鈺橼

复健中,尽量快更

【超蝠同人(ABO+孤儿院AU)】难喻之情

第二章 酒会

摘要:出乎意料,原本重视友情的布鲁斯拒绝了克拉克的聚会请求,原因竟然是他要参加一场酒会。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2f818b

附加【管家侠的ABO中长篇合集】: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9fa6b

“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

克拉克的嘴还半张着,布鲁斯已经走到小酒柜前,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克拉克。

“等等……布鲁斯,这是——”

“我知道,但我没有时间。”

“那我可以问你为什么没有时间吗?”

克拉克接下酒杯,却没有喝,而是直接把酒杯放在桌上。

如果布鲁斯来不了,那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他迫切地想知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为了寻求一个合理的心里安慰,毕竟,布鲁斯是因为实在太忙才缺席的。

布鲁斯坐在小沙发上,伸腿蹬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不巧,我有一个酒会。”

“酒会?”

克拉克愣住了,他刚刚想过很多可能——也许布鲁斯的手里正有一桩人命关天的案子。也许哥谭又出现了什么叫小丑的疯子——那家伙着实让克拉克也吃了一惊,或者是警局内部有什么麻烦事,总之他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酒会?

“是的,它很重要。”

布鲁斯面无表情地看着克拉克,他儿时的挚友此时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似乎还有点……气愤。

“会有很关键的人物。”

布鲁斯又解释了一句,喝了一口酒。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去警校?你不如直接去哥谭大学好了——何必绕这么多弯子?”

克拉克真的生气了——他没想到布鲁斯也会变成今天这样,一怒之下他也酸了一句。

他从来都不会所谓的“讽刺”,更不要说是这样充满了攻击意味的暗讽,话一出口他也有点后悔。

布鲁斯没有反击,只是喝光了小酒杯里的酒,冰块咔咔地在酒杯里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来找我就这件事吗?”

一张信笺被半甩半丢地扔在布鲁斯面前的茶几上,克拉克转身就走了。

“地址在上面,如果你有时间,我们不介意你中途进来,要是打算来就给我打个电话。”

在门口,克拉克犹豫了一下,僵硬地说了一句,开门走了。

布鲁斯把信笺收起来——他并未打开,因为他是不可能去的。

克拉克在他的公寓里闷了一整天,直到第二天他收到了一份哥谭公报的offer,他居然真的被聘用为记者了。

他几乎不想去了,布鲁斯那种骨子里的冷淡让他感到难过。

可是,克拉克长这么大,唯一不会的一件事就是放弃努力,他想了很久,思考为什么布鲁斯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只是布鲁斯,那些曾经的哥谭英雄,曾经的好人们,哥谭警局……

在这个城市里居住的确是一件足以让人沮丧,甚至足以让人沉沦的事,但是克拉克不想就这么放弃,他可以对所有人的堕落都视而不见,可是不可以是布鲁斯。

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他认为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他想了很多种可能,最终,他还是觉得布鲁斯的改变和哥谭警局脱不开干系——哥谭警局是众所周知的——哥谭市最腐败,最黑暗的地方之一。

如果布鲁斯真的不能参加他们的聚会,那克拉克打算还按照自己原本的计划来。

那个计划被赛琳娜嘲笑过,可是他仍然愿意试一试。

其实赛琳娜也是好意,只不过,她见到的关于这座城市黑暗的一面实在是太多了,克拉克甚至不太明白她还打算继续留在这里的原因。

“乔纳森·约瑟夫·法莫?你一定是在逗我。”

那天,小猫歪着头看着他的求职申请,略带调侃地说。

“只是为了如果申请成功工作能方便一些。”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这方便在哪儿了?你的同事会叫你乔纳森,然后你会以为他们在叫别的什么人。”

“因为我想要调查哥谭警局——但是我不想影响布鲁斯。”

“你的意思是说你还要乔装一下?”

