鈺橼

复健中,尽量快更

【超蝠同人(ABO)】两面

第二十二章 觉醒(结局篇)

摘要:在格瑞斯·肯特六岁的时候,她的能力觉醒了,而这还远远不是她最大的烦恼。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0bdd378

“格瑞斯,你的作业?”

“太简单了,爸爸,我不想写。”

克拉克看着坐在自己的小床上打电玩的女儿,头疼万分。

一转眼,格瑞斯都六岁了,当然,这些年,克拉克也没少往韦恩庄园跑,几乎每个周末,他都要带着格瑞斯,去她的“布鲁斯叔叔”家。

当然,他们在韦恩庄园都有自己的专属房间。

可是,最近,克拉克却觉得生活没那么舒坦了——当然也是因为格瑞斯。

孩子可能继承了她父亲的智商,又聪明鬼主意又多,学校的课业根本不算什么。

一个月前布鲁斯开始给克拉克自己为她专门设计的功课,但这也难不倒她——其实这不是什么坏事,可是如果这事放在一个精力异常旺盛又淘气的小女孩身上,可就没那么好了。

虽然小家伙给他带来了不少欢乐,但最近也有了新的烦恼。

根据学校老师的反映,格瑞斯常常逃课,虽然她的学业成绩无人能敌,但是每次都让老师们捏了一把汗。

有同学亲眼看到格瑞斯站在树上摘苹果吃。

大家都很害怕,六岁的孩子,身高才一米多,爬到5米高的树上,任谁看了都会害怕。

而且,她是怎么上去的?

克拉克总是担心,格瑞斯精力如此旺盛,会不会是力量已经觉醒了,要是那样的话,他可要赶紧打预防针了。

身为超人,身份保密还是必须的。

可是,他观察了一阵子,就是没发现格瑞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现在不要说是他,就是布鲁斯也开始担心了。

怕是不久,格瑞斯就要成了他们的床上议题了,克拉克可一点都不想这样,布鲁斯一向都在孩子身上花比别人更多的精力,虽然格瑞斯根本感觉不到。

没错,他就是有点嫉妒了。

不过,在后知后觉的克拉克在叹着气告诉格瑞斯自己会去给她找点有难度的功课,然后关上她房间的门离开后,他根本不知道格瑞斯做了什么。

其实,现在最烦恼的是格瑞斯。

爸爸前脚一走,她就从床底下摸出一根金属棍子,两眼发出热视线,很快就把棍子熔成两段。

发红的棍子戳了一下她的胳膊,却一点都不疼。

“我一定是……怪物。”格瑞斯的表情十分凝重。

小孩子并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自己的疑惑,于是她很快又把棍子藏在床底,打开电视随便翻着频道。

今天她心情有点烦躁,所以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停在她专门看动画片的频道上,而是漫无目的的切换着。

看着看着,一条新闻引起她的注意。

超人?平常总是听见大家议论他,据说是个无所不能的救世主。

看着那条新闻上超人战斗时的几个片段,格瑞斯手里的遥控器“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于是,等克拉克从外面回来时,他就遇到了这样的景象。

格瑞斯拿着她的领养证明站在克拉克面前,嘴撅得老高。

“怎么了,格瑞斯,谁惹你不高兴了吗?”

“爸爸,证明上的东西我都查不到,我到底是哪儿来的?”

“我从孤儿院领养的呀。”克拉克心虚极了,只好强装镇定。

“那你是不是Omega?”

“为……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克拉克有点窘迫地看着格瑞斯,心想平时大家都认为自己是Beta,怎么格瑞斯偏偏问他是不是Omega?

“你说嘛,是不是?”

“听话,格瑞斯,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但是你要先告诉我……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你是不是被超人给标记了?然后生的我?还骗我说我是领养的,一定是超人让你隐瞒的事情。”

克拉克听了这话顿时大跌眼镜,小孩子的想象力真是丰富。

“亲爱的,Beta也可以生啊,不光是Omega。”

“可是生理老师说Beta的生育率很低啊。”

克拉克突然意识到自己争论这个根本没有意义。

“你看看,爸爸的腺体就在这,看到什么标记了吗?”

