鈺橼

复健中,尽量快更

【超蝠同人(ABO+古罗马AU)】破茧

第十五章 陪伴(结局篇)

摘要:在卡尔的陪伴下,布鲁斯度过了晚年。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118164a

“那么我们就下个月吧,大家都回家,你们的爸爸想你们了——但是不准让他提前知道!”

卡尔于是这样对孩子们说。

这是超能力的好处,马上让孩子们在自己指定的地点集合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安德鲁有了一个男孩,布鲁斯很高兴,但迟迟没有告诉孩子们一起回来欢聚的想法,终于,这一次卡尔忍不住了。

两个月前,阿尔瓦瑞兹在布鲁斯的鼓励之下接受了尼贝尔的求爱,布鲁斯把从前的一切都告诉给了阿尔瓦瑞兹,男孩这时才发现——自己的父亲经历了那么多波折,受了那么多委屈,吃了那么多辛苦,但是善良和宽恕的本性让他根本就不会介意自己和尼贝尔之间发展恋情。

“他向你道了歉,并且在关键时刻救了你,那孩子的本性不坏,我又为什么要拦着你们呢?”

布鲁斯陪着男孩去找了尼贝尔,大伤初愈的棕发年轻人尚且在卧床康复的阶段,这个造访让他泪流满面,布鲁斯当场表示并不介意尼贝尔的过去。

尼贝尔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如果不是布鲁斯坚持要他不要随便运动,不是阿尔瓦瑞兹按住他不让他动,他绝对会跪在地上给这位可敬的男人道歉。

后来,尼贝尔告诉阿尔瓦瑞兹说,自己非常庆幸当时鲁莽地选择了专门学习格斗——因为这件事他的父亲不仅打了他,还把他逐出家门,这让他很快就不再每天受到他父亲各种关于歧视思想的灌输。

不然现在的他也会像当年他父亲那样固执得不可理喻又有着不知从何而来的优越感。

现在他的家只有他一个人了——他父亲毫无作为,郁郁寡欢,整日怨天尤人,最后因为疾病缠身死了。

现在阿尔瓦瑞兹和他的Alpha已经同居一段时间了,等待尼贝尔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因此两人之间还没有肌肤之亲,反而是阿尔瓦瑞兹一直在照顾尼贝尔。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我们谁是Alpha了。”

躺在床上的尼贝尔半沮丧半感激地说。

“当然是你……等你好了……”

他们的对话总是到这里就进行不下去了,阿尔瓦瑞兹在这个方面脸红的频率远远比其他方面要高。

前两天,尼贝尔才终于行动如常了,阿尔瓦瑞兹还在绞尽脑汁思考如何改善他的胃口。

“带上你们的家人,别羞羞答答的。”

卡尔又嘱咐了一句,瞥向阿尔瓦瑞兹,看到男孩的脸一下子烧红了,心里暗自有些好笑。

布鲁斯把事情都告诉他了,当然也让卡尔对布鲁斯的敬佩又加深了一层。

于是,带着新的家庭成员或者自己刚刚确定关系的伴侣,他们在约定好的日期,突然回到了儿时跑遍的院落。

布鲁斯的表情从惊讶变成惊喜,卡尔看见男人眼角的泪光闪烁,不觉有些心酸。

布鲁斯抱着新生的后代,爱不释手。

“安德鲁,他和你那个时候真是一模一样,看见他我就想起你小时候……”

安德鲁无言地看着他已经日渐苍老的父亲,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回家太少了,应该多带着自己的小男孩回家的。

“你给他起了什么名字啊?”

“尤因……尤因·艾尔。”

“噢,还不错,挺顺口的。”

布鲁斯眯起眼睛仔细端详婴儿,小男孩看到爷爷凑近的脸,咯咯地笑了。

“安德鲁,不要过于溺爱,疏于管教……他以后应该要像你们一样正直。”

“明白,爸爸。”

“别因为忙碌就不陪他……你可以不来看我,但是你每天必须有一段时间陪着他。”

“不会的,爸爸,我会带着他一起来看您——我也会每天抽出时间陪他。”

布鲁斯笑了,笑容里都是满足。

阿尔瓦瑞兹一直和尼贝尔待在一起,看起来尼贝尔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过来认识各位家庭成员,阿尔瓦瑞兹一直趴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布鲁斯最后逗了一下他的小孙子,就走到阿尔瓦瑞兹身边。

“怎么不去看看你的侄儿?在这里在说什么悄悄话?”

