鈺橼

复健中,尽量快更

【超蝠同人(ABO+孤儿院AU)】难喻之情

第七章 坦白

摘要:克拉克在精心照顾布鲁斯,终于在吉姆的突然造访之后,他向布鲁斯坦白了。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4629d2

附加【管家侠的ABO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看见布鲁斯躺在床上慢慢睡去,克拉克松了口气,一声不响地站起来,离开了卧室。 

要到冬天了,克拉克把电暖炉搬出来,定时就来给布鲁斯开一会儿,因此卧室里也特别温暖。 

布鲁斯有的时候会出现流血的现象,克拉克很紧张,去找了汤普金斯,直到确认那是流产后的正常现象,并无大碍。 

他这个小公寓也没什么好水压,克拉克也很头疼,虽然每次洗澡布鲁斯都说水压还好,克拉克也还是很想给他改善一下,但是又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赛琳娜总是会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吃用,克拉克很感激她,也嘱咐她一定要小心。 

他知道那应该是赛琳娜偷的东西。 

他偷偷在布鲁斯用的药里面加了一片帮助睡眠的药——他确定这对布鲁斯不会有什么伤害,每天等布鲁斯睡下之后他就匆匆赶往报社,继续做他的乔纳森·法莫。 

他在努力想办法,布鲁斯已经成为通缉犯好几天了,他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证明布鲁斯的清白。 

可是几天的乱打乱撞,他也没什么头绪…… 

今天当然也和往常一样,克拉克在哥谭公报工作了一上午,偷听着来来回回的编辑们和记者们的说话,其中不乏小道消息,可是都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信息。 

克拉克暂时离开了,布鲁斯的药效会维持两三个小时,他必须要趁布鲁斯醒来之前尽快赶回布鲁斯身边。 

今天不太对劲,他才刚刚进门,就有种怪异的感觉。 

很快,他发现了藏在厕所门后的一个家伙——金发的,穿着体面,应该是和布鲁斯一样的侦探。 

克拉克走过去,一把拉开厕所门,藏在门后的人被吓了一大跳,门关上了,克拉克一把揪住偷偷潜入的不速之客的衣领。 

“你是哪位?” 

金发的人马上举起双手,手里的枪也“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克拉克?” 

布鲁斯的呼唤声传进他的耳朵。 

金发的小胡子给他使了个眼色,克拉克用怀疑的眼神看了那人一眼。 

“敢动什么别的心思你就完了。” 

克拉克恶狠狠地对他耳语了一句,把他的两只手都绑住了。 

克拉克急急忙忙给布鲁斯兑了些温水,就走进卧室。 

“你醒了?” 

“嗯……肚子有点疼。” 

“先把这水喝了,我去给你拿药。” 

“刚才我听见外面有声音,怎么回事?” 

布鲁斯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神色缓和了一点。 

“没什么事……” 

布鲁斯的脸色却突然变了。 

“吉姆?” 

克拉克回头,发现刚刚的金发已经走进来了,看样子似乎没什么敌意,倒是布鲁斯,马上眨巴着眼睛躲闪开金发的目光。 

克拉克见来人不是坏人,就把吉姆手上的捆绑物解开了。 

“不好意思,安全起见。” 

“我理解……你好,我是吉姆·戈登,布鲁斯的搭档。” 

“你好,我是克拉克·肯特……” 

“他是我朋友。” 

布鲁斯说着,喝光了杯里的水。 

“小猫说你在这儿。” 

吉姆说着,坐到床边的椅子上。 

“你见到她了?” 

“是……她正想偷走冰山赌场的水晶企鹅,我们在查抄赌场的时候碰见她了。” 

布鲁斯叹了口气。 

“告诉过她收敛点的。” 

“你知道她的个性,她讨厌那些恶霸,就是故意要挑战那些人的安保系统。” 

“那她还好吗?” 