克拉克蹲下身来,把后颈的腺体亮给格瑞斯看。

格瑞斯有些不甘心地瞪着克拉克:“好吧,但是,我为什么会有和超人一样的能力?我好害怕一不小心就伤害到别人!”

克拉克看着格瑞斯抓着他的小手,果真感觉到孩子的力气真不小。

老天,这下布鲁斯一定会暴跳如雷的。

“格瑞斯,你还记得今天是周几吗?”

“周五啊,今天是周五!”

“所以我们明天要去韦恩庄园,到时候如果你表现好,我就告诉你。”

“好吧,这有什么难。”

“明天,达米安哥哥也会回来——他的游学结束了。”

“那我可以看见达米安长什么样了?哇,太棒了!”

“注意礼貌,达米安哥哥脾气可不像迪克叔叔那么好。”

“好的,我知道了!”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很快就高兴地跑出去玩了,留下克拉克一个人在屋里长吁短叹。

他卖了大都会的公寓,搬到了州北,就是为了能让格瑞斯度过平静的童年,当然也是为了让她尽量少和超人有交集。

不过,纸里是包不住火的,他知道早晚格瑞斯都会知道真相,可是布鲁斯还要由他去说服。

当初有和布鲁斯约定,一旦瞒不住就主动告诉格瑞斯他们的关系,可是克拉克和布鲁斯几年了,对自家Omega的脾气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

当初答不答应是一回事,现在要不要做是另一回事,主要还是要看他能把布鲁斯哄到什么程度。

当然,他最好提前祈祷一下,布鲁斯明天心情刚刚好还不错。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克拉克就和格瑞斯出现在韦恩庄园的门口。

来开门的是阿福,布鲁斯都还没有起床。

“实在是抱歉啊,布鲁斯老爷他……”

“我知道,阿福爷爷,布鲁斯叔叔还在睡觉呢,对不对?”

“噢,格瑞斯,你真是聪明。”

“我们已经好几次都正赶上他在睡懒觉了——我想让爸爸晚点再出发的,可是他还是这么早就带我来了。”格瑞斯像个小大人一样叉着腰说。

“没关系,格瑞斯先来尝尝点心吧,我刚刚正好在做小甜饼呢。”

“啊,太棒了,我要吃小甜饼!”格瑞斯高兴地拉着阿福的手往房子里走去,克拉克也跟着一起到了房子里。

“阿福,我先去我房间拿点东西,顺便洗个澡。”克拉克很自然地跟阿福打了个招呼,就朝楼上走去。

“好的,肯特先生,我会在这里陪格瑞斯玩一会儿。”

克拉克在布鲁斯的卧室门前停住,犹豫了一下,悄悄推门飘进来。

布鲁斯看起来睡得正香,被子被卷成一团踢到了一边,窗帘还挡着,室内有些昏暗。

他尴尬地发现,自己竟然连第一句话的思路都没有。

但克拉克还是飘进去,为布鲁斯拉上被子——虽说他保养得很好,但是也是快要五十岁的人了,总这样难免会着凉的。

回想起来,自从几年前他再次标记了腺体受伤解除标记的布鲁斯之后,布鲁斯热潮时再也没有被冷热交替和腹痛折磨过,想来是腺体被破坏无意之中触发了他身体里的恢复机制,让他又恢复到了一个相对不错的状态。

克拉克坐在布鲁斯身旁,安静地看着他,往事如潮水一样涌上心头。

说真的,多愁善感这一点,也让他看起来不怎么像Alpha。

布鲁斯的每一根发丝都被克拉克看得清清楚楚,虽说是最强的人类Omega,仍然逃不过岁月的洗礼,如今他的满头黑发里已经掺了星星点点的银丝。

肌肉仍然富有韧性和强度,这克拉克再清楚不过了,毕竟他常常和布鲁斯有身体上的亲密接触,布鲁斯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他最了解了。