阿尔瓦瑞兹回头看见父亲,有些羞涩地笑笑。

“好的,我就去……我在和尼贝尔说这件事……”

布鲁斯眨眨眼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你们……孩子,感觉怎么样?脖子有疼吗?”

“我很好,昨天很快就不疼了……”

布鲁斯的目光停留在尼贝尔身上,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来。

“爸爸……”

“这些天要陪在他身边,刚标记完,他不能离开你太久……”

尼贝尔赶紧点点头。

“去和哥哥妹妹见个面吧——没什么好难为情的,他们只会祝福你俩。”

在布鲁斯的劝说下,尼贝尔和阿尔瓦瑞兹终于过去和其他的家庭成员接触了,很快他们就开始熟络起来,布鲁斯远远地看着他们,终于松了口气。

时间流逝,没过多久,阿尔瓦瑞兹就怀孕了,他身体基础很好,再加上照顾合理,生产也没有带给他很大的痛苦,伤口愈合也很快,他的女孩出生没多久,大家就又重新欢聚了一次,这时候克瑞斯汀也找到了心仪的对象。

布鲁斯很满足,他觉得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平常的时候,克瑞斯汀和罗宾们都会常常来布鲁斯这里吃饭,为的就是让布鲁斯不觉得孤独,每个月安德鲁都会回来至少一次,阿尔瓦瑞兹也几乎每年都有调派回来的机会,男孩每次回来都会住上一两个月。

时间永远都不会停下脚步。

布鲁斯看见新一代的孩子们学会走路,学会说话,生病,痊愈,长大,上学……他也在不知不觉中上了年纪,岁月开始在他的脸上和身上留下了痕迹。

阿福去世了,离开的时候没什么痛苦。

从这以后,卡尔开始照顾布鲁斯的一切,他可以把一个上午都花费在厨房,只是为了能给布鲁斯一顿满意的午餐。

他蓄了胡子,却没能想办法让自己看起来更年迈一点。

七十五岁的时候,布鲁斯患上了小感冒,本来不是什么大病,却一发不可收拾,高烧不退,什么都吃不下。

卡尔寸步不离地照顾他,每天都希望他能好好地恢复原来的样子,在院子里散步,还可以去给家里的猫喂猫粮。

布鲁斯准备好了遗嘱,可是他的病最后还是好了,但是他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每天只能吃流食。

孩子们每个都束手无策,安德鲁的儿子擦干了眼泪去了有名的医学院。

尽管如此,布鲁斯自认为他的晚年已经什么都不缺了,每天吃完饭之后他会躺在床上和卡尔聊天,然后卡尔会提醒他该休息了。

布鲁斯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休息,他很容易觉得疲倦,而卡尔希望他能因为充足的休息和妥当的照料恢复往日的力气。

但布鲁斯还是一天天衰弱下去,直到失去了走路的力气。

他的头发白得没有一丝杂色,脸上也都是纵横的沟壑,他开始变得消瘦,视力也变得越来越差,只有唯一没变的——他那双蓝色的眼睛仍然清澈。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早晨,布鲁斯刚刚度过他的85岁生日没多久。

对于他来说,度过一个冬天并不容易,他已经撑过了好几个漫长的冬天,今年……对于卡尔来说又是一次胜利——卡尔成功地照顾他坚持过了85岁的冬天。

冬季刚刚结束,天气还有些寒冷,布鲁斯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看见卡尔正坐在床边看着他。

“天亮了。”

布鲁斯转头望着窗外。

“是啊。”

卡尔专注地看着布鲁斯,并未顺着他的目光看。

“卡尔,我今天很奇怪,我饿了。”

卡尔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布鲁斯。

据他所知,布鲁斯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表现出对食物的渴望了。

“我想吃……阿福从前会做的那种,小点心。”

“布鲁斯……你吃不了那种东西的。”

“为什么?我……我有一口好牙,而且我真的想吃,我非常想吃。”

卡尔犹豫地看着布鲁斯,直到瘦弱的男人慢慢从床上坐起来。

“等吃完点心,我们去院子里。”

卡尔很惊愕,因为布鲁斯已经很久没有能靠自己的力气坐起来过了。

“好……你先躺下,不要浪费力气,我马上就去给你准备。”

卡尔急匆匆地出去了,布鲁斯又躺回床上,等待卡尔准备他的点心。

卡尔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为布鲁斯准备好了点心——他已经把阿福的配方烂熟于心,也很熟悉这样的做法。

布鲁斯真的吃了点心,而且丝毫没有困难。

说也奇怪,他的牙齿一直很好,只是身体机能不好了,消化也很差。

“吃到这个,我会以为阿福还活着,真的。”