克拉克点点头。

“噗,你可真有闲心,孩子。”

“这是我们的城市,我能看着她挣扎,但我不想看她堕落。”

任克拉克怎么说,赛琳娜只是觉得他的想法很幼稚。

谁会想要拯救哥谭?这根本就是一座无药可救的城市。

克拉克也不非要和赛琳娜争论谁对谁错,他只是觉得总有些东西需要改变一下,或许是因为他们都生活在这个状态中太久了。

总得有什么出来改变一下的,不是吗?

但克拉克从来没想过动用他的超能力,这有很多原因。

第一,是克劳尔院长一直都没有停止告诫他不要使用超能力,他相信院长一定是为了他好,更何况克劳尔院长已经死了,他不想破坏从前对院长先生的承诺。

第二,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他不想利用这个优势,虽然他明白超能力可以让一切都变得简单,可是那不是他想要使用的方法。

孤儿院的大家从来没有把他当做异类,但克拉克不想因此就毫无顾忌地标新立异。

超能力,仅限最危急的关头使用——那是他给自己立下的规则。

伪造ID和一些其他的证件对克拉克来说难度并不是很大,当然,他在心里默默地对克劳尔院长说,这是他不得不使用超能力的地方。

他相信克劳尔如果活着,一定能理解他的心情。

现在,他必须要这么做了——原本他还有些犹犹豫豫的,可是看来已经不能再拖了,布鲁斯不会等他更久的。

二十六年来,绝望一直像是住在墙里的白蚁一样,疯狂地蚕食着他的意志,如果不是每次在最关键的时候都有人给他鼓励,他也不确定他是否还能坚持到现在。

布鲁斯是和他一样,一路挣扎着过来的,卡尔知道他们能在哥谭坚持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

所有的投资项目,不管是阿卡姆区的开发,奈何岛街区的改良计划,还是后来的阿卡姆疯人院,都只是为这个城市增加了更多的怪胎和不平之气。

每一次的希望都以更大的失望告终。

不计其数的慈善,也并不能拯救这座城市。

所以,第二天,他就去哥谭公报报到了,主编安排他和来自大都会的露易丝搭档。

“乔纳森——约瑟夫——法莫——所以以后我应该叫你乔纳森?”

露易丝看着克拉克的记者证,微笑。

“是的,很高兴见到你,露易丝。”

露易丝则直接伸出手来。

“合作愉快。”

克拉克点点头,和露易丝握手。

“呦,你手劲很大呀——之前有什么职业吗?或者你去过军队?”

克拉克只是摇摇头,没说什么。

看得出来露易丝是很外向的女性,克拉克也很快察觉到她是Alpha。

他突然有些自惭形秽——他知道Alpha本来就该是这样的,永远不会软弱,勇敢而又有领导者的气概。

可是,他没有这些,他不外向,性格也很柔软,这样看来没有人会喜欢他也是正常的——他都不如布鲁斯有勇气呢。

但是既然他已经是哥谭公报的记者了,他就应该鼓起勇气来。

振作点,克拉克,你现在可一点都不像克拉克,就假装你是乔纳森。

他在心里这样默默告诉自己。

他现在看起来的确很不像克拉克,他用了发胶,把自己的小卷发隐藏起来,露出额头,戴上一副黑框眼镜,还有一点点小胡子。

并且,他用了一种香水,再稍微用一下超能力,把自己的信息素彻底变成另外一种感觉。

很像Omega。

他第一天就主动申请了加班,因为今天是大家聚会的日子,他想等着布鲁斯的电话,如果布鲁斯没给他打,他就也不去了。

当然,今天哥谭市有一场比较有派头的酒会——就在市中心的一家高级酒店举行。

实际上这是一场慈善募捐的酒会,不过这种事是司空见惯的。

对于哥谭的小市民来说,这种频繁的名流会议没啥意义,尤其是那些挣扎在最低收入边缘上的穷人。

说起慈善,资助对象当然是各种孤儿院,儿童医院,收容所,要不就是学校,博物馆,图书馆之类的,而每个月还能拿到最低收入的老实市民压根不是捐助对象。

衣着光鲜的名流们当然也不在乎哥谭市民们对他们的评价——尽管他们实际上在不停地迫使那些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市民沦落为他们的捐助对象。