但是,一年前,克拉克就再也没有和布鲁斯缠绵整晚了,他知道在天色已经微微泛青时才让布鲁斯安心睡下对于布鲁斯的身体是多大的负担。

在达米安正式接班之前,布鲁斯还有好多个夜晚要花在守护哥谭上,克拉克只能尽量保证他一直精神饱满,身体无恙。

到现在为止,达米安已经外出游学四个年头了,大概在达米安外出两年后,克拉克发现布鲁斯有时会在半夜醒来,念叨着达米安就快要回来了。

等克拉克打开灯告诉他这只是个梦时,布鲁斯怅然若失的表情让他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每当这时,克拉克总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格瑞斯——她可是从布鲁斯身上掉下来的肉,不能和她相认,也不能以父亲的身份疼爱她,必然是让布鲁斯最痛苦的事。

也许,让格瑞斯和他相认,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他们再也不用每次都小心翼翼,战战兢兢,担心被格瑞斯发现了。

就为了防止被发现,布鲁斯给自己的卧室加了很多隔音措施,每次克拉克都要在确认格瑞斯睡下了之后才偷偷溜过来。

今天,这种生活大概要正式结束了。

布鲁斯翻了个身,醒了,迷迷糊糊看见克拉克,皱着眉头打了个响鼻。

“醒了,布鲁斯?”

“嗯……”布鲁斯伸了个懒腰,一脸慵懒,“你怎么来这么早?”

“嗯……就是想早点来看看你。”

“得了吧,你也岁数一大把了,这点小把戏还指望能骗过我?你肯定有什么事。”

“哎,好吧,我也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

克拉克轻轻附身凑近布鲁斯的耳朵,对他耳语了一番。

“你说什么?!格瑞斯她……”

“嘘……布鲁斯,她知道分寸……”

“我信你的鬼话!格瑞斯才六岁,万一哪天……”

“冷静……布鲁斯,我是想了办法才来找你说——”

“什么办法?”布鲁斯直勾勾地盯着克拉克,仿佛要看透他的心思。

“嗯……你还记得我们之前的约定吗?”

“你说让我坦白和你的关系?可是你别忘了,除非我们瞒不住她……”

“布鲁斯,我……我想说的就是这件事——我们瞒不久了。”

“什么意思,克拉克?瞒不久?!”

“是……是啊,布鲁斯,她……她发现那个证件是假的了。”

“不可能!我找了好几个机构打掩护的!”

“可是……布鲁斯,格瑞斯她有……超能力啊,她有超级速度,很快就能阅读完所有的文件,她一定全都验证过了。”

布鲁斯瞪着克拉克,脸色变得有些难堪。

“布鲁斯,告诉格瑞斯真相,我们就可以一起教她怎么控制力量。”

布鲁斯不反驳,也不同意,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克拉克。

“你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事吗,布鲁斯?”

“她会很快接受我吗,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对她表示过关心。”

“怎么没有,布鲁斯,你对她态度很好,这不就是关心吗?”

“但我不是个负责任的父亲,我把她丢给你,我从来……”

“不,布鲁斯,你真的太小瞧你自己了,从她断奶开始,她的食谱,她的每一个玩具,她的启蒙课程,她的学校……布鲁斯,我真的没法一一列举。”

布鲁斯仍然犹豫,他看着克拉克,发现他的Alpha眼神异常坚定。

“好吧……克拉克,等早饭后,我们一起跟她说。”

“好的,布鲁斯,别担心。”

克拉克心里松了口气,却又被布鲁斯一句冷冷的话说得紧张了一下。

“要是格瑞斯接受不了,以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睡隔壁吧。”

“怎么会呢,她肯定会接受的。”克拉克的手轻轻划过布鲁斯仍然完美的腰际,

“哼,你也知道害怕了?”布鲁斯拍开克拉克的手,假装生气地看了克拉克一眼。

“我才没有,倒是你该放轻松。”克拉克看着布鲁斯——刚刚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紧张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于是,一顿丰盛的早餐后,格瑞斯有点纳闷地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两个大人,好奇这次为什么自己也被叫住。

“格瑞斯,我昨天答应你,告诉你你到底是谁的孩子,你还记得吗?”