布鲁斯笑着,拉住卡尔的手。

这是卡尔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又感觉到了布鲁斯身上有了力气。

他可能有快五年的时间都没再站起来过了。

卡尔捏了一把汗,但布鲁斯走得还算稳,他搀着布鲁斯到了院子里,布鲁斯的身上裹着暖和的毛毯,还穿着厚厚的睡袍,卡尔不算太担心他会觉得冷。

在布鲁斯的建议下,他们坐到了院子里用来休息的木质长椅子上。

布鲁斯的家猫从屋顶上跳下来,跳上扶手,布鲁斯就把手放在猫身上摸了两下。

“今天的太阳真好啊。”

布鲁斯眯着眼睛,享受着温暖的日光。

“已经二月份了——你看,我们家的那株花每年这个时候都已经谢了。”

布鲁斯看着院落里的花树喃喃自语。

“布鲁斯……你观察得真仔细,等等……你能看到那里吗?”

卡尔更诧异了。

“你看,它旁边的那株已经开了——我以前常常好奇它们的花期可不可能会重叠……阿福告诉我它们的花从来都没有见过面。”

卡尔沉默地听着,内心仍然沉浸在发现布鲁斯似乎有所好转的喜悦中。

“我和阿福打赌,我说它们的花期就紧挨着,很可能有一天就会重叠。”

“现在看来,是我赢了。”

一阵风吹过,花树晃了两下,有两朵花掉到一尘不染的地面上。

“你觉得它们还能坚持几天?”

“不知道……大概,我猜会有一两天吧。”

卡尔看着在风中飘散的花瓣,顺口答道。

布鲁斯轻轻靠在卡尔的肩膀上,卡尔便转过头。

“我累了,卡尔……让我睡一会儿。”

卡尔无言地点点头,听见布鲁斯的心跳声越来越微弱。

他终究还是留不下他心爱的人。

“布鲁斯,布鲁斯?”

卡尔再也听不见心跳的声音,仍然抱着侥幸呼唤着。

扶手上的猫突然炸毛一般,从上面跳下来,翻过院墙,没了踪影。

“休息吧,你太累了。”

眼泪从卡尔的脸颊上滑过。

按照布鲁斯多年前就拟好的遗嘱,他的财产被捐给国家的各大福利机构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没有任何一个孩子愿意占有,于是孩子们决定轮流管理他们的家族生意。

卡尔继续住在他们的老房子里,每天都要去墓园看望布鲁斯。

这几天天气不算好,又下了小雪。

大概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卡尔正坐在原来他和布鲁斯的房间里,看着屋外阴沉的天空发呆。

恍惚间,他听见了什么东西在门上发出的怪响。

管他呢。

“卡尔,开门!”

熟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他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大概出了幻觉。

“快开门!”

卡尔猛地拉开了卧室的门,以为能看见那张原本已经被埋在地下的脸。

可是什么都没有。

卡尔关上门,突然靠着门板瘫倒下来,难过地哭泣。

“开门,你这笨蛋,我要被冻死了。”

卡尔十二万分地确定,这次绝对不是他的幻觉。

他把门开了个缝,看到一只圆滚滚的蓝色眼睛正瞪着他,瞳孔细得像针。

他怪叫一声,门外的东西却一下子就挤进来,飞快跳上他的床,在上面留下了黑色的污迹。

“该死的,我敲了这门有三天了,你像个聋子,根本不理我!”

床上的正是他们走失的家猫,此时正畏寒地缩在他们的被子里。

“布鲁斯?”

卡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他走过去把猫抱起来,看见那如出一辙的眼色——他明明记得布鲁斯的猫眼色原来是绿色的。

一只泥乎乎的爪子马上按在他脸上,接着就是布鲁斯不耐烦的语气。

“喂喂,快给我准备热水。”

说着,猫爪还乱蹬了几下。

“我们家的老猫真是太难搞定了,我跟他商量了好久……他才终于让我和他分享身体,而且只有白天……不过他说过他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他的寿命很长,大概有好几百年那么长——”

“好的,我这就给你准备热水。”

卡尔的眼泪又忍不住在眼里打转。

“还有,你要喂他吃小鱼干——那是我答应他的。”

“好,都听你的。”

END

(完结啦完结啦_(:3」∠)_

脑洞来自新52达米安长大后的设定集

还是可以甜一下的!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各位!⊙ω⊙)

评论(29)

热度(88)

  1. 05小七鈺橼 转载了此文字
  2. blue鈺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