鈺橼

复健中,尽量快更

【超蝠同人(ABO)】两面

第十七章 暴怒

前文走:http://jim-boo.lofter.com/post/1e83029f_1096f687

摘要:哥谭新反派——暴怒登场,克拉克对于布鲁斯的百般隐瞒感到很不放心。

“这是怎么弄得?”克拉克盯着布鲁斯的左手手背,一条狭长的伤口狰狞地开在那包扎之下——而且,这是从手掌直接穿透过来的,因此伤口也狰狞地向外翻着。

现在,布鲁斯却只顾着小心翼翼地给格瑞斯配奶粉——今天是周末,他盼了好几天了,克拉克终于和往常一样带着格瑞斯来看他了。

“你也知道,我要忙很多事。”

“我理解,布鲁斯,但……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吗?拜托,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还好。”

“克拉克,我很好。”

“这很难说很好,布鲁斯,你的肋骨才断过,有人用子弹打了你……看伤口,是哥谭警局的专用配枪——到底怎么了?”

“克拉克,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别乱用你的透视看我?”

“对不起……但,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什么大麻烦?”

“有大麻烦的是戈登,我没事。”

“真的吗,布鲁斯?”

“嗯。”

“回答我。”

“真的。”布鲁斯有点不耐烦地抬头看了克拉克一眼,可是看到克拉克询问的眼神时,他又马上移开视线了。

“那为什么你身上还有警察留下的枪伤?现在的哥谭警局局长不是吉姆吗?我听说他是个好人。”

“只是意外,克拉克,你知道的,新人们都很不稳当。”布鲁斯的语气若无其事又自然,如果不是他身上的那些伤,克拉克真的要以为他没事了。

但是,再追问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克拉克决定找个布鲁斯口松的机会再试试看。

虽然希望有够渺茫的。

“布鲁斯,为什么加这么多种东西?”

“我想把味道调整得像我的奶一点点,而且,格瑞斯在长身体,她需要多些营养——我不能随便应付了事。”

“所以我觉得格瑞斯和你生活在一起才真的是快乐的。”

“但她不能和我一起在哥谭,这里到处都很危险。”

“我明白,布鲁斯——那你今天想不想跟格瑞斯睡?我也许可以换个房间?”

“不,她也快要记事了,不能让她知道我们的关系——记得吗,克拉克,我们只是好朋友,我是你的赞助人。”

“好吧,布鲁斯……可是等她长大了怎么办?”

“我们小心点就行了。”

克拉克接过布鲁斯调配好的奶瓶:“你不想喂她吗?她现在很可爱,而且已经会说些简单的词了。”

“不了,克拉克,我不想太早暴露我们的关系,这也免了吧。”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脸上一闪而过的落寞神情,感觉心里好像有些堵堵的难受——布鲁斯明明那么想跟格瑞斯好好亲近亲近,但是为了格瑞斯的安全,他也放弃了。

一定很煎熬,很难过。

……

晚上格瑞斯睡着之后,克拉克就去布鲁斯的卧室了——幸而,布鲁斯还同意和他一起睡觉,只要他们能瞒着格瑞斯就好。

他打发走了阿福,帮老管家给布鲁斯的伤手和身上的伤疤换药——看样子伤口都不轻,克拉克上药的时候心里一直在抽痛。

今天布鲁斯没什么精神头,很快就睡下了,克拉克也没勉强——他想过跟布鲁斯约一个固定的时间满足他们两人的欲望,但很快他又放弃了。因为布鲁斯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他最终还是决定以布鲁斯的状态为做不做的依据。

和往常一样,他搂着布鲁斯睡着了。

直到半夜,克拉克被布鲁斯痛苦的呻吟声惊醒——这时候布鲁斯身上已经烧得相当厉害了,克拉克顿时紧张起来。

“布鲁斯?你怎么了?”

可是布鲁斯一点都没回答,他只是难过地哼着,很快克拉克就感觉到不妙了——布鲁斯的热潮来了,这次也仍然和上次一样不正常。

布鲁斯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克拉克发现他的身体温度很不稳,腹部的温度更是反常地低。

他马上放出自己的Alpha信息素——这招对热潮的Omega很有用——尤其是在Omega已经被标记过之后,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用再和他们的Alpha来一场绵长的性(河蟹)爱就可以安然度过热潮。

偏偏,布鲁斯的症状就是一点都没有缓解,克拉克急得满头大汗,这种情况下布鲁斯连维持正常都难,别提是跟他做一场了,那会害死他的。

现在,布鲁斯感觉到肚子又冷又疼——必然是老毛病又复发了,身上也忽冷忽热的,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克拉克……克拉克……”意识有些模糊时,他本能地抓住克拉克温暖的手,试图寻求些安慰,热潮刚刚到来时,与他而言简直与折磨无异,即使是有克拉克陪在身边,也还是痛苦万分。