“是啊,我还以为你忘了呢,正想提醒你。”

“格瑞斯,我是你的亲生父亲,我和布鲁斯生了你。”

小女孩卡巴着眼睛,一时间整个韦恩庄园都陷入了沉默。

“啊——?这……”

“我知道你有一堆问题想问……那现在就问吧,我们能回答的,都会告诉你。”

格瑞斯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调整自己惊讶的情绪。

“布鲁斯叔……好吧,我是说爸爸,你是Omega?”

“我是。”布鲁斯僵硬地从嘴里挤出两个字。

“可是,你可比我爸爸更像Alpha。”

布鲁斯叹了口气,蹲下身来给格瑞斯看自己被标记的腺体,他感觉到小家伙甚至还凑近了他的脖子嗅了一下。

“好吧,我真的信了……可是,这真的很难以置信……”格瑞斯扑闪着大眼睛,“为什么你们要费心伪造我的身份,而且让我在州北长大呢?我听说和家人分开是Omega最痛苦的事。”

“这正是我们想告诉你的另一件事……格瑞斯,你的超能力继承自我,我就是大都会的超人,而布鲁斯……”克拉克摘下眼镜,同时也感觉到布鲁斯有些不确定地握住他的手腕,至于格瑞斯——孩子已经把嘴张得老大了,估计这个信息比之前的更为爆炸。

“他是一个伟大的英雄,也是我生命中难得的Omega,他是……哥谭的蝙蝠侠。”

“哈?!”格瑞斯惊讶地叫出来,碰巧经过的管家吓得差点把红茶泼在地上。

“等等……请让我先消化一会儿——”格瑞斯掉头就跑到楼上自己的房间,把两个同样紧张得不知所措的大人晾在一边。

“这下好了……克拉克,看你的馊主意!”

“我看她不像是生气或者接受不了的样子,我们要不要耐心等她平静下来再说?”

“不然你觉得我们现在有机会跟她说吗,该死,本来想趁达米安来之前……”

“布鲁斯,别这么大心理压力,达米安是家人,他只是好久没回来了而已。”

“可是……可是,我想让他……他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

“相信我,他遇见你黑着脸的次数可多了去了,对他来说,遇见尴尬的场面才是常态。”

“哼,我就最后再信你一次,今晚要是还是不成,你也别想睡隔壁了,给我出去睡院子吧。”

“好好好,都听你的。”

达米安回来时,格瑞斯还没有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于是他看见了父亲难看的脸色以及在他身旁一直试图讨好的,他的另一位父亲。

或者说,是他的那位超人继父。

走之前他曾经让超人照顾好自己的父亲,现在他看到自己的父亲精神似乎还不错,心里才放松下来。

“父亲,我回来了。”

“嗯,阿福在准备点心。”

达米安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父亲宛若当年一样,想要表达关心,却还是别扭地不愿意直接,但多年以后听起来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不知道为什么这让他有点心酸。

和布鲁斯简单寒暄了几句之后,达米安就找了个机会把克拉克拉到一边。

“你是不是惹他生气了?”

“没有没有,没有的事。”克拉克紧张兮兮地看着绿眼睛的孩子,年轻人身上散发着有点恐怖的Alpha气息。

“那他怎么老是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

“那个……主要是因为……格瑞斯的事。”

“格瑞斯?我妹妹?她怎么了?”

“她……我们向她坦白了。”克拉克朝达米安使了个眼色,又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噢,那你去跟我父亲说,让他不要担心。”

“嗯……嗯?”

“我去找格瑞斯谈谈。”

克拉克点点头,看着达米安往楼上去了,才慢吞吞回到布鲁斯身边。

“达米安呢?”

“上楼了。”

“他不吃点心了吗?”

