鈺橼

复健中,尽量快更

【超蝠同人(ABO)】两面

第二十章 复健

摘要:布鲁斯的产后抑郁症终于有了明显的改善,克拉克答应他一起去参加酒会。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0b04d90

一大早,克拉克就不得不从布鲁斯的卧室里狼狈地走出来。

或者说——是逃出来。

即使是正常状况下,布鲁斯也不是常常有个好脾气,更何况是在他患上产后抑郁症的特殊时期?

所以,今天布鲁斯一醒来就情绪无常地大发脾气,随手抓到什么就往克拉克身上扔,让他“滚出自己的卧室”。

克拉克也不知道是哪儿不对劲了,自从他过来陪布鲁斯以来,一个多月了,几乎每天都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本来想着,自己搬过来了,布鲁斯还可以多和格瑞斯亲近亲近,可是这样子……谁敢让他自己一个人去看格瑞斯?

患上产后抑郁症的Omega攻击性很强,尤其是男性,很多新生儿死亡都是由于生育自己的Omega患上产后抑郁症后攻击子女致死。

这种事真的……想想都害怕。

所以,终于在这天早上,克拉克又一次灰溜溜地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布鲁斯的卧室里跑出来了——自从发现布鲁斯有抑郁症之后,他的症状很快就变得更加明显了,睡眠比以前更浅,而且常常失眠多梦。

这几日克拉克都没少费心思,除了帮布鲁斯处理夜巡时落下的新伤,还要陪他说话,很多时候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们就只好静静地在卧室里坐着,克拉克也不太敢大摇大摆地出房间,因为达米安不想见他。

他觉得自己的治疗遇上瓶颈了——一开始的几天布鲁斯的确有好转的迹象,但后来却突然毫无进展了。

心里明白这种事情急不得,克拉克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焦虑,这样下去,布鲁斯的精神状态会越来越不好,到时不要说是夜巡,恐怕连维持正常生活都难。

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现在又要想点办法给布鲁斯注射激素了。

在楼下拿了药和注射器就上了楼,克拉克却在布鲁斯的卧室门前犹豫了——每次在布鲁斯大发脾气把他赶走之后,回房间都是一件又要动脑又要担惊受怕的事。

这可比平常对付反派困难多了,纯属是技术活。

他轻轻推了一下门,开了个缝,朝里面窥视。

布鲁斯趴在床上,脸朝下,无声地抽泣着,远远地看着他,克拉克就能感觉到心酸。

他悄悄飘进来,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同时轻轻关上门——他已经尽力了,但是门锁还是发出了“咔哒”一声,克拉克只好直接把门反锁。

就算是从里面直接打开,也多少会拖延一点点时间,这样自己就有余地稳住布鲁斯,防止他随时爆发情绪。

刚刚那声响显然足以惊动布鲁斯了,但是很显然,事情并非如此。

布鲁斯仍然趴着,也仍然时不时地就抽动一下,但是他并没有跳起来瞪着克拉克,也没有马上把克拉克吼出去。

即使和布鲁斯相处颇久,克拉克也仍然是个直接的人,只要布鲁斯没有明确表示出抵触,他就会马上凑上去,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刚刚起床的布鲁斯还半裸着身体,克拉克小心翼翼地坐在他旁边,安静地看着他虽然遍布伤口却仍然线条优美的脊背一起一伏。

他把药品和针具放在一边,等着布鲁斯平静下来,好给他注射激素。

在激素之后,还要给布鲁斯进行抗抑郁类药物的注射。

克拉克好几次都动了放弃药物治疗的念头,因为精神类药物的副作用实在太大了,但是他知道不能不用。

因此,药物治疗时,克拉克常常用很小的剂量,他担心布鲁斯会承受不住。

两个星期以来,他几乎没怎么增加精神药物的剂量,尽管如此,有时布鲁斯也会被副作用折磨。

头晕,鼻子堵塞,有时是头疼。

但布鲁斯很坚强,他没有一次反抗过注射——克拉克知道他本来就有些抵触针剂。

布鲁斯没有变换姿势,只是默默地伸出一只胳膊——他当然知道克拉克回来了,而且他也知道克拉克来做什么。

注射那些激素,还有精神类药物,每天他都要接受两次这样的治疗。

他不喜欢药物进到血管那种感觉,但是这是克拉克,布鲁斯知道自己已经让他费了多少心——换做是自己,可能早就受不了了。

“要不要先等等?布鲁斯,你觉得好点了吗?”

尽管脸朝下,克拉克还是看见布鲁斯点了两下头。

其实,这一次挺出乎意料的,克拉克没想到布鲁斯这一次会主动伸出胳膊来——以前都是他问过布鲁斯,对方点头之后,自己才拉过对方的胳膊。

如果不是因为早上布鲁斯大发脾气,克拉克几乎要以为他的抑郁症已经好了。

注射从来不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很快,药就都被推进布鲁斯的静脉。

注射结束后,布鲁斯已经翻了个身,换仰面躺着了。

他用余光看了一眼克拉克,发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就躲闪开了目光。

“克拉克,你……”

“只是确认一下你的情况。”

“不……我是指——”

“是什么?布鲁斯,你指的是什么?”