“还好……我让她逃跑了。” 

吉姆把布鲁斯手里的空杯递给克拉克,碰到布鲁斯的手——冰凉冰凉的。 

“你怎么了?你看上去病了。” 

“一点小病。” 

“罗博那个混蛋是铁了心要整你了——就像当年他要整我一样。” 

布鲁斯的面容仍然平静。 

“啊,对了,你现在在这儿还是安全的,我会帮你收集无罪的证据,你就好好在这儿待着……等孩子生下来……” 

布鲁斯垂下眼帘,沉默不语。 

吉姆看着他似乎不太对的表情,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了吗?” 

“没什么……我没保住那孩子。” 

这下轮到吉姆目瞪口呆了,克拉克站在旁边,心底一汪苦涩就晕染开来。 

这几天他背着布鲁斯去报社,伪装随时都放在他的衣口袋里,路上就会把它们都戴上,回来时在外面找个没人的地方再卸下伪装,可是每每他戴着那伪装看到自己的脸,都会觉得羞愧,觉得悔恨。 

那感觉无穷无尽,就像是要吞噬了他一样。 

乔纳森·法莫是个不负责任的混球,所以克拉克·肯特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他们是一个人。 

他会在梦中惊醒,就因为梦见了那晚布鲁斯的身体散发出血腥味,梦见了布鲁斯卧室传来的凄惨叫声。 

到头来居然是布鲁斯向他道歉,那让他更难过了。 

看看你,简直是个十足的混蛋,你和那些上街找站街的Omega寻欢的垃圾有什么区别? 

这几天对于克拉克来说太难过了,他想要承认错误,可是他又害怕会永远失去布鲁斯,矛盾之下他觉得自己应该先做点什么有用的事帮布鲁斯挽救一下局面。 

“好吧,那些我们以后再说……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那个死人还在停尸房吗?” 

“在,被锁在法医鉴定室。” 

“我打中的是他的膝盖,你知道那不可能是致命伤。” 

“可是这很难证明。” 

“你在鉴定科有熟悉的人吗?” 

吉姆点了点头。 

“我和布洛克都认识一个还比较可靠的,他是这儿的老人了,你需要他帮你做一次鉴定吗?” 

“是,我需要一个真正的尸检结果。” 

布鲁斯说着,似乎又觉得有点疲惫了,闭上了眼睛。 

“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没了,就这些。” 

吉姆向布鲁斯道别,克拉克起身去送他,在门口,吉姆突然把他拽到一旁,和他说了几句。 

“看你力气还挺大,会打人吗?” 

克拉克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我打算去阿卡姆走一走,布鲁斯有没有告诉你什么?” 

“他说阿卡姆地下有好多层,但他没能到最底层。” 

“那好,我打算去闯闯,你有兴趣帮忙吗?” 克拉克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当然,我早就想帮他了,但是……能不能请你保密?他不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啊,当然。” 

吉姆走了,克拉克攥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 

估计行动就是在近期了,到时吉姆应该会来找他的。 

回到卧室的时候,布鲁斯已经睡着了,克拉克替他盖好被子,悄悄去厨房准备布鲁斯的午餐了。 

原来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吃饭总是最简单的事,克拉克随便弄点什么就行了,可是现在,他专门弄了本菜谱,给布鲁斯做最营养的搭配,还要想办法做得好吃。 

等他满头大汗的准备完布鲁斯的午餐时,都已经是快两个钟头之后了。 

从厨房端着餐盘出来,却突然发现布鲁斯就坐在餐桌前,似乎还有些没睡醒。 

“唔,太香了,克拉克,你做了什么?” 

克拉克没回答,却赶紧看了一眼布鲁斯的脚——还好,他不是光着脚出来的。 

“在卧室等我就好了,这里有点冷,要到冬天了。” 

“我快卧床一周了,再不出来走走我都不会走路了。” 

克拉克把餐盘放在桌子上,给布鲁斯拿了餐具,看着他慢慢用完餐,才心满意足地吃了剩下的。 

“我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行动?” 