不过,好在他已经走出了心理阴影,现在他不会出现幻觉——这已经比之前好多了。

“布鲁斯,要我去叫阿福吗?你这样坚持不了多久的,我们可以一起想想办法……”

“不……克拉克……”布鲁斯抓住克拉克的睡袍,不让他走,“咬我的……腺体……克拉克……腺……腺体……”

“布鲁斯……不行……我已经咬过了,再来一次会很疼的。”

“停……停掉热潮……这是最快的方法……”

“布鲁斯……”

“别啰嗦了……快点……”

“好吧,布鲁斯,你忍着点……”克拉克打开床灯,轻轻捋起布鲁斯的发尾,露出他的腺体——那上面自己的牙印还清楚着。

皱皱眉头,终于还是在布鲁斯痛苦的呻吟声中下了口,一口下去,布鲁斯的声音陡然提高——但仍然克制着,害怕吵醒任何人。

克拉克闭上眼睛,一滴眼泪挤出眼角,顺着脸颊流下来——布鲁斯身体还不错,唯独这一个旧疾让他挂心。

二次“标记”的感觉有些过于疼了,布鲁斯的喘息声带了哭腔,但好消息是,布鲁斯的体温开始好转了,克拉克心里稍微放松了一点——一直担心这样也不会好用。

“克拉克……能不能……多放点……多放点信息素?”布鲁斯攥着拳头,忍过了腺体再次被咬的痛苦。

克拉克已经松口了,舔干净布鲁斯腺体流的血之后,突然听到这句话,竟有些错愕。

“克拉克……咬在上面,用你的信息素——”

从布鲁斯断断续续的解释中,克拉克明白了——布鲁斯要他咬在腺体上之后,直接释放Alpha信息素,因为Alpha有能力从牙齿释放出大量信息素,透过Omega的腺体,可以大量进入Omega的体内。

“没问题吗,布鲁斯?”

“咬吧。”隐约的啜泣声让克拉克无法忽视。

“不行……这样太刺激身体了,布鲁斯。”

“我没事。”

克拉克带着复杂的情绪照做了——他清楚布鲁斯让他这么做肯定是可以很快就逼退热潮,一边是永无止境的腹痛和冷热交替,一边是短暂地剧痛一下,每个人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布鲁斯整个人痉挛了一下,就浑身瘫软地趴在床上,克拉克只敢放了一点信息素——他担心对布鲁斯作用太大会适得其反。

听见布鲁斯的干呕声,克拉克难过极了——布鲁斯的体质本来已经对Alpha信息素有点过敏了,这种刺激,他能接受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他把布鲁斯抱进卫生间,对着水池,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吐了一口酸水之后,布鲁斯终于好点了——他的脸色已经因为刺激和疼痛变得苍白如纸,在克拉克喂他喝下一杯热水之后,他无力地趴在克拉克身上。

克拉克把他抱回床上,盖好了被子,坐在他旁边有些不放心地看着他——热潮有时也可能会再度来袭,到时可以及时应对。

“不睡觉吗,克拉克?”

布鲁斯在床上躺了半天,热潮都慢慢退去了,却见克拉克一直都在床边坐着,有些疑惑地转头看他。

“我不需要睡觉,布鲁斯……你觉得怎么样?还需要什么吗?”

“……热水吧,克拉克。”

于是,一瞬间,布鲁斯手里就多了一杯热水。

喝了一口之后,布鲁斯感觉浑身都放松下来——身体告诉他,热潮一天之内都不会再袭击他了。

“吉姆遇到了麻烦——我也遇到了麻烦。”

犹豫半晌,布鲁斯还是开口了。

“是什么,布鲁斯?”克拉克有些意外——没想到布鲁斯会主动和自己说起之前怎么问都没有用的话题。

难道是热潮的影响?

“哥谭市出现了一个新罪犯……穿着和我相似度很高的制服,但他的目标是戈登,还有那些只是想碰碰运气的小角色——他常常因为一点点小罪就杀人。”

“你们没有对峙过吗?”

“有过——一天夜巡时我找到了他,但他躲在暗处,我躲开了他的机关,感觉他像是要捕捉我,但我才躲开,他就用暗器袭击了我,然后马上逃跑了。”

“有看清楚他是什么样子吗?”

“没有……他穿得和我的确十分相似,但我看到我们的标志其实不一样——他的胸口是个“W”,不是蝙蝠标志。”

“W?这是什么意思?”

“资料里没有这个人……我按照他的体征大概查找了一下——都排除了,我想他可能以前不在哥谭市。”

“那然后呢?”