“你……没想过放弃吗?我……”

“布鲁斯,你又不是不了解我。”

“克拉克,对不起。”

“我理解你。”

“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很……我有时觉得很生气,不知道为什么。”

“说真的,布鲁斯,我太佩服你了——夜巡的时候你还是控制得好好的,不是吗?”

布鲁斯皱着眉头,看着克拉克,仿佛在确认对方是真心的还是只是恭维。

“噢,得了,布鲁斯!你知道我不擅长开玩笑——我说的是真心话!”

“我不是那个意思,克拉克,你解读表情的能力很有问题。”

“好吧……那你想说什么,布鲁斯?”

布鲁斯坐起来,看起来冷静了很多。

“也许我现在还可以控制住我自己,但,今晚的夜巡我是不是还能坚持底线……或者明晚,我不知道……如果我杀了人,我一定会去接受法律的制裁,或许他们会送我去疯人院……”

“我不会允许那种事情发生,布鲁斯。”

“如果我真的因此被关进疯人院,我不会允许你来救我,克拉克。”

“我不是指那个,我是指……我不会让你做出后悔之事。”

“你怎么保证?”

“这些天,你每次夜巡,我都在关注你,你的每个动作,每次你和歹徒交手,你知道我可以在1毫秒内到达哥谭的任何一个角落。”

“你知道我有好几次都差点……”

“我当时就在你身后几米,布鲁斯,我看到你举起拳头又放下,或者夺了对方的刀,又放下……”克拉克凑过去,把布鲁斯紧紧抱在怀里,“我记得联盟里曾有人问你,他们的行为越界时有你照看,但你的行为越界时要由谁监督……布鲁斯,我想我可以给他们一个答案。”

布鲁斯没有抵抗克拉克的动作,反而把对方抱得更紧。

“他们很快就会知道我们的事……我是Omega,你是我的Alpha——”

“我随时都能接受,布鲁斯,也许你还需要时间……”

“为什么不试试看呢,克拉克?”

“你指什么?布鲁斯,我真的可以带你去联盟,向大家坦白一切吗?”

“你一直认为我绝对不会答应的,不是吗?”

“你说的没错……其实我也想的,我本想等你恢复得差不多了再——”

“克拉克,我一直以为我们只是同事……我是说,除了你,我和其他人,我们不过是偶尔遇到大麻烦时,一起合作一下。”

“那后来呢?”

“我不知道,也许那是朋友的感觉,我会替你们感到担心,做你们每个人的plan B对我来说都很煎熬。”

“我理解,布鲁斯,这一点都不怪你——你从来都没有朋友,也许我是第一个,我们是你的第一个小圈子。”

“这是韦恩的宿命,克拉克。”

“那么希望我们可以给你带来点不一样的东西。”

“改写韦恩家鹤立鸡群,茕茕孑立的历史吗?”布鲁斯坐直身子,从克拉克的怀里出来,眼睛里带着微微的笑意。

事情的发展总是这么有戏剧性,就在克拉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治疗的成效时,布鲁斯突然有了明显的好转迹象。

克拉克已经很久没看见他这个表情了,也许之前抑郁症还不明显时偶尔还能看见——但自从信任危机之后,布鲁斯再也没笑过。

“我可不敢奢望,韦恩家永远都是鹤立鸡群的——你们可是哥谭的贵族。”

“我可没听说哪个贵族整天被别人盯着屁股看。”布鲁斯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布鲁斯,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哥谭人都这么看你吗?”

“拜托,你有看过哥谭市每年发生多少起强奸案吗?”

“好吧,这我可说不过你——”克拉克盯着布鲁斯强壮的胸肌,似乎有了什么主意,“你这么说,我可害怕有一天你真出了什么事……要不,我们做点防范?”

“你想干什么,克拉克?”布鲁斯看着克拉克的眼神越来越暧昧,本能地绷紧身体。

“要是那些人一靠近你就闻到另一个Alpha强烈的气味,他们就不敢跟你动手了。”克拉克一脸认真地看着布鲁斯。

“别扯淡了,那只会让人觉得我是个不检点的人。”布鲁斯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克拉克——真不愧是“纯良的”堪萨斯州农场男孩,就算是想入非非也能找个正点到不行的理由。

“难道哥谭宝贝布鲁斯连有个伴侣的资格都没有?那我可明白韦恩家的人平时生活都多——无聊了。”克拉克撇撇嘴,稍微带上了点挑衅的意味。

“无聊?克拉克,我只是还不想让你知道那么多,那会让我有罪恶感。”布鲁斯也不甘示弱。

“罪恶感?为什么?”