“不是……他说他要去看看格瑞斯。”

布鲁斯没说话,出乎意料的是,克拉克发现布鲁斯并没有露出向以往那样焦躁不安的神色。

“他长大了。”

“是啊。”

“我以前最不放心的就是他。”

“现在,没人让你不放心了,也许他会接替你成为下一个蝙蝠侠。”

“也许吧。”布鲁斯舒展身体,让克拉克轻轻按摩自己的肩膀。

达米安敲响了格瑞斯的房间门,稍等了一会儿,格瑞斯才过来开门。

小家伙打量了他几眼,眼珠一转。

“你是达米安哥哥?”

看着绿眼睛的男孩点点头,格瑞斯才完全打开门,让他进来。

“你记得我?”进门后,达米安随意地找了个地方坐下,打量着格瑞斯房间的摆设——比起几年前的婴儿房,多了不少东西。

随手打开Xbox,随便看了一眼。

“你也玩GTA?”

“无聊的时候玩玩。”

达米安笑笑,打开玩了一局。

“你就是过来玩我的游戏的吗?”

“不,其实我对你父亲说了,要过来找你谈谈,”达米安按停了游戏,这才把目光对上格瑞斯,“他们正在楼下胡思乱想,尤其是我父亲,他一句话都不会说,但他心里怕是可以演出一台电影了。”

“胡思乱想?为什么?”

“听说他们向你坦白了……一些事情?”

“嗯,是啊,我只是有点反应不来。”格瑞斯点点头,看起来也好像有了心事。

“有超英家长让你觉得头疼吗?”

“我不知道……也许我也要做像他们一样的人,拯救那些遇到危险的人,打败那些坏人?”

“不知道肯特会怎么想,但是我父亲肯定不会希望你是那种人……”

看着格瑞斯惊讶的目光,达米安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我是说,让他的小鸟儿跟他一起?那他还可以勉强接受,可是让孩子们单干?他会整天都寝食难安。”

“可是,你不也是……”

“是啊,我从来不听他的话,我叛逆,以身犯险,甚至冲撞他的底线,他担心我走上歪路,所以他一直要我待在他身边,当他的罗宾,我母亲把我培养成了杀手,他为了让我有个正常的生活费尽了心思。”

“为什么那么做?他对你不好吗?”

“当然不是,我知道他在乎我,可是我很讨厌他一个肯定都不愿意给我——我只是在拼命吸引他的注意力。”

“那他会不会要求我……”

“相信我,他不会的,你知道他为什么能狠下心来让你和你父亲一起在大都会附近住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他不想让你受哥谭的影响,他想让你快乐地活着,或许偶尔回家吃个饭,陪他看看电影,他根本不想让你当什么见鬼的超级英雄。”

“为什么,他不喜欢超级英雄?”

“他可不像肯特,他遭受了太多苦难了……小的时候就死了父母,而且,失去过自己最宝贵的罗宾……也失去过我,还被关进阿卡姆虐待过。”

“可以……给我讲讲他的故事吗?”

“不了,你可还没成年,至少……也要等你14岁,不然……他非打死我不可。”

“就……告诉我他为什么会失去他的罗宾……可以吗?好吗?”

“哎……好吧,可是格瑞斯不许告诉别人,答应我。”

“我答应你。”

在布鲁斯焦虑地等待中,达米安和格瑞斯一起下楼了,格瑞斯看起来似乎很正常,布鲁斯心里才松了口气。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爸爸,我就知道不会有哪个叔叔对我这么好。”格瑞斯扑进布鲁斯的怀里,布鲁斯茫然的目光扫过身后的达米安,看到年轻人向他使了个可爱的眼色。

“这回放心了吧?我就说了他们准没问题的。”

“闭嘴吧你,克拉克。”

END

(正式结局_(:3」∠)_

有点开放式,毕竟老爷和大超之间的幸福生活肯定无穷无尽:-D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旁友!今晚要码新文辣!⊙ω⊙)

评论(19)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