娜帮忙,把克拉克安置在卧室。

“你要和他一起睡吗?”

布鲁斯点点头。

“我听见他们的话了,当心点,他现在脑子可不清醒。”

“我心里有数。”

“说真的,我真有点担心他半夜发狂。”

“没事,他不会的。”

布鲁斯说着,轻轻给克拉克盖上被子。

TBC

(ummm,夜更!_(:3」∠)_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各位(づ′▽`)づ)

评论(4)

热度(44)

  1. 05小七鈺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