“就像是……给未成年人看了R级电影的感觉。”布鲁斯歪着头,脸上带着一点得意的笑容。

克拉克竟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bingo,布鲁斯对克拉克,一比零。”布鲁斯勾了勾嘴角。

“我真的低估你了,布鲁斯。”克拉克一把把布鲁斯抱起来,就要往浴室走。

“啊哈,慢着,小男孩,你越是这样,只能越显得你菜鸟。”

“你还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噢,布鲁斯,我真的小看你了。”

“但你得先满足我一个要求。”

“是什么?说吧。”克拉克把布鲁斯放下来,忍住欲望。

“我今晚有个酒会……你得跟我一起去。”

“但是……”

“戴上你的眼镜,但是你的衣服要由我来选——我真懒得说你那差到出奇的穿衣品味。”

“我保证不会给你丢脸……但是,我的身份怎么办?如果有人问……”

“拿好这个。”

克拉克接过布鲁斯从抽屉里翻出的一张精制的名片,愣了一下,笑了。

“大都会S公司董事长?布鲁斯,你预谋了多久?”

“只是另一个预备方案而已。”

克拉克也不继续抢白,只是笑着把名片放在床头——他可了解布鲁斯的个性了,为了布鲁斯要给他的惊喜,他决定还是先忍忍。

到时候,他绝对要用尽方法,让布鲁斯羞到抬不起头来——当然那景象只有他才有资格看。

很快,时间就到了晚上八点——布鲁斯和克拉克准时坐着阿福开的车到了酒会举行的地点,这是哥谭数一数二的高级酒店。

克拉克觉得有点不太舒服,布鲁斯给他选的礼服有点紧,他承认这样能显出他的好身材,但是那并不是舒适的选择。

路上阿福不放心地确认了好几次,直到他的布鲁斯老爷用几乎不耐烦的口吻告诉他自己很好而且有克拉克在身边,才终于住口。

到了地方,他们下了车,布鲁斯一点也没犹豫就大步走进去,克拉克也跟着他低调地走进去。

虽然布鲁斯告诉他不要太放不开,他还是本能地收起Alpha的气息,试图让自己不那么引人注目。

可是,一进到大厅,克拉克就发现,什么试着不引人注目,根本就不重要——当然了,想想看,如果总有人盯着你爱人的屁股蠢蠢欲动,你还能淡定吗?

布鲁斯似乎遇到了几个熟人,走过去搭讪,他娴熟地把香槟偷换成姜汁,和那几个人说几句,偶尔喝一口“香槟”,看起来活像个交际能手。

克拉克就在他旁边,但一直装着只是一个不相关的人——他还不太习惯这种场合。

然后,他看见一只不怀好意的手朝布鲁斯的屁股摸过去,立马就抓住那只图谋不轨的“咸猪手”。

“嘿,放开你的脏手!”

被抓的人显然也是个有地位的家伙,但像这样突然被抓个正着,让他也忍不住涨红了脸。

“不知道是谁手脏,先生。”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是说大庭广众之下……”克拉克皱了皱眉头,心想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克拉克?你在干什么?过来认识几个朋友。”布鲁斯突然回头,打断了克拉克和那个图谋不轨的人的对话。

那人瞪大了眼睛,看起来惊讶极了,根本没想到人们口中的花花公子,哥谭宝贝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和某个男人交往了。

没错,人人都以为这位富豪Omega并不喜欢和粗鲁的Alpha交往。

克拉克不客气地放出自己的Alpha信息素,被他抓了个正着的人马上没了脾气,悻悻地走了。

酒会上的人们显然都没想到布鲁斯身边会站着这么一位不容冒犯的Alpha,只要看看他被晚礼服勒得显形的身材,就没人再敢对布鲁斯动手动脚,或者只是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布鲁斯看。

当然,也没人敢问问这位克拉克到底是何方神圣,他的Alpha信息素把别人都吓到了。

但是布鲁斯可本不是这么打算的,克拉克很快就把风头出尽了,这让他原本的计划都泡汤了。

于是,找了个间隙,布鲁斯把克拉克拉进盟洗室。

“你想干嘛?你要把酒会的人全吓跑吗?”

“你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吗,布鲁斯?有人想对你……”

“你傻啊,他们没那个狗胆的。”

“之前那个人差点就摸到你了。”

“我又不是不会躲,你这样我都没法说话……呃,你干什么,克拉克!”

布鲁斯脸一下子红了,克拉克一把摸上了他的屁股,盟洗室好歹也算是半公开场合,虽然此时一个人都没有。

“没想到你这么放荡,是不是想让我在这儿就把你……”

“你敢的话,今天就给我滚回你的大都会。”布鲁斯的脸已经烧得发烫,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克拉克的接触带来的冲动。

“那我怎么办?”

“不是说了等会儿吗?难道你也要食言?你忘了你答应我什么了?”

“没忘,我答应你一直陪你交际到酒会结束。”

“这就对了,good boy。”

克拉克只好放开手,闷闷不乐地跟着布鲁斯离开盟洗室。

等着瞧吧,酒会结束后,有你好看的。

这样想着,克拉克继续打起精神,陪着布鲁斯在酒会大厅里乱转,和各种不认识的名流们客套起来。

TBC

(下章有肉_(:3」∠)_

再在火车上睡一夜,我就到家啦:-D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各位!⊙ω⊙)

评论(1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