“汤普金斯说了,至少也要一个月,你才能回你的警局。” 

布鲁斯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嘟囔着站起来回卧室了。 

克拉克给他盖好被子,摸摸他的手,感觉不那么凉了,打开电炉,坐在布鲁斯旁边。 

“我多休息会恢复得快点吗?” 

“会的。” 

布鲁斯听了肯定的回答,就马上闭上眼睛。 

“但是你总是想快点儿好,就不灵了。” 

布鲁斯睁开眼睛,有点不悦。 

“为什么?” 

“因为焦虑情绪不利于你的恢复。”

克拉克理直气壮地说着,却不敢正视布鲁斯的眼睛。

他的心里总是有一个魔音,不停地提醒着他,他愧对布鲁斯,他害布鲁斯受苦。

“噢,见鬼的克拉克,本不该是这样子的。”

“是啊,不该。”

克拉克喃喃地附和着,并没有注意到布鲁斯脸上的表情,自顾自地想着心事。

直到布鲁斯又坐起来,直视着他的脸。

克拉克马上转过脸去,可是布鲁斯的手拦住了他的脸,稍微有些粗糙的触感让他颤栗。

“你……”

布鲁斯的蓝眼很清澈,那眼神让克拉克无法拒绝他的……直视。

突如其来的吻,布鲁斯的两片薄唇上还有淡淡的属于他的香味,Omega的心情似乎有些复杂,但那柔软的舌头一直像是敲门一样不停地要克拉克张开他的嘴。

可是克拉克只是紧闭着双唇,他推开了布鲁斯。

“不,我不想当个混蛋,布鲁斯。”

“混蛋?”

布鲁斯惊讶地看着克拉克。

克拉克起身离开了卧室。

这样疯狂的想法并不是近期才出现在布鲁斯的脑海中的,他从来没有机会对克拉克说,他一直觉得拥有克拉克是任何人的奢望。

克拉克是那么好的人,好到当他决定要为了调查克劳尔的死刻意疏远对方时,他躲在自己的小公寓里,一夜之间喝光了自己所有的威士忌,还在半醉半醒之间难过地哭泣。

他那么好的人,怎么能被我拖累呢。

布鲁斯这样告诉着自己,落入了漆黑一片的哥谭警局,在腐烂的泥沼中挣扎着呼吸。

可是当克拉克逼着他说出这些时,布鲁斯觉得心中有一刻明晰,他开始渴望他们之间的关系能有点什么不同,可是他终究太不完美了。

他觉得自己是在犯罪,是在拉着克拉克下水——克拉克从来没接触过那些黑暗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布鲁斯甚至为了自己的目标不得不做出一点妥协,可是克拉克从来没经历过这些。

所以,在吻上那双他期盼已久的唇时,他认为自己有罪。

但他没想到克拉克会这么说。

他不想成为混蛋?这话是什么意思?

克拉克没过多久就又出现在布鲁斯面前,谜底马上就揭晓了。

这不就是乔纳森·法莫吗?

克拉克眼看着布鲁斯的瞳孔因为惊讶而放大,看着他抖动的眸子,惭愧地低下头。

“对不起。”

克拉克张了张嘴,最终因为词穷,居然只用这句最平常的话道歉。

他的目光偷偷瞥到布鲁斯的表情,看到那张原本有些血色的脸又变得苍白。

克拉克的眼泪开始控制不住,他低着头离开了,顺手带上门。

结束了,克拉克,你这个混球儿,他再也不会原谅你了。

TBC

(估计这篇是进入正轨最晚的一篇了吧_(:3」∠)_

今晚放梗排梗hhh_(:3」∠)_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各位⊙ω⊙)

评论(15)

热度(43)

  1. blue鈺橼 转载了此文字
  2. 05小七鈺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