不过混得还算不错的市民还是占相当一部分的,虽然哥谭市的中产阶级压力都不小,但他们是这座城市的经济命脉。

也是掩盖城市阴暗面的帮凶。

布鲁斯喝光了杯子里的威士忌,在灯光明亮的酒会大厅里游荡着。

今天的酒会,捐助对象应该是为所有哥谭市民所知的。

阿卡姆疯人院。

有很多名流,各界人士都会参加,当然,也包括阿卡姆疯人院派出的代表。

这正是布鲁斯觉得酒会很重要的原因,他注意阿卡姆疯人院很久了——仅仅是怪胎辈出这一项,就足以引起他的注意了。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因,不过那些都是以后要考虑的事了。

但这些也不足以完全成为他参加这次酒会的理由。

如果一场酒会出现了两个你同时关注的人,你是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

这场酒会的赞助方是赛昂尼斯公司,这是一家金融业务公司,最近正有离奇的人员失踪案件连续在公司发生,失踪者均为35岁以下的年轻职员,并且,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都是Alpha。

因为是赞助方,所以赛昂尼斯本人也会来参加酒会。

直觉告诉布鲁斯,事情没那么简单,他隐约觉得这场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的慈善背后有什么其他的意义。

侦探生涯给他带来了敏锐的嗅觉,他很快就嗅出了事件中的一丝猫腻,无奈他无法去调查赛昂尼斯——因为他没有调查许可。

哥谭警局就像个巨大的臭水坑,好人和坏人都在里面挣扎,只不过好人是想要努力驱散臭味,坏人只是想要捞到水坑底下的宝藏。

每一个调查许可都来之不易,警局的烂尾案件应该多到忙一辈子都解决不完。

那些已经不重要了,布鲁斯知道在重案组有一个案件,破解的时候凶手居然已经去世了——他们要不是因为受害者的家族也一样是有权势的家族,恐怕又是一桩永远也不会结的案件。

最近他的情绪很差,对什么都充满怒火,一同从警校毕业的平克尼戏称他为“战士”,至于他的好搭档,比他大8岁的老牌侦探吉姆·戈登,则每次都一本正经地叫他“大兵”。

“我的前一任搭档也这么叫我……不过他叫我大兵小子,呵呵,他比我大了好几岁——大概有10岁吧。”

吉姆·戈登是个好人,这是布鲁斯唯一确定的事,不过他总是觉得他的搭档似乎曾经经历过很大的伤痛。

布鲁斯有一点点关于吉姆的小记忆——他小的时候,吉姆·戈登也是个大街小巷无人不知的人物,不过等他上了警校,他就没再听说过关于吉姆·戈登的故事。

布鲁斯不是主动的类型,他从来没向任何人——包括吉姆本人在内,询问过关于他从前的故事。

他刚到警局就任的时候,局长还不是现在这位——基里安·B·罗博,他被特意关照,和吉姆·戈登做搭档。

因为他的性别和吉姆·戈登一样,都是Omega,所以在警局这种地方和吉姆搭档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通常关于工作的事,布鲁斯总会和吉姆一同行动,不过这次不一样。

吉姆今天有其他的一些事——是的,今天他和他的伴侣要庆祝他们的结婚五周年,所以现在就只有布鲁斯单独行动了。

他在酒会的大厅里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一个绅士走过来主动搭讪。

“你好。”

“你好,你应该是赛昂尼斯先生吧?”

“很荣幸,你认识我——是的,我是,很荣幸你也能过来参加我们的酒会——布鲁斯·韦恩,韦恩先生。”

“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警察而已。”

布鲁斯伸出手,不动声色。

机会来了。

TBC

(ummm,昨天也仍然很忙_(:3」∠)_

挖好坑了,请大家按顺序排队,往下跳_(:3」∠)_

不要担心,至少两天一更_(:3」∠)_

告诉我你们期待暴风骤雨的虐!_(:3」∠)_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各位⊙ω⊙)

评论(1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