“警局的突袭小队也刚好过来,队员不由分说就向我开枪——我知道他们把我当成那个人了,我中了一弹,但位置不是要害,戈登这个时候也跑过来了,让他的警员马上停止射击,我看到他身上也有伤——应该是被那个家伙偷袭了。”

“原来是这样……我以为戈登怀疑你。”

“他动机很奇怪,我以为他是个极端的义警模仿者,可是那种人不会把哥谭警局也当成目标……我是说,吉姆是个好人。”

“是啊,这人好奇怪。”

布鲁斯若有所思地望着天花板——没有资料,没有动机的罪犯是最难对付的,他需要把对方从隐匿的最深处挖出来。

出生地,成长经历,家庭,父母,社会关系……

“布鲁斯,他会不会是恨吉姆?”

“原因?”

“布鲁斯……恨一个人可以有很多原因。”

“比如?”

克拉克歪着头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头绪,只好尴尬地看着布鲁斯。

“你说得对,克拉克,恨一个人可以有很多原因……或许我应该从吉姆的档案入手开始查。”

“布鲁斯,我喜欢你这样——我是说,你总是可以顺着一件事情想出头绪。”

“别再恭维我了,克拉克,把床灯给我关了,上来睡觉。”

“好的,布鲁斯。”

克拉克关了床灯,上床来抱住布鲁斯,他们和以往一样睡了。

……

两天后,布鲁斯站在韦恩庄园门口,看着克拉克抱着格瑞斯,一转眼就消失在天际。

热潮这两天都没有再光顾他了,这还要托克拉克的福。

多划算啊,一个小时腺体发疼,头晕恶心,换来一个安稳的热潮期。

布鲁斯轻轻地摸着后脖颈处的腺体——那上面的牙印又清晰了些。

又可以安心工作了,对付这个不知名的冒牌“蝙蝠侠”。

“布鲁斯老爷,吉姆·戈登自入职以来名下所有未完结案件的档案都已经找到了——您——”

“我知道了,阿福。”

布鲁斯转身回房,阿福看着他的背影,暗暗地叹了口气。

从肯特先生那里听说布鲁斯老爷的旧疾时,他心里也一样难过,克拉克答应他会努力找出解决办法,在那之前他会先用咬腺体的方式解决问题。

现在,阿福心里已经开始祈祷,希望克拉克能尽快找到办法解决布鲁斯的旧疾了——现在不管怎么处理对布鲁斯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布鲁斯翻找着每一个吉姆未能结束的案件——本来吉姆经手的案件没能结束的就很少,因而,想从里面找到一个可疑的案件并不困难。

假设……这个冒牌蝙蝠侠恨吉姆。

什么可以让一个人足够痛恨,到走上极端的程度?

布鲁斯移动着视线,目光落在了一个二十多年前的案件上。

那时,他还不在哥谭市。

吉姆击毙了想要逃离现场的两个常偷——他们被怀疑在一次入室盗窃时杀死了本市的一个富豪。

但后来证实人并不是他们杀的,但大错已经酿成,盗贼夫妇年幼的儿子被送到了州北的孤儿院——其实那就是个和少管所差不多的地方。

资料中没有提起这个孤儿的名字——后来也没再有关于这孩子的任何消息。

布鲁斯查了一下,发现哥谭市完全没有这对盗贼夫妇的孩子的相关登记资料。

但是,州北当时只有一家孤儿院,而且在两年后就被烧毁了——有个他很熟悉的人也在那个孤儿院待过。

……

夜晚的哥谭静谧又危险,布鲁斯站在一栋房顶,身旁的黑猫发出了一声轻不可闻的叫声。

“蝙蝠,好久不见。”

是她,哥谭市活跃于夜晚的神偷,人们所知道的“猫女”。

“赛琳娜,有个问题,只有你能回答。”

猫女小跳了两步,走过来,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停住了。

“今天怎么这么紧绷,布鲁斯?”

“你才偷了博物馆的藏品,如果你肯快点回答我的问题,还可以少点麻烦。”

“喵。”

猫女有些恶作剧地抽出鞭子朝布鲁斯甩出去,布鲁斯灵巧地躲开,两人你一招我一式,都有些漫不经心地与对方周旋着。

布鲁斯身上被轻轻划了一下,灵巧的Beta拉下了他的面罩,他这才有些恼了,一把把猫女打开。

“你一直让那小鸟儿代替你——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没时间开玩笑,赛琳娜。”

“那男人看来很爱你,布鲁斯。”

“不关你的事。”

“好吧,随便说说而已——那你想问我什么?”

“认识这个人吗?”

“嗯……眼熟……等等……我想起来了——”接过照片,赛琳娜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自称“wrath”。”

“wrath?”

“是的……他是因为父母被杀被送到州北来的。”

布鲁斯若有所思地转动眼珠,这时的猫女已经走到了房顶的边缘。

“祝你好运,布鲁斯,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找到了这么好的Alpha。”

布鲁斯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戴上面罩离开。

一个叫暴怒的人,正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和这个家伙交锋了。

TBC

(在上海快累残了_(:3」∠)_

所以这几天日更很困难了,多多包涵((유∀유|||))

欢迎留言,谢谢点赞和推荐的朋友!⊙ω⊙)

评论(6)

热